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3章 、红娘
    这一年有闰月,过完二月之后,接下来的又是个闰二月。

    闰二月初一日,銮驾一行已经抵达苏州。

    已到人间天堂界,便是俗人亦自仙。

    婉兮跟语琴倒也罢了,一来是跟着皇上已经南巡过了,二来她们二人母家祖上都是江苏人,这便已经过了新鲜和惊喜的时候儿去了。

    可是容嫔和十五却都是喜不自禁,这一大一恨不得镇日都在船楼甲板上坐着,都舍不得进船舱歇息。

    语琴这便尽地主之谊,亲自给荣平介绍这江浙的风土人情;婉兮则拉着十五的手,亲自在船舷边儿陪着他,到不念太多的大道理,只是告诉他,“中国的人文物产,都以江南为粹。圆啊,好好儿瞧瞧这江山风姿,都好好儿地记在心里。”

    十五也欢喜得使劲儿点头,比着自己的心口,“从前儿心里的大清江山,就是京师到承德那么大;如今儿才知道,原来那只是那么大一丁点儿!”

    婉兮含笑点头,指着十五的心口,“京师到承德,也就是你的心口这么大。圆你,一个人的心口虽然重要,可是跟整个身比,实则才多大点儿呢,是不是?”

    准噶尔和回部平定之后,中国古往今来第一次正式将西域并入中国版图,将西域天山南北都增补进了《皇舆全图》。皇帝兴之所至时,婉兮也跟着看见过这最鼎盛之时的大清舆图,故此对全国的幅员之广、地域之分,颇有印象。

    十五便也兴奋地张大了眼睛,“京师到承德,骑马还要走六七天去;可是才相当于儿心口这么大么?”

    婉兮含笑点头,轻轻拍十五的手,“别着急,等你进了学,好好儿跟师傅和谙达们学本事。等你将来长大了,兴许你皇阿玛会给你看由圣祖爷肇始、你皇阿玛给补全了的《皇舆全图》去!”

    古往今来,历代王朝的舆图都是最高级别的机密,绝不会轻易示人。从秦代起,无论中央朝廷,还是各地诸侯,其舆图都只能由皇帝或者国君,传给自己的继承人。便是其他的嗣、兄弟,都不能得窥全貌。

    可是婉兮却已经笃定,待得十五长大些,必定可以得见了去。

    十五便也点头,“嗯!儿极为想看《皇舆全图》,儿这就想将万万里江山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去!”

    .

    闰二月初七日,皇帝銮驾抵达海宁,再度驻跸海宁陈氏的私园去——此地已经被皇帝亲赐名为“安澜园”,故此从这一回起便要正式称为“安澜园行宫”了。

    到了此地,总要回忆旧事。

    婉兮这便嘱咐玉蝉去传太医陈世官来。

    陈世官来时,那面上的激动是怎么都压抑不住的。

    曾经安澜园中巧遇,彼时的陈世官还只是个求靠无门的年轻大夫;而如今的陈世官,不但已经正式成为了太医,且年纪轻轻便已经得到了皇帝的信任和重用。待得年资再丰厚些,擢升为御医,自是早晚的事。

    不需多言,陈世官进内,只管纳头便拜,只道:“若没有贵妃娘娘,绝无微臣的今日。”

    婉兮含笑点头,“陈太医你知道么,每次来到江南,我总是会想起我当年认识的一位老太医……我那时候儿还是个丫头片,我唤那位老人家为爷爷。”

    “我啊,今生最大的幸运之一,就是得以遇见那位老爷爷;可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之一,便也是没能亲自为那位老人家送终……”

    婉兮深深吸口气,眼圈儿已是红了。

    “故此我当年就曾暗暗发誓,我必定要将这份情,还在江南的太医身上……那一年,安澜园中与你偶遇,其实也算不得上我帮你;倒是你的出现,恰好帮我圆了那个心愿去。”

    婉兮缓了缓,咽下酸楚,抬眸而笑,“故此啊,倒是我该谢你,又何须你来谢我?”

    陈世官虽进太医院的年份晚,可是他够聪明机灵,又善结交,故此他也知道了如今令贵妃主宫里伺候的御医归云舢,曾经也有一位伯父辈在宫里为御医,早年间也曾经给令贵妃请过脉的。

    陈世官这便会意而笑,“微臣能恰好在那个时候儿出现,得遇贵妃娘娘,这想来便是那位老人家在天之灵的祈愿。想来那位老人家与贵妃娘娘情谊深厚,这便也不放心贵妃娘娘身边儿没有妥帖的人伺候着,这才叫微臣也到贵妃娘娘身边儿,帮衬着归御医,一起伺候贵妃娘娘呢。”

    婉兮也是颔首展颜,“你得好。果然不愧是海宁陈氏的弟,也怨不得皇上肯信你、用你。”

    陈世官这便赶忙叩头,“微臣愿为贵妃娘娘肝脑涂地。”

    婉兮欢喜而笑,“……能够衣锦还乡,想来也正是你告慰父祖的最好时机。你是太医,除了随驾南巡之外,怕是以后能回乡的机会也不多;恰好皇上开恩,准随驾南下的汉臣,在回到自己故乡之时,可以请假回家祭祖、探亲。”

    陈世官点头而笑,“皇上今儿刚准了微臣的假。皇上明天还要在亲阅海塘,后天才到杭州,故此准了微臣两天的假,叫微臣今儿就可以回家看看了。”

    婉兮点头,向玉蝉眨了眨眼,“我呢,随驾在外,也没预备什么金银细软。我便赏给你些旁的吧,只希望你倒别嫌弃。”

    陈世官便是一怔。

    玉蝉抿嘴笑着朝内去,不多时推着玉萤走了出来。

    陈世官还没抬头,只凭看着视野里的裙裾和鞋头,陈世官便认出了来人。一时之间,陈世官竟也是尴尬得只好连连叩头。

    婉兮也笑,清了清嗓,“玉萤是我宫里的人,跟着我也有年头了。我早当她是自家妹了,这便早就想着早早儿叫她出宫嫁人去,别耽误了她的青春年华去。”

    “可是玉萤也是个傻丫头,死心眼儿的,知道我在宫里培养出两个左膀右臂来不容易,这便怎么都舍不得出宫去。这倒是叫我又耽误了她二年去。”

    “既是已经耽误了她,我便欠她一门好亲事。我始终记着,要替她好好儿挑个人去,叫她便是还在宫里呢,也能稳稳当当托付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