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51章 得道多助
    !

    到了六月,西北乌什的反叛依旧没能平定,天下震动。皇帝震怒,下旨将贻误军机的驻阿克苏副都统卞塔海、喀什参赞大臣纳世通正法。

    九爷傅恒身为军机首揆,自是不敢有半点疏怠,每日早出晚归,甚至有时夜晚都不回府,连夜在军机处当值,以便迅速处理战报。

    因为舒妃千秋生辰的事儿,傅恒好歹是当亲妹夫的,这才在六月初一当晚回了府去,与九福晋聊了聊宫中为舒妃热闹的事。

    待得傅恒回到书房继续处理公务,夜色已是深了。

    六月的夜晚已经有些燥热,傅恒便没放下支窗来。只听得窗外簌簌地有些动静。

    傅恒侧耳听了听,便是无奈地轻哼,“麒麟保,进来!”

    外头“嘿”地一声,有些尴尬,也有些苦涩。

    门儿“吱呀”一声,麒麟保有些愁眉苦脸地走了进来。

    傅恒放下公文,谨慎地锁回公文箱,不叫孩子看见。

    “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觉着,进宫去倒不如不进了?”

    傅恒能从眼前这儿子身上,看见曾经的自己。虽说明知道儿子这般,注定没有结果;可是……他终是最能明白儿子心境,这便如果能帮上儿子一点,他还是肯拉下自己这张脸来,去跟皇上求个恩典的。

    那种心情……终究是,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越是不叫孩子进宫去见见,孩子却反倒越是放不下。他只能寄希望于儿子年岁还小,这会子还是小孩儿心性,待得再长大些,这孩子的心就能淡下来了吧。

    福康安蹙着眉头,却没说自己的事儿,只是扬起脸来望住傅恒,“阿玛,儿子觉着,令阿娘好像有事。”

    .

    傅恒的心隐秘地一跳。

    原本还想帮儿子开解,孰料儿子轻巧的一句话,就将父子俩的处境掉了个个儿。

    傅恒竭力平静,不想在儿子面前表露出来,这便半垂眼帘,望着灯影将自己的指尖投影在了桌面上。

    “什么事?”

    福康安也是摇头,“具体的,儿子也不知道。儿子只是瞧着令阿娘宫里的玉蝉、玉萤两位姑姑进进出出的……脸上都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儿子觉着不对劲。”

    福康安终究事在婉兮宫里长大的,对婉兮宫里的人全都熟。尽管玉蝉她们已经足够小心翼翼,却还是没能逃得过福康安的眼睛。

    傅恒深深垂首,“你额娘和嫂子她们也都察觉了么?”

    “没有。”福康安自负地挑了挑眉,“额娘和嫂子的眼力都不及我!再说女人家一聚了团儿,都只顾着叽叽喳喳地说话。额娘说长安,嫂子说侄儿,倒都没分得开神。”

    九福晋和四公主哪儿比得上福康安呢,为了眼神儿能始终挂住小七,福康安的眼睛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四处飘的。

    傅恒点点头,“好,我知道了。此事为父会设法去探听。你还小,此事便不用你再跟着悬心,都交给为父吧。”

    福康安却还是上前,“儿子不是想捣乱,可是儿子却还是想知道令阿娘究竟遇见什么事儿了……这消息是儿子禀明阿玛的,那阿玛等查问清楚了,好歹也告诉儿子一声儿,可好?”

    傅恒凝视住儿子。

    “你想干什么呀?”傅恒刻意叫自己面上神色越发漠然,“为父不准你将来拿此事到你令阿娘面前去显摆、邀功!麒麟保……不是你拿此事去,七公主就能悔婚的。”

    福康安痛苦地深深闭上眼,“阿玛……儿子知道。儿子只是,只是,一来儿子自己也关心令阿娘;二来,儿子是不想叫莲生伤心……”

    若是令阿娘出了事,莲生是当长女的,如何能不难过?

    傅恒垂下头来。

    心下又是那样熟悉的痛楚啊。

    只是没想到,他自己的痛尚未痊愈,却竟然又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去。偏偏还是这个天性最是乐天的儿子,却反倒背上了这样一笔最疼的债去。

    傅恒伸手轻轻拍拍儿子的肩,“难得你有这样的心。麒麟保,你长大了,阿玛也可以与你说说两个男人之间的谈话,是不是?”

    福康安自是猴儿精,都不用傅恒明说,这便用力点头,“既然额娘和嫂子她们都没看见,那儿子觉着就也没有必要告诉她们了。要不,反倒叫她们跟着担心。”

    .

    六月初二这一日,皇帝又去畅春园给皇太后问安。

    傅恒趁机连忙叫人打探宫里的动静。

    此时亦是内外皆不安静之时,外有乌什之乱,内有中宫之囚,若有谁偏要赶在这个时候生事,那这个人的居心,已是当诛!

    以傅恒在前朝的地位,再加上他本也是总管内务府大臣,整个内务府、宫殿监自都不敢不给傅恒这个情面。不久,撒出去探听消息的人,陆续从各处带回了消息来。

    畅春园那边的消息,叫傅恒也是惊得如雷轰顶。即便是他,也没能预料到情势竟然陡转之下,变成了这副情形。

    此事正好卡在九儿诏晋皇贵妃之后,却还尚未行册封礼之前。若是这个节骨眼儿将此事坐实,九儿的皇贵妃就难坐实了。

    不过,来的却也不都是坏消息。叫傅恒高兴的是,宫殿监大总管之一的王成,凭这些年在宫中培养出来的嗅觉,闻见了味道,这便主动来跟傅恒请安。

    先说的自然都是宫殿监的公事,谈论的是内务府与宫殿监之间,针对七月即将秋狝木兰之事的预备和交接。

    公事说完,王成倒是叹了口气:“奴才天生胆小,尤其是这两年来,一说到皇上出巡,奴才这就提心吊胆,惶惶不知终日起来。”

    傅恒不由得挑眉。王成这是话里有话。

    “王总管担心什么?不如说出来,兴许本官能帮衬得上。”

    王成连忙作揖,“哎哟,有傅公爷这句话,奴才这颗心可算落了地了。”

    两人重又落座,王成抬眸瞄着傅恒,“公爷难道不觉着,近几年来,每逢皇上出巡,宫里总出大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