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两件事
    任战聪留给我的信第一句话竟然是……

    :刘阳!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被你害死了!

    ……

    试问这句话我能不傻眼?!

    我本来是要来找他任战聪兴师问罪的,结果他死了后,留给我的一封信第一句话居然是他是被我害死的?这特么太讽刺了,有这么玩的吗?

    当时心里头那个窝火,恨不得把手里的这封信撕烂,但我最终压制住了这股窝囊的火气,又继续往下看。

    :小子,你现在肯定因为我说、我是被你害死这话而气愤不已吧?不要生气,我说的不过都是事实而已!想必东古镇的情况让你心惊胆战吧?实际上那个地方确实很邪性,确实有鬼!接了打更人这个差事,你必须要按照合同把工作做完,不能离职,离职即死,这就是你的宿命!

    或许你会恨我让你去那个地方,但是你有必须要去的理由,只是不能告诉你。另外,如果你不想这个月农历十五死,你得赶紧干两件事儿!我不是危言耸听,说的完全是真话,因为古镇历任打更人都是上任当月农历十五死的!”

    ……

    “呼——”

    看到这一段,我吓的浑身都跟着发抖,任战聪给我留的信,感觉就跟一道催命符似的!

    不再想其他的,我赶紧低头,看看他让我做的是哪两件事儿。

    :第一件事儿,想办法白天没人发现的时候,偷偷潜进东古镇那个破败的古庙,古庙里藏有一幅古画,这幅古画对你很重要,必须要得到!

    第二件事儿,在东古镇找一个人,一个能救你命的人!这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但他有一个显著的特征那就是他的背后纹了一条鱼,一条不是谁都能纹的邪鱼!

    “邪鱼?鱼也分邪不邪的?”读到这里,我微微一顿。

    :简单点说,是一条通体呈灰黑色的鱼,这种鱼特别的地方有很多,鱼头之上有一个犄角,而且是残角!鱼身上的鳞片是逆向长成的,换句话来说,那就是一身的逆鳞。鱼的眼睛是红色的,而且鱼尾虽然是一个整体,却分叉,感觉就像是被人一剪刀切成了两半儿似的。

    玄学解析,鱼生逆鳞,主喜怒无常!

    鱼生红眼,主凶杀、嗜血!

    头生残角,主战争,刀钺伐伤!

    尾是叉尾,主灾祸,风浪不平!这就是邪鱼真正的样子。

    邪鱼属阴,据传乃是上古异兽所化,大禹治水它平添了不少麻烦,很多水患,都是邪鱼招来的!这个东西很邪门,不懂的人纹上去如果背不起来的话,不出半年多半非死即残!能抗的住邪鱼的人,那都不是一般的存在!

    邪鱼附体,虽主灾祸,但反之,任何脏东西都不敢近身,有这样纹身的人帮你,可保你安然无恙。

    我话就说到这里了,临末,嘱咐你一句,切莫误信了身边小人的谗言,信该信之人,查惑言之鬼啊!

    任战聪绝笔。

    ……

    看完了整封信,我当时的想法特别的多,心里也是五味参杂。

    任战聪能给我留这封信,而且看字里行间的意思,是提前知道自己要死了,我现在想不明白的是,他怎么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他为什么说是被我害死的?

    如果我是害死他的人,他又为什么要帮我?

    他的死为何会跟打更人一样凄惨?

    是人干的,还是……

    说实话,我不敢往那方面想,一那么想我头皮都炸了!

    虽然对于信上任战聪说的这些东西,包括要求我做的那两件事不知道真假。但已死之人,其言也善啊!

    所以我决定,回了古镇,我肯定要按照他的意思,去做这两件事儿,反正这两件事儿也没啥危险。

    不过在这之前,我必须还要确定一件事儿,那就是任战聪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他的尸体是不是像魁叔说的那样恐怖!

    我知道,我现在谁的话都特么不能轻易去信了,一切事情,必须要以我所看到的为准。

    将这封信收起来,我对着面前的魁叔问道:“魁叔,你知道任战聪的家住在什么地方吗?他生前待我不薄,我想去拜访一下。”

    “这个他的个人资料上有,我给你找找。”

    等魁叔告诉了我具体的地址,我就打车去了任战聪家。

    轻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女人。

    女人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身材不错,五官也蛮清秀的,就是有一点憔悴,第一感觉是个展露些许病态的美女。不过让我感觉挺怪异的是,这女人我肯定是第一次见,却有一种极为特殊的熟悉感。

    “你好,请问这里是任战聪的家吗?”我对着女人小心的问道。

    “是,请问你哪位?”

    “哦!我是任战聪手底下的员工,得知他……他出事儿,工作上他对我挺支持的,我对他挺感激,想看他一眼,送他最后一程。”

    我当然不可能直接开门见山去问话,这样委婉的问,不会引起人家的反感。

    任战聪的老婆对我回道:“人死了警察简单勘查后就带走了,说是带到停尸间,留作调查取证。但不幸的是,当晚停尸间着火了,他的尸体也就被烧毁了。”

    “这么巧?”我眉头一皱。

    “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儿,他是我男人!我还不清楚怎么死的,就这么被一把火烧了,我也很气愤,但气愤也没用!”

    “呃……嫂子节哀。”

    ……

    之后,我又跟她说了几句客套话,就离开了。

    从小区出来,我先是去打听停尸间着火的事儿,得到的结果是事情确实有发生,任战聪的尸体确实被烧毁了。

    事已自此,我只能这么着了。

    在这边呆了一宿,第二天一早,我就打车回到了古镇。

    因为已经是周一了,我晚上还要打更,可千万耽误不得。

    当天下午回古镇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了古庙,想着有没有机会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按照任战聪信里的意思找到那幅古画。

    可等到了古庙,往来的人让我根本没有机会下手,但是在这往来的人群中,我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我想见到的人!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