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一封信
    “喂!你在干什么?”隔着老远,我冲着那店小二就大吼一声。

    我这平地一声吼,一下子就吓住了店小二,当时他手里握着的剥皮刀子都掉在了地上,鬼鬼祟祟的四处瞅着。看到我后,店小二脸色一阵发白,不再去管挂在树上的死猫,撒腿儿就跑。

    “你跑什么?你给我站住!”

    店小二逃跑,我本能的就追了过去,我有种预感,这黑猫的前前后后,都是他捣的鬼。

    没准儿,这店小二因为我不上他的当,一气之下搞了只黑猫故意整出自认为很邪性的事儿来吓唬我,好让我花钱找他帮忙!

    对!肯定是这样的!

    认定是这样,我追的更凶了。

    我打小就特能跑,念书那会儿,还拿过全市短跑前三。而店小二右腿似乎有点问题,跑的时候有点跛。此消彼长,我很快就追上了他。

    被我追上,这店小二大口呼吸着,看样子也跑不动了。等我气势汹汹的扯着他的衣领,问他搞什么鬼的时候,店小二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就气急败坏的骂起了我来!

    “你就是一个二傻子!本来合计救你,这下全被你搅合了,惊了猫的魂,扰了我的剥皮祭,我告诉你,不出一周,你死定了!你真的死定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还你救我!我看你是瞅着我不上当,不出这五百块钱,恼羞成怒说出这样的鬼话来吧?”我不忿道。

    “你懂个屁!我施展的是玄学的至高法门,那是猫送命、血献祭、倒挂树梢,剥皮避祸!你呀你呀!哎!我真是服了!”店小二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你可拉倒吧!跟我这儿可别演戏了,可别胡说八道!你小子肯……哎呦!”

    我话还没说完,这店小二慢悠悠的伸出右手,对着我扯着他衣领的手就那么轻轻一弹,当时我整个手臂是一阵触电般的疼痛感,不由的惨叫一声,把扯着他衣领的手迅速松了开来。

    等我松了手,店小二抚平自己的衣领,对我撇嘴冷哼了一声道:“五百块钱救你一条命,你不愿意也就罢了。现在我费时费力免费救你,结果你还把我想的这么不堪?我还是那句话,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你呀,等着死吧!”

    话落了地,店小二就扬长而去。

    看着店小二离开的背影,活动活动我有些酥麻的手臂,我想对他臭骂几句,但最终还是放弃了,认为跟这个骗子较真没必要,我也不能在他身上浪费多余的时间,赶紧回去找到任战聪才是真的。

    从木屋里取出了我的钱包,翻过了大山,沿着山路一直走到了天黑,我来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乡镇。

    在这边雇佣了一辆面包车,花了大价钱让司机师傅连夜赶路,终于在凌晨五点左右,我来到了我以前工作的旅游公司。

    到了公司门口,我并没有进去。进去了肯定会惊动里面值班的保案,万一有保安跟任战聪通风报信说看到我了,我这就算打草惊蛇了。所以我决定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等到了上午八点后,任战聪上班了,我直接扑到他的办公室,当面质问他。

    随便找了家餐馆,吃了点东西,把时间消磨到了八点十分左右,我火急火燎的进了这家旅游公司。

    片刻不曾停留,我直接‘杀’到了保安部,看到保安部大队长办公室门是虚掩的,我认为任战聪肯定就在里面,当时咣当一下就把门给狠狠推开,操着大嗓门就喊道:‘任战聪!我特么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值得你丫这么害我?”

    可是让我尴尬的是,进去后,我才发现,坐在办公桌上的人居然不是任战聪,而是我们保安队的一个老员工,我们都管他叫魁叔。

    而在魁叔的怀里,坐着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这女人是我们公司的库管员,平时跟任战聪眉来眼去的,而且死看不上魁叔。但今天,我怎么都没想到,她会坐在魁叔的怀里。

    “咳咳!这不是小刘吗?你不是去什么古镇赚大钱吗?怎么有空回来了?”魁叔对我尴尬的笑说着,与此同时,坐在魁叔怀里的女人迅速站了起来,冲着魁叔抛了个媚眼,人就出了办公室。

    “魁叔?你怎么在这里?任战聪呢?”

    “咳咳!我现在是咱们公司保安队的大队长了!所以自然在这里咯!”说到这儿,魁叔是满脸的兴奋。

    “你当大队长了?怪不得那女人会对你投怀送抱!”

    “说什么呢!我就是跟她谈点工作上的正经事儿!正经事哈!”魁叔一脸认真的表情。

    “魁叔,话说你当上了大队长了,那任战聪呢?该不会又高升了吧?难不成升到保安部部长了?”我猜测道。

    “高升啥?他没那个命,我告诉你,那家伙死了!”

    “啥?你说任战聪死……死了?!”

    “是啊!”

    “啥时候的事儿?”这个结果完全出乎我的预料。

    “就昨天早上我得到的消息,听说是死在家里,据他老婆说,他死的莫名其妙的,而且死状可惨了,整个人呈七窍流血状,眼睛浮肿,眼珠子充血瞪得老大,甚至下面都没了,啧啧啧,太惨了!”魁叔虽然脸上表现出悲痛的样子,但眼睛里却折射出两道欣喜的光芒。

    “什么?下面都没了?你说的到底……到底是不是真的?”

    “真!比黄金都真!我们都去看了,那画面!哎!不提也罢!”

    听到魁叔描述任战聪的死状,我一下子就联想到了小青年描述古镇打更人的死状。两相比较,出奇的相似!

    任战聪的死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害怕了!是那种打心眼里的怕!

    就在我整个人呆滞的站在原地的时候,魁叔递给了我一封信。

    “这个给你,我无意间在办公桌抽屉里翻到的,貌似是任战聪留给你的。”

    看到是一封信,我立刻接到手里。

    查看了一下,我发现这封信没有被揭开,信口是被封死的,显然魁叔没有打开看。

    等我拆开信,看到信里面的第一句话,我完全傻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