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打不着
    “嗯?你什么意思?!”店小二的话听着像是有咒我死的意思,当时我就不乐意了!

    看我双眼直往外冒火,店小二一副高人做派,他挺胸抬头,眯着眼、摇着头以一副阴阳顿挫的口气对我道:“小哥,实不相瞒,我爷爷曾是个阴阳术师,继承了他老人家的衣钵,我同样能掐会算。自打你一进门,我就观你印堂发黑,面带灾色。之后你说你是古镇新任的打更人,我再细一算,这是个阴差啊,会掐了你的阳火,灭了你的阳气的!刚才又仔细打量你的身体,发现你的身体正在发生着由阳转阴的表象,长此以往,你必生盈断,死气沉,所以我才会算你还能活多久!”

    他这话说完,我火气更是噌噌直窜,心想,这小子没毛病吧?跑我这儿胡咧咧个毛线啊!我一个长在红旗下的‘有为青年’,会信你这个?

    但他这番话确实让我有那么一丝丝莫名的心慌感……

    还不等我开口对他说什么,这家伙突然猫着腰,然后贼兮兮的道:“用我给你破破吗?只要五百块钱,我就能驱了你的死气,保你……”

    “小六!你小子皮子痒痒了是吧?又跑这里骗人了?!”

    店小二话还没说完,一个中年女人气汹汹的走了过来,直接揪着店小二的耳朵,疼的他嘴角直抽。

    “哎哟喂!老板娘!疼!你松手!松手!”

    “你个小骗子!镇子一来新人,你就想装把神棍骗点钱,我看你这个毛病是改不掉了!”

    伴随着这女人的松手,店小二疼的也不再理会我,捂着耳朵,呲牙咧嘴的离开了。

    “小兄弟你好,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我那伙计不懂事儿,他胡说的,你可千万别当真。”

    听到女人对我说了这样的话,我不由得仔细打量起了她来。

    女人看着虽然四十岁的样子,但五官精致,身材婀娜,一种高雅的美显露无疑。她穿的也是那种独特的民族服饰,只是不同的是,她上衣的领口开的比我在街道上所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低,如同深水炸弹的傲娇尽收眼底,一走一过的时候,那半露的傲娇在我面前晃啊晃啊,看着特别的有节奏感。

    “咳咳!大姐你好。”我有些尴尬的对她回了一句,眼睛忍不住往那里多瞟了几眼。

    “你好你好,我刚才大老远就听见了,刚才我家店小二是不是跟你说啥你活不久了、问你要钱帮你驱死气这样的话?”

    “对啊!他刚才的话给我吓得心里直突突,真以为自己怎样了呢!”我打趣道。实际上,在他开口问我要钱的那一秒钟,我就知道,这店小二实打实的是个神棍。

    “这小子靠着这个伎俩骗了好几个进古镇务工的外来人了!”

    接下来,女老板岔开话题跟我聊了些其他的,这个过程中,我询问她村子里流行的“走婚”、“钻帐篷”习俗都是不是真的。对于这两个习俗,我可是很上心。

    她冲着我隐晦的笑了笑说:“当然是真的,不过每年这两个节日定下来的日子都没有任何规律,具体都是由麻婆说了算的。”

    确定这种事儿真实存在,我都乐开了花。我倒不急着想知道具体日子,只要有这么个事儿,我觉得我早晚都会遇上,到时候…嘿嘿!想想心里头都荡漾……

    虽然这家店的店门挂着怪难吃的名字,但让我意外的是,这里的饭菜做的出奇的好吃,显然,这和名字有所不符,估计就是一个吸引客人的噱头。

    吃完了饭,我从饭馆出来,也没急着回木屋,想着去那个破庙瞅瞅。赶巧女老板也去那个破庙,说是为了还什么愿,我俩就结伴而去。

    晚上对着这个破庙,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看个大概,此刻来这里一看,我发现,这破庙虽然很破旧,但却被收拾的很干净。

    在我打量破庙的时候,女老板告诉我,千万别看这个破庙破就瞧不起它,说这古庙有近千年的历史,很灵验的,求什么事儿都会实现。

    走进了这个庙里我发现,这庙似乎有点怪。

    正常的庙里面要不就供奉着某种神像,要不然就供奉着什么祖先什么的。但是在这个庙里,正堂之上居然供奉着的是两件古老破旧的物品。

    一件是悬挂着的锈迹斑斑的青铜钟,青铜钟的钟体又短又宽,上侈下敛,月牙形,口朝上,一看就是一件有年代感的老古董。另一件是一个有些掉漆的红皮鼓,这红皮鼓有脸盆般大小,鼓面呈黄褐色,风一吹,这鼓面似乎还会出现沙沙的响声。

    我想,昨晚我听到的沙沙声,应该就是源自这个红皮鼓。

    一个庙里面供奉着一个钟和一面鼓,这当真让我有些费解。

    想询问那个女老板,但见她正在忙着烧香,也就没开口,心想一个地方一个习俗,可能这就是人家村子的信仰。

    让我意外的是,破庙里香火十分的鼎盛,镇子里来往朝拜的人络绎不绝,大多都是女人。其中有那么几个女人,看的我心直痒痒。

    忍不住的,我就走过去,想跟她们拉拉话,交个朋友、看看有没有啥发展的可能性。但让我无语的是,这些女人看到我就避开。我要是碰到了她们,她们吓的花容失色,就好像我碰到了她们,她们能怀孕似的……

    “什么情况?一个个有毛病吧?”

    被这么对待,心里实在是有点不舒服,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会这样对我,这跟我想象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心情正不爽,烧完香的女老板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别见怪,你搭话的那几个都是‘没崽儿’的女娃娃,按照古镇规矩,没崽儿的女娃白天是不可以随便跟陌生男子过多搭话的,否则会触犯禁忌、带来灾祸的!”

    “还有这种破规矩?”

    “那可不!这个古镇,没你看的那么简单,它很复杂!对!真的很复杂的!”有些失神的跟我说完这些话,女老板就转身离去。

    看到女老板都离开了,我也不在这个破庙久待,转身,奔着自己住的木屋而去。

    半路上,烟瘾犯了,一摸兜,发现没火机,昨晚那个点不着的火机早让我丢了。

    四下里瞅瞅发现左前方就有一家超市,快步跑了过去。

    超市的老板是个中年男子,微胖,胡子拉碴的,身上还透着一股馊味儿,让我觉得很不舒服,这会儿正看着一本泛黄的旧书。听说我要买火机,收了我的钱,就漫不经心的递给了我一个。

    打火机拿到手,准备点烟。可是咔嚓了半天,居然点不着!跟昨晚打不着火的情况是一模一样。

    “老板!你的火机坏了,不好用啊!”我一边咔嚓一边对着他道。

    “嗯?不能吧!都是新进来的,不至于这样啊!你试试这个。”他随手又丢给了我一个火机。

    我继续咔嚓,这个火机同样也点不着火!

    “也不好用啊!你家火机质量是不是有问题?”我不耐烦了

    “怎么可能?我试试!”

    店老板放下手里的书,随手拿起了我用过的火机,让我懵逼的是,人家轻轻一按,火机瞬间就着了。

    “哥们!你逗呢!这火机我用咋没问题?”

    “不对啊!那我怎么点不着?”我接过他点着的火机继续试,还是不好用。

    “你看,就是点不着啊!”我对着他演示着。

    见我点不着火机,店老板先是表现出一副很纳闷的样子,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瞪了我一眼。

    “你小子是新来的打更人?”

    “对啊!”

    我一承认,他立刻把钱退给我,慌慌张张的对我大声道:”钱给你,火机我不卖了!你赶紧走!赶紧走!”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