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7章 、巫咒
    婉兮顿悟,不由得含笑轻声问德琳和尚,“原来飞来峰便是法器,或笛或哨,终究都为天奏明。”

    婉兮抬眸,望住飞来峰崖壁上那八百多年来积累而来的数百尊佛像,不由福至心灵,垂首而笑。

    “吹奏者何人?天地也,这飞来峰上众佛也。”

    婉兮含笑侧望住皇帝,“圣上,飞来峰上众佛齐奏,只为恭迎圣驾。妾身,恭喜圣上。”

    皇帝龙颜大悦,当着这多人,尤其是这些杭州众丛林的大和尚们,他不好意思伸手抱过婉兮来,这便只是笑,伸出指尖儿来,轻轻在婉兮腕上勾了勾。

    婉兮左边腕上双戴翠玉镯,彼此相撞,叮咚如泉。

    风停了,那似笛似哨的天籁之音便也停了。

    婉兮微微垂眸,回眸望向皇帝身后。

    福隆安身为和硕额驸,此时又为銮仪卫大使,此次南巡,便亲为皇帝近卫,就跟随在皇帝身边儿。

    婉兮低声轻唤,“隆哥儿过来。”

    福隆安忙紧步上前,“贵妃额娘有何旨意?”

    婉兮含笑眨眼,“可还记着你前儿在我宫里,吹过的那枚鹰骨哨?”

    婉兮宫里的鹿哨,最金贵的有两枚,一枚是海东青腿骨所制,是当年皇帝第一次秋狝之时,婉兮扮作鹿人时候儿所得的;还有一枚是鹿角做的,是那年她没能跟着皇上去木兰,逢她千秋生辰,皇上特地给她送回来的。

    两枚骨头哨是婉兮宫里最珍惜的物件儿之一,寻常自己都舍不得时常拿出来看。

    可是婉兮却肯将自己所有好东西都给孩们摆弄。福隆安前儿也是好奇哨鹿之事,这便十分稀罕那鹿哨。婉兮不但舍得给他把玩去,更容许他去吹。

    鹿哨幽幽,回响起的是福隆安年幼之时的美好记忆。

    福隆安便笑了,笃定点头,“阿娘,奴才记得!”

    婉兮冲福隆安示意,鼓励地笑。

    福隆安略有些紧张,婉兮轻声道,“去吧。”

    福隆安这便打千儿,请求上前。

    皇帝长眸微闪,朝婉兮望过来。婉兮含笑点头。

    皇帝便也松弛下来,含笑道,“朕准了。”

    福隆安这便大步向前去,攀上山岩,对准那山壁上的孔,嘬唇而就。

    哟——哟——

    宛若鹿声,倾天而降。虽比不上之前风声带来的那般清亮,可是却也贵在哟哟之声,倒比之前更像是鹿鸣。

    婉兮含笑转个了声儿,走到那布袋和尚的刻像前,仿佛借着布袋和尚的身份道:“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皇帝不由拊掌大笑,伸手拉过婉兮来,转头向德琳,“你可见过这样的布袋和尚?”

    婉兮忙道,“住持大师,我唐突了。”

    德琳便也笑,双手合十,吟诵道:“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

    这本是布袋和尚圆寂之时,留下的谢世之偈,内里禅机无限。

    皇帝也含笑点头,偏首含笑轻睨婉兮,“佛本无相。焉知佛陀临世,不能化作你这般的模样?”

    婉兮心下偷偷一喜,已是红了脸颊,忙依归皇帝身畔。

    这一走一回,抬眸之前,视线恰也撞进了皇帝身后、御前护卫后面,那位居于所有随驾大臣之首的——九爷傅恒眼中。

    婉兮心下略微一颤,随即坦然一笑,悠然点头。

    傅恒半空里虚虚行了个礼,眼底却终究掩不住,流淌而过的一抹黯然去。

    听着福隆安吹响的石洞呦呦之声,皇帝一笑即起驾。德琳率领一众寺僧送驾出山。

    皇帝如此不发一语,而又面带笑容而去,语琴心下也颇有些纳闷儿,上马车之后轻声跟婉兮问缘由。

    婉兮含笑垂首,“我懂的也不多。只是猜想,杭州多为禅寺,僧众皆是信奉禅宗。而禅宗讲究的是‘顿悟’,在于灵台的豁然澄明,而不需更多语言。便如那著名的‘拈花一笑’吧。”

    语琴便也含笑点头,“这么,皇上‘一笑而起’,虽什么都没,可其实什么都尽了。”

    婉兮欣慰侧眸,掀开车帘望前头骑马而行的皇帝。

    “一笑”为顿悟也,为豁然开朗,全然放下。由此来,皇上心上的疙瘩已是解开了。

    .

    因着今日的心结纾解,皇帝当晚回西湖行宫用晚膳,将吃着好的一道莲鸭,还是分赐给了那拉氏、婉兮、语琴和容嫔四人。

    并没落下那拉氏去。

    晚膳之后,皇帝忙完午后的公事,傍晚时分又赴皇太后行宫问安。

    那拉氏跟随皇太后居住,这便也见了皇帝去。

    皇帝依旧和颜悦色,眼角含笑,见了她还和声细语道,“朕今日去了灵隐寺,甚好。你明日也陪皇额娘去灵隐进香吧。”

    那拉氏心下一时翻腾,也不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按皇上仿佛忘了那日的争执,今天又能那般如旧地对她;可是……皇上却还是记着叫她去拜佛进香的这个茬儿呢,倒叫她心下有些不乐意。

    皇太后到了这个年岁,对于神佛的崇敬更为虔诚,见皇帝今日这一行归来,神色安稳,想来是得了什么禅机去了。皇太后这便含笑打听,“皇帝在灵隐寺,可遇见了什么好事儿?”

    皇帝立在皇太后座旁,握着母亲的手道,“额涅明儿去吧,那灵隐寺的住持和尚德琳,也是个妙人儿。”

    “哦?”皇太后不由扬眉,“是谁举荐的?”

    因灵隐寺地位的尊崇,且是皇帝每次南巡都必到之地,故此灵隐寺的住持和尚也要由当地官员举荐,方可承继衣钵。

    皇帝便笑,“儿今日也特地问了,方知是浙江巡抚熊学鹏举荐的。”

    皇太后想了想,“熊学鹏?哦,我想起来了,是当过京师里头顺天府尹,又在礼部任过职的。原来是外放到浙江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