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5章 、你们合伙儿欺负我!
    婉兮听着皇帝的话,觉着有趣儿,不由垂首一笑,“既然主娘娘有这样一双顺风耳,那也正好,倒是不用回部各城的办事大臣,还要六百里加急往杭州来给皇上送战报了。”

    “杭州距乌什,地遥九千多里,便是用六百里加急,也要走十多天去。乌什出事,皇上此时必定忧心,正愁没办法立时得到西北战报呢。”

    婉兮抬眸静静盯住那拉氏,敛起笑容,眉眼之间挂满凝重,“妾身倒也要请主娘娘赶紧登高一听,帮皇上将西北军情听个清楚,也便皇上早定大计!”

    那拉氏窘得满面紫红,怒而起身,指住婉兮,“大胆令贵妃,你诋毁中宫,该当治罪!”

    皇帝长眸幽然,唇角轻挑,“皇后这是做什么?朕还在这儿呢!”

    “况且方才令贵妃的话,朕也都听着呢,倒没听出来她哪儿错了?”

    .

    皇上又这么当着她的面,罔顾她的中宫威仪,明明白白地偏袒这个辛者库汉姓女!

    那拉氏紧咬牙关,“皇上难道没听见么,她叫我登高一听,代替西北六百里加急递送战报呢!”

    皇帝倒是扑哧儿笑了,“哦,她这不过是就着朕方才皇后有‘顺风耳’的话茬儿呢。”

    “这‘顺风耳’是朕起来的,皇后要是觉得刺耳,冒犯到了你,那你也只管来跟朕,又何苦找令贵妃的不是去?”

    那拉氏怒火中烧,“那我便请皇上收回前言去!没的叫一个辛者库的贱人这般侮蔑我堂堂中宫!”

    “贱人?”婉兮桀然而笑,“主娘娘是将妾身这大清贵妃、皇公主生母,称为贱人?那主娘娘看不起的究竟是妾身,还是这大清后宫,抑或是皇上的血脉去?”

    皇帝长眸之中也涌起雾霭,那雾霭是愠怒。

    以皇帝的涵养和克制,此时却都已经无可掩饰了。

    皇帝伸手,将手搁在膳桌上。有些不耐地敲了敲,“皇后,你还没回朕的话!你这般羞侮令贵妃,不过是为了顾左右而言他,想要避开朕的问了!”

    .

    那拉氏紧咬牙关,“我倒不明白,皇上为何非要追问此事?西北出事,回部辜负圣恩,再度反叛,这样的大事,我这个当中宫的,难道不应该关心,难道不应该知道么?”

    皇帝长眉陡扬,“皇后,朕暂且没你是否应该知道;朕这会是在问你,究竟从何处得到这个消息的!这个信儿,朕还在留中不发,皇后既然抢先知道了,那必定是皇后在朕的身边儿安了眼线!”

    语琴垂首轻哼一声儿,“都夫妻同心,皇后却又为何要在皇上身边儿安排自己的眼线去?怎么着,皇后娘娘敢情是想监视皇上的一举一动,将皇上当成皇后娘娘的禁脔,还是囚犯啊?”

    “你给我闭嘴!”那拉氏恼羞成怒,叉腰指住语琴,“令贵妃尚且没资格在本宫面前话,你还只是身在妃位,又从无所出,你就更没这个资格!”

    皇帝幽幽扬眉,“皇后错了,庆妃此时抚养十五,情分上已是母。”

    那拉氏冷笑,“情分上已是母?可是生下皇,晋位、得赏的是谁呀,难道不是生母令贵妃,却反倒是庆妃不成?再了,什么养母堪比生母,皇上也不看看,如今每日早晚,那十五阿哥却是第一个给谁来请安!”

    婉兮静静听着,倒是与语琴相视一笑。

    她们之间的情分,早已经不是身在中宫之人,随便一句话就能挑拨得了的。这会听起来,徒增笑耳。

    婉兮笑着抬眸凝注那拉氏,“妾身斗胆提醒主娘娘,这会主娘娘还没回完皇上的问话呢,还是请主娘娘专心回完话,再来整治我们二人不迟。”

    “身为嫔御,我跟陆姐姐都明白这尊卑的规矩,故此无论多晚,我跟陆姐姐都等得;倒是皇上却不该这么一而再地为主娘娘久等。”

    皇帝唇角悠然一勾,心藏住笑意。

    那拉氏面上一阵红一阵白,半晌方又咬牙切齿,“令贵妃!你少得这般无辜又无害,我倒不相信你在皇上身边儿就没有人,这个消息你就半点儿都不知道去!”

    婉兮扬眉,眼眸也跟着清亮上扬。

    “主娘娘的是,这个消息妾身当然想知道啊!便如皇上所,妾身好歹与容嫔还有那么几分投缘,况且啾啾的额驸就是兆惠公爷的阿哥呢,故此但凡是西北的事儿,妾身全都想知道!”

    “可是话又回来,倘若妾身当真事先已经知道了……那妾身怎么会不去立时与阿窅谈论?不如主娘娘这会居下懿旨,请阿窅过来问问,看她是否也已经从我这儿知道了乌什哗变之事!”

    “问就问!”那拉氏寒着脸转头,正要下旨。

    “皇后!”皇帝眼含薄愠,“你眼前摆着全猪肉丝,你刚刚吃了满嘴的全猪肉丝,你就这么着宣容嫔过来不成?乌什已发生变乱,你这会难道希望此时随驾南巡的回部王公们,也跟着人心不安去?”

    那拉氏委屈得直想跺脚,伸手指着婉兮,“那是令贵妃的!皇上要怪,为何不怪她去?是她叫妾身下旨去宣容嫔来问话!”

    皇帝无奈地摇头,“皇后,你的意思是,令贵妃叫你做什么,你堂堂中宫,终于肯纡尊降贵,言听计从了?”

    “我没有!”那拉氏终是忍不住,狠狠跺起叫来。

    她脚上那七八寸高的木底旗鞋,躲在地上,发出声声空想,便仿佛一声声的呐喊着“心有不甘”一般。

    “没有就好。”皇帝幽然垂眸,“在朕还没有正式下旨之前,朕也不想叫容嫔和随驾的回部王公都知道了。故此朕早派了人在容嫔行宫外守着,就是不准这消息透露一星半点儿进去——故此朕可以打包票,容嫔绝对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也就是,令贵妃不可能在容嫔面前已经提起——也由此可见,令贵妃在皇后与朕起此事之前,压根儿就不知道此事。”

    婉兮心下漾起暖心的甜,这便含笑又对那拉氏道,“主娘娘,妾身在皇上身边儿也安着眼线。妾身猜,主娘娘是想毛团儿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