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小青年
    “不……不是,你啥意思?他怎么害我了?”她的话说的我心里猛的一颤。

    “没啥意思,说太多你也不懂,我先走了,待会儿会有人来接你,我叫阿雅,希望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吧!”撂下这句话,阿雅冲着我俏皮一笑,然后就离开了。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我一脑门的黑线,心道这女人说的都是啥跟啥啊?该不会脑子有病吧?

    摇了摇头,不再去理会她,一边向着主街慢慢走着,一边打量着来往的女人和周围的建筑。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来往的女人们看到我后,眼神怯懦,像是很怕我似的,这让我忍不住的生出一种“鬼子”进村的感觉。

    就这么溜溜达达没一会儿,从街道的对面,来了一个老太婆。

    老太婆头发白花花的,佝偻着腰,穿着碎花布衣,脸上全是黑色的斑点,嘴巴里还叼着一个烟斗。她走到了我的面前,抬眼先是冷着脸盯着我看,良久才慢吞吞问我是不是来上班的打更人。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如何,我总感觉老太婆说话的口吻有那么点瘆人。

    当时我回复她我就是,她笑了笑让我跟着她。路上她告诉我,古镇里的人都管她叫麻婆,问我怎么称呼。

    我告诉麻婆我叫刘阳,听我叫这个名字,麻婆直夸我名字起的好,跟我人一样有朝气,我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好在哪里。随后她又问了我家里都有谁,跟查户口似的,我本不想回答,也没有义务回答她,但本着礼貌的态度,还是说了。

    麻婆带我来到了一个收拾还算干净的木屋里,告诉我这以后就是我的地方。还说古镇很多基础设施没跟上,以后生活上肯定有些单调有些艰苦,让我忍着点。

    随即她指了指里屋,告诉我打更用的家伙事儿都在那里摆着,说了一些我不懂的打更规矩后,又说了一些特殊的要求和禁忌。

    麻婆的意思是今晚七点我就正式走马上任,打更的时候一定要‘装备’她提供给我的所有行头。五更打完了我就可以回去休息了。打更的过程中,我都不允许擅离职守。

    她还说,在这个古镇最东边的地方,有一个半塌方的破庙,那庙不准许我进去,哪怕听到什么稀奇古怪的声音,也不可以,就当这个破庙不存在。如果我贸然进去,后果自负。

    嘱咐完这些,麻婆就离开了。

    麻婆走后,我看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六点半,距离七点就快到了。第一天上班,甭管怎么说都得积极一点,于是我赶紧进了里间查看打更的物品。

    在里间的一破木柜子上,我看到了两套干净的明清年代的古装,一个马灯(很复古的红灯笼,里面有点燃的烛火,用于照明)、梆子和铜锣(打更必备物)。还有一套蓑衣、斗笠、水靴,估计是为下雨准备的。

    麻溜换上了这身装备,我拿出手机还给自己来了一张自拍,感觉自己有一种穿越的感觉。

    七点整,我一身行头穿行在古镇街道上,用梆子敲响锣,也预示着我打更的开始。

    说一下打更的规矩,一夜分为五更,每更两小时。7点到9点第一更,九点到11点二更,以此类推,直至凌晨3点到5点为第五更。

    就这么溜溜达达的,九点后,当我敲响第二更的锣声,我摸了摸衣兜,找了一根烟,打算点燃抽一口。

    可怪异的是,当我掏出打火机点烟,火机却怎么都打不着火了!

    话说这晚上也没风,火机打不着火实属不该啊!难道火机突然就坏了?

    就在我咔嚓咔嚓继续按打火机的档口,面前冷不丁的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我有火,需要吗?”

    这人的声音毫无感情,大晚上的听的人心里一慌,吓了我一大跳。

    手一哆嗦,赶紧扬起灯笼照向了他,并对他大喊道:“谁?!”

    我灯笼这么照着他,对面那人用手挡着脸道:“你的灯太亮了,大晚上的别晃。”

    听了他的话,我赶忙移开灯笼,借着灯笼散开的余光打量起了这个人来。

    这个人看样子也就二十几岁,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长的没我高,但样子挺帅。特别是他的脸,很白很白,比一般女孩子的脸都要来的白净,简直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小白脸。

    除此之外,他看上去没什么精气神,双眼有些无神,而且在他的身上,我感觉到了一丝特殊的凉意。

    见人家说要借给我火,手里确实也有一个打火机,我本打算接,但最终没有接,总觉得这人有点怪!

    当时我只是冲他笑了笑,将我手里的香烟伸进灯笼里那燃烧的烛台上,引燃后吸了一口。

    我不接火,那人悻悻的收回了手,随后道:“你是新来的吧?脸生的很啊!”

    “嗯,我这第一天来这儿上班。”

    “咋寻思跑来这儿干打更人啊?赚不到几个钱不说,还得冒着生命危险!”

    “啥叫还得冒着生命危险?不就是晚上敲敲锣、巡巡夜吗?”他的话听着我有些不舒服。

    “你该不会不知道吧?我可告诉你,在你之前,我们这个古镇来了两个打更的人,不过都没干超过一个月,人啊……就死了!”

    “呼——”

    这人的话听得我浑身都冒凉气,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

    “兄弟,你……你没开玩笑吧?”

    “开啥玩笑啊!我告诉你,他们俩死的可邪门了!脸是扭曲浮肿的,眼珠子都冒出来了,眼瞅着就快脱离眼眶了,那鲜血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可吓人了!最恐怖的是,脱下他们的裤子后,发现里面的那玩意儿竟然没有了,血淋淋的一片呢。”

    “啥?下面没有了?!”

    他的话让我本能的用提着灯笼的手捂了一下自己的下面,感觉自己的下面是凉飕飕的……

    “小子,我不想看到你出事儿,才跟你说这些话的,能走赶紧走,别留在这里,哎!这个古镇闹鬼啊!那鬼就在你身边,怕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冲着我哀叹了一声,眼前的这个小青年就离开了。

    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我因为听了他的话一阵后怕,当时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赶忙掏出了手机,想打电话给任战聪,问问这孙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要是这之前真死过两个打更人,而且死的还那么邪门,我特么说啥都不能干了!哪怕赔偿巨额的违约金,也不能干了!

    可是当我掏出了手机,准备给任战聪打电话的时候,让我怎么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