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9章 、孩子长大了
    三曜那神情,小十五一看就知道有事儿。

    小十五却没声张,在门阶上立住,淡淡吩咐身边人各自去办差事。

    就连毛团儿,小十五都恳切道,“我还忘了一本字帖,带回园子里要每日都临的,还求谙达帮我跑一趟腿儿,回去拿一趟。”

    毛团儿瞧出来小十五是有事儿,虽说也悬心,不过还是转身去了。

    十五阿哥虽说还是个孩子,可是今年这一晃也都虚龄八岁去了;况且十五阿哥一向有超越年岁的沉稳,倒叫毛团儿也放心。

    待得身边人都走开了,小十五才疾步走到三曜面前去,“可是十二哥出什么事儿了?”

    三曜这回来一趟,什么人都没找见,正犯愁该怎么办呢。见了十五阿哥,虽说这位年岁小,但是好歹是个主子;且难得虽是皇贵妃的儿子,却并不嫌弃十二阿哥的。

    三曜这便请单腿安,堆了满面的为难,“哎哟我的十五阿哥哎,奴才是想回来找个人去劝劝十二阿哥再那么喝酒,会伤身的。”

    .

    京师北郊,曹八里屯殡宫。

    永璂跟着在吉安所里穿完了孝,随着金棺奉移,这就又跟着到了曹八里屯殡宫来继续穿孝。

    三曜折腾到黄昏才回来,却多带回来了一个人。

    那么小的个头,永璂一眼看过去,酒一下子都给吓醒了。

    “哎哟三曜你个狗奴才,你这是找死了!你怎么将你十五阿哥给带来了?!”

    别说这曹八里屯是殡宫,本就不是小孩儿该来的地方;况且这都黄昏日暮了,你让个小孩儿来,一旦看着什么影绰绰的,给当成不干净的,给吓着了可怎么办?!

    况且小十五是皇贵妃的孩子,这时候最是金贵;而永璂自己,这时候正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的时候,他要是在这个节骨眼儿把小十五给伤着了、病着了,那皇阿玛还能饶得了他么?

    三曜吓得不敢说话,倒是小十五上前行礼,然后满脸的童稚笑容,伸手一把抱住了永璂。

    “十二哥别怪三曜,是我想十二哥了,非要跟着三曜一起来看看十二哥的。”

    三曜感动得赶忙在后头虚空里给小十五磕头。

    永璂叹了口气,赶紧松开小十五,“我何尝不想念十五弟你?只是,我现在孝服在身,不好挨着你去。”

    “况且此处是殡宫,你一个小孩儿,不该到这儿来。”

    小十五倒是气定神闲,没有因为这殡宫里四处挂着灵幡而害怕,只安然道,“谦妃娘娘是咱们的长辈,我也来给行个礼。”

    小十五说着懂事地先到谦妃金棺前去磕头,毛团儿小心跟着伺候着。

    弘曕死的早,谦妃金棺前是弘曕的儿子永瑹以贤孙还礼。

    小十五行完了礼,又握着永瑹的手安慰了良久。

    永璂在一旁看着,也不由得满心的感慨。

    永瑹是乾隆十七年的生人,比小十五还大八岁呢。可是这会子小十五握着永瑹说话的模样,倒叫人觉得小十五才是年长的那个人似的。

    这固然有小十五身为皇子,且是皇贵妃所出的身份有关,永瑹终究只是宗室之子了,可是永璂也明白,这当中更重要的缘故,是小十五的性子天生沉稳、仁厚。

    .

    小十五安慰完了永瑹,这才随永璂回到永璂的寝殿去。

    小十五托着腮帮,仰望着永璂,“弟弟今日急着过来,一来是想念十二哥了,二来也是弟弟有事求十二哥呢。”

    叫小十五这么一说,永璂心下自是又自在了些。

    “是什么事?”永璂忙问。

    “是这么回事儿,”小十五先垂头,使劲想了想,“五月十三那天,皇阿玛颁下一道谕旨。我看了之后没看明白,还要跟十二哥请教。”

    永璂先是心下一跳,有些防备,向后退了退,“皇阿玛的谕旨,岂是咱们兄弟能随便妄议的?”

    小十五殷切地握住永璂的手,将他给拉回来,“十二哥别担心,我当然谈论的不是朝政军务。我要谈论的呀,自是皇阿玛准咱们皇子议论的事儿。而且因为这件事与上书房里悬的圣训相关,故此咱们说说只会叫心下更廓清,倒不妨碍。”

    永璂这才点头,“你说。”

    小十五凝神背诵那谕旨道:“谕:昨吏部带领引见之满吉善,系满保之子。乃又名满吉善,似竟以满为姓矣!伊本系觉罗,何必学汉人更立姓氏?著即名吉善,并交宗人府王公等,查宗室内有似此者,一律更改。”

    谕旨的意思是说,有个叫满吉善的人,父亲名叫满保。他们家是觉罗,故此家族姓氏是觉罗氏。可是从满吉善的名字里第一个字——满字,跟他父亲名字的第一个字相同,看起来倒像是他们父子俩都姓满似的。

    这样姓氏的姓名,已经完全不符合满人“称名不举姓”的旧俗,反倒看起来像是汉名的形式了。

    倘若是普通的满人倒也罢了,偏他们家还是觉罗,也是皇亲国戚,故此皇帝更觉严重,这才特地下旨申饬,令满吉善将名字改为“吉善”,将那个“满”字给删了去。

    小十五眼巴巴望着永璂,“我就想起上回小十七刚下生那两天,我拎着个十一哥送我的扇头去看小十七,结果被皇阿玛瞧见了,闹出的那次小风波来皇阿玛说不准咱们起表字、雅号,这圣训还特地悬挂在上书房里呢。”

    “那皇阿玛这回的这道旨意,我觉着跟上回的也有殊途同归的意义在。可是十二哥,弟弟我愚钝,好像还是有点不明白皇阿玛的用意呢”

    .

    永璂望着小十五,便也轻轻叹了口气。

    小十五有这样的疑问,倒也难怪。终究小十五的生母皇贵妃是汉姓人,小十五的养母庆妃也是汉人,小十五虽说是大清皇子,可是身边人多是汉人,这对满人古老的传统便没那么明白的。

    这一点上,小十五自然就比不上他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