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5章 、柳絮雪
    乐仪这么一哭二闹的,便是没往外具体说是为什么,不过却还是惊动祥答应去。

    自从乾隆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皇上忽然下旨给收了物品,降为答应之后,就也悲催地跟着八公主一起被关进咸福宫里头来了。

    这一晃都过去快三年了,可是她都不敢回想当年那一幕。

    若回想起来,就要吐血啊

    皇上将她的衣裳、布料,连同布头儿都给收走了,倒也罢了;可是皇上却怎么都不该将她的金银首饰给收回去熔化喽!

    ——那是对死人物品的处置法儿,皇上摆明了是将她当成个死人了去!

    这两年多过来,这后宫里有两个活死人,一个是已经死了的皇后那拉氏,另外一个就是她。

    那拉氏终究是当皇后的,心气儿高,熬不住早早地去了;她呢,皇上仿佛压根儿就把她给忘了。

    不过也倒不是坏事儿,虽说她没吃没喝,扛着答应的名分,过着官女子一样的日子去,不过好歹皇上没也派太监天天来恶心她早听乐仪她们嘀咕了,说那拉氏有一半儿是被那帮太监给恶心死的。

    那拉氏是保住了那个空名头,结果被窝囊死了;而她呢,被降为答应,却活了下来。

    这么看来,她倒是比那拉氏幸运了。

    她召唤水上的妈妈韩氏,低声问,“怎么回事儿啊?”

    她现在是答应的名头,可事实上位下没有官女子伺候她了。乐仪她们那班官女子都懒得搭理她。她平素也就是与宫里几个管烧水、灯火的妇差还能聊上几句。

    好歹她还是答应小主儿,妇差的身份比不得官女子,这便也还敬着她些儿。

    韩氏左右瞧瞧,低声道,“奴才也说不准。不过隐约听着仿佛是乐仪姑娘又与八公主说什么指婚啊的”

    “哦。”祥答应心下就有数儿了。

    祥答应抹头回自己的寝殿里,在妆奁前坐下。

    妆奁镜子里,是一张憔悴不堪的脸。

    从当年的锦衣玉食,被皇上赐给明黄缎氅衣的尊贵格格,如今沦为只剩下个名头的答应,她这些年过得憋屈。

    祥答应望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终于嫣然一笑,“你没白等,机会终于还是来了。”

    .

    八公主虽说有些不情愿,可是乐仪的话还是叫她心下不能不多想想。

    这日散学,她原本又是要一个人先离开。

    一起上学的七公主、啾啾和绵锦也都习惯了她一个人独往独来,只是循着礼数,还都与她道个别。

    往日她不怎么理睬就先走了,今日却犹豫着,竟然停下脚步来。

    啾啾和绵锦对视一眼,小七终究是当姐姐的,这便先为笑着上前挽住八公主的手,“舜英,我们今儿要去踢毽子,你也来不?”

    若小七她们今儿去绣花儿,或者跟着啾啾去做那花露,八公主倒是未必肯去的。可是踢毽子倒是她喜欢的,她的眼睛便不自觉一亮。

    小七含笑点头,“舜英随我们一起去吧!”

    几位公主格格收拾停当就往外去,啾啾偷偷摸上来扯住小七的手,低声说,“姐何必又搭理她?”

    小七轻叹口气,“傻妹子,她再怎么说也是咱们的姐妹,总没的咱们永远不搭理她的道理。再说如今咱们额涅是六宫之主,那这后宫里大事小情都会记到额涅身上去,若是咱们总不搭理舜英,必定有人嚼舌头,说咱们额涅连咱们都教不好去,还怎么教导六宫、鞠育众子呀?”

    同样是婉兮的女儿,小七和啾啾的性子却不尽相同。小七终究是长女,凡事都要比啾啾多考虑些去。

    啾啾便也吐了吐舌,“那好吧。”

    .

    几个女孩儿寻了个树荫儿,这便欢快地踢起毽子来。

    八公主可找见了用武之地,只见她上窜下跳、左挡右推,一个人倒是比小七她们三个都接得更多!

    小七压伏着啾啾,啾啾便也都忍了,倒叫八公主玩儿了个痛快。

    小孩儿的心性,终归都需要人哄着。八公主今儿高兴了,难得主动与小七她们都露了笑模样儿。

    “公主、格格,可累了,快来喝口茶吧。”白果早预备好了,笑着呼唤。

    几个女孩儿就在树荫儿底下坐了,小七主动夹了块豌豆黄,搁进八公主面前的小碟儿里去,“这是我跟额娘们学着做的,你尝尝。”

    八公主夹起来默默地吃了,半晌,闷声闷气地说,“好吃。”

    小七终于放下心来,“你既爱吃,平素散了学,便也别急着回去,到我这边来坐一会子,也尝尝我的手艺,可好?”

    八公主叹了口气,“我瞧出来了,七姐这是厘降的日子近了,所以急着学这厨艺去了。”

    小七的脸也一红。

    可不,她如今都十二岁了,距离成婚的日子已是不远了。

    八公主抬眸瞟九公主和绵锦,“你们都是有婆家的了,这些都得早点儿动手学起来。不像我,怕是嫁不出去了。”

    小七连忙安慰,“瞧你说的,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咱们赶巧儿了,正好是皇阿玛的皇女呢。”

    八公主倏地抬眸,“七姐,你既这么说,那你还得帮我!我就想嫁给麒麟保哥哥,他反正现在也还没说亲事呢,七姐你就原谅了我从前不懂事,你就叫麒麟保哥哥娶了我吧!”

    “只要七姐肯帮我这一回,那我这辈子都感谢七姐!咱们从前的事儿全都一笔勾销,以后七姐就是我最亲的人!”

    .

    小七盈盈望着八公主,却没说话。

    啾啾倒是先笑了,“八姐可真有趣儿,非得可着麒麟保这一棵树上吊死是怎么的?再说了,他自己有他自己的主意,岂是七姐说让他娶,他就肯娶的?”

    “再说了,我与八姐你说句真心话:我真不觉着麒麟保是个好额驸,你要是嫁给他呀,你俩以后几十年可有的打去!两口子过日子,却见天儿地吵嘴动手的,有意思么?”

    绵锦因之前也曾经对福康安有过那么点心思,此时说起来也有些脸红,却也是真诚地道:“八姑姑,侄女也是觉着麒麟保阿哥是一个最有主见的阿哥,只要是他认准的事儿,旁人都左右不了他去。就是他阿玛和额娘,我瞧着都改变不了他的心眼儿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