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猫挂树
    看到从木屋向外渗出这些热腾腾的血,我有些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在确定没眼花的情况下,心脏都跟着直突突。我心道:这是咋了?木屋里出啥事儿了?该不会死人了吧?

    慢慢的推着房门,等房门被我推开到差不多四指宽度的时候,只听吧唧一声,从房门内侧的上方掉下来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伴随着这个黑乎乎的东西落地,地面上的鲜血喷溅了我一身。

    突然整这么一出,搞得我心直抖。等我平复心情,把门彻底推开,我才看到,在木门内、门口的位置处,躺着一只黑猫!

    这猫体型很大,差不多有半米长,就跟一条大狗似的。

    黑猫看起来已经死了,不过骇人的是,它的眼睛却瞪得大大的,那如琥珀一般的双眼,看得我是一阵心慌。

    它的头部像是被什么钝器凿了一般,破开了一个血洞。就是通过这个血洞,向外涌出了大量的鲜血!

    “这什么情况?好端端我的木屋里怎么出现一只被砸死的猫?”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但直觉告诉我,背后肯定有人在捣鬼!

    由于黑猫死在我住的木屋里,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

    略一犹豫,我最终还是决定让麻婆来这里看看。毕竟她是古镇的掌事人,在这个古怪的镇子、发生了这么多古怪的事儿,我不能擅作主张。

    匆匆去了竹屋找到了麻婆,跟麻婆说了这个情况后,麻婆就跟我来到了木屋。

    但让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再次回到木屋,死猫不见了!就连地上的血迹也都不见了!

    “怎么可能?我明明有看到的啊!”我瞪大了眼睛盯着门口的地方。

    “我看是你熬了夜困大劲儿花了眼吧!这啥都没有,赶紧休息吧!我老胳膊老腿的,经不起这么折腾。”麻婆不耐烦了。

    对我说完话,她就离开了。

    麻婆走后,我半天没想明白,我确定我绝对没花眼,可死猫哪去了?地上的血呢?

    思前想后,我觉得,死猫和血肯定是搞鬼的人趁着我去找麻婆的档口,给处理了!

    可是谁会这么做呢?目的又是什么?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个,沉甸甸的坐在床上,我准备躺下来先睡一觉。

    郁闷的是,我明明很困,眼皮子都撑不住了,但却怎么都睡不着。

    我在想很多事儿,很多很多事儿!

    首先第一点,麻婆说这个东古镇有很多禁忌,要是触犯了就会遭受致命诅咒,就类似她女儿那样。那既然是这样的话,这个东古镇还怎么发展成为旅游景区供外人来观光旅游?

    我相信外来的游客很多不懂规矩的,不经意间就会触犯这儿那儿的规矩,到时候就由着他们被诅咒?

    这不可能吧?

    还有,到底打更人这个职业招不招邪?超市老板和阿雅(不确定她到底是庄子曦还是庄子月),把我的这个职业形容的那么邪乎!可若是按照麻婆的意思,这个职业根本不招邪!我特么该信哪一头?

    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终于睡着了。

    下午两点钟,我被饿醒,准备去餐馆填饱肚子。

    简单收拾一下,我走到门前,伴随着木门被我推开,那消失了的死猫突然就映入我的眼帘,而且在我眼前晃着,给我吓得一个趔趄!

    这死猫这会儿是在木屋前的一棵歪脖子树上挂着的!

    这东西怎么突然又出现了?看来捣鬼的人是没完没了了!

    紧了紧拳头,粗喘了一口气,随后我走到吊着死猫的树前。

    靠近后,我惊讶的发现,在死猫垂直对应的地下,像是用血写出了一个字——死!

    这死字写的是极具气势,看上去就跟一个张牙舞爪的血色恶魔,像是能把我吃了似的,这看的我是浑身一抖。

    皱了皱眉头,我决定不去管它,就让捣鬼的人自己玩自己的,我就不相信他永远都露不出马脚。

    到了餐馆,我竟没看到那个缠人的店小二,这挺让我意外的。吃饭的档口,我特意询问了一下餐馆的老板娘知不知道庄子曦这个人,想从她的口中证明麻婆的话是真是假。当时老板娘告诉我,古镇确实有一个叫庄子曦的女人,她确实是死了。

    老板娘的话表面上虽然做实了麻婆的话是真实的,但我总觉的她说话的口吻有些不对劲儿的地方。

    从餐馆出来,我并没有回到木屋,而是奔着山外走去。

    我当时的想法是到了山外,用电话找信号,只要有了信号,我就能给任战聪打电话,到时候就可以问问这个孙子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我翻过了山。等到了山的另一头,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有信号了!

    迫不及待的拨通了任战聪的电话号码,可是让我郁闷的是,任战聪的电话我打不通,始终是关机状态。

    按照我对任战聪的了解,他的电话白天一般都不关机的。我现在给他打电话竟然处于关机状态,是不是他知道些什么?怕我联系他,可能已经把我拉黑了?

    完全有这个可能!

    想到这方面,我就有点急了,后怕之感也愈来愈浓!

    任战聪联系不上,我又不敢下山去公司找他,怕晚上赶不回来,到时候真让阿雅说着了,那可就糟了!就这么想着的时候,我猛然间反应过来,今天好像是周六!

    按照合同上的规定,我周六周日有双休,也就是说,我今晚不用打更才是!

    既然不用打更,我特么完全可以利用这两天的空闲,快速回到公司,找到任战聪,好好跟他聊聊!

    有了这个想法,但当时我并没有付出行动,而是返回古镇自己住的木屋里。有道是出门必须钱铺路,我的钱包被我放在木屋的床底下,我得求来钱包才能走人。

    还没走到木屋,隔着老远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身影就出现在木屋的歪脖子树下。

    这个身影不是别人,就是怪难吃餐馆的店小二。

    而让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这会儿,这店小二竟然拿着一把刀子,给挂在歪脖子树上已经死了的黑猫——剥皮!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