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21章 、谁也没想到
    从十一月二十四开始,寿安宫的大戏台就已经大戏开锣。若是往年,小七和啾啾两个必定早就跟着去看戏了,左右服侍在皇玛母身边儿,尽叫皇玛母享天伦之乐去。

    可是今年,啾啾虽说没给兆惠穿孝,可是她心上却已经如蒙上了一层孝巾子一般,倒是不肯出门了。

    小七自己便也恹恹地,就借口需陪着啾啾,这便也没到戏台去。

    除了她们小姐俩之外,还有一个没去的——那就是八公主舜英。

    终究八公主是生母才薨逝,她得守二十七个月的孝去呢。

    三位未出嫁的小公主,这便都不去了。

    旁人倒也罢了,小十五这个当弟弟的却是顾着姐姐,看戏的间歇,也没忘了将得了皇祖母的恩赏的吃食、玩意儿都亲自送回来给两个姐姐,还要亲眼看看两个姐姐好不好。

    小十五明白,皇祖母的圣寿的场合,额涅和婉嫔额娘、容嫔额娘也都不便起身离席,还是他个小孩儿蹦蹦哒哒的来去方便。

    谁也没想到,十一月二十五,皇太后圣寿的正日子,小十五却出了事儿。

    .

    这日原本什么都是好好的,小十五还乖巧地坐在皇太后身边儿,陪着皇太后一起看戏。结果小十五忽然就脸色不对了起来。

    福贵人不在了,此时伺候在皇太后身边儿的就只有永常在一人。永常在本来正在给皇太后剥石榴,刚起身递过来,就低低叫了声儿,“十五阿哥,你这是怎么了?”

    皇太后这才赶忙垂首过来瞧,只见小十五已然脸色发白,抱着肚子,额角淌下虚汗来。

    皇太后一惊,急忙大喝一声儿,“都停下!”

    皇太后圣寿,戏台上承应的大戏,都是神仙下凡来给老寿星贺寿的戏码。那些个腾云驾雾而来的神仙,大人们自然知道是神仙,可是有些骨骼清奇的,难免叫小孩子看了害怕。

    终究小十五这会子才刚满了四生日呢。

    戏台上叮叮咣咣停了下来,皇太后抱住小十五,摸着脑瓜顶,“摸摸毛,吓不着……不吓,不吓,啊。”

    小十五却使劲儿忍着,说实在忍不住了,这便起身撒腿就跑,说是要奔净房去。

    皇帝和婉兮,连同语琴都赶忙赶过来。

    语琴见小十五跑,这便也顾不上旁的,转身就跟着一起跑过去了。可怜语琴一双三寸金莲,这便都不顾了。

    婉兮则紧张地扯住了皇帝的袖口。

    皇帝长眸微微一眯,扭头唤,“毛团儿!”

    毛团儿“嗻”了一声,立时就跟了下去。

    皇帝倒是淡淡笑笑,哄着皇太后,“皇太后不必担心,许是那小子吃多了不消化。跑一趟净房,就也什么都好了。”

    皇太后吁了口气,也道,“那孩子一向口壮,吃什么都香。我就爱看他那小样儿,我这眼巴前儿的好吃的,我自己老了,克化不动,我都给了那孩子嚼咕去。”

    婉兮也竭力地笑,只是还是忍不住回头望向小十五跑去的方向,放不下心来。

    玉蕤明白婉兮的焦急,这便也鸟悄儿跟了过去。

    良久,那孩子还没回来。

    婉兮已是有些乱了分寸,抬眸急忙望住皇帝。

    皇帝如何还能按捺得住,只是吩咐戏台上大戏照唱,他含笑哄老太太,“您先看着,儿子去瞧瞧。一准儿没事儿,儿子去去就来。”

    皇帝回身,这便一把握住了婉兮的手,两人一同匆匆朝后头而去。

    .

    偏殿里,小十五躺在榻上,脸色煞白,紧咬牙关。

    语琴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毛团儿还冷静些,已经去知会了桂元,桂元已是带着太医蔡世俊前来给小十五诊脉。

    婉兮极力克制着,但是眼前还是模糊了。她上前先握住语琴的手去。

    语琴可等着主心骨来,伸臂抱住婉兮,“……圆子他,说是跑肚,可是你瞧这情形,又怎会是普通的跑肚?”

    皇帝也上前叫过蔡世俊来,避到外间去,细问。

    婉兮心下早已急得火上房,可是当着已经哭成这般的陆姐姐,便也必须要冷静。

    她坐下来握住小十五的手,伸手替小十五掖了掖被角,用自己的掌心将孩子额头的冷汗擦去。

    “姐姐别急,慢慢儿说。”

    语琴哽咽道,“蔡世俊只说的确怕是吃坏了东西。加上此时天寒地冻,小孩儿肠胃又薄弱,这几天跟着热闹,跑跑跳跳的,加上饮食不节,这便坏了肚子。”

    “可是九儿啊,他这话你叫我怎么放心!我瞧着这次第,哪里是简单吃坏了肚子那么简单?”

    语琴都哭成这样儿,婉兮这个当本生额娘的,心下哪里能有半点好受去?可是婉兮还是竭力克制,缓缓道,“蔡世俊是太医院里的小方脉名医,医术自可放心;况且啾啾和小十五两个孩子种痘,都是他为首伺候的,我跟他处过这两回事儿去,对他的为人也可放心。”

    婉兮将时候凑在嘴边儿呵气给呵暖了,又贴在自己脖颈上试了试,确定不凉了,这才伸进被窝里去,覆在小十五的肚腹上,轻轻摩挲。

    语琴哽咽一声儿,“便是蔡世俊可以放心,可是这太医院里的太医们便没有看错的么?我就怕他是只当着咱们的面儿,不敢说实话,这便避重就轻,只挑简单的说。”

    婉兮点头,“也有可能。终究他得等到皇上来了,才敢将话说全、说实。”

    婉兮扭头望隔扇门外,“姐姐别急,皇上这不是就在外头问他的话呢么?”

    语琴紧咬银牙,“我绝不信只是简单吃坏了东西!圆子是在我身边儿养着的,我便是自己没生养过,却又如何不明白孩子肠胃的娇弱去?寻常他从外头进来,我都不准他立时吃喝,总得等肠胃暖和过来了,才能动筷子。”

    婉兮竭力劝语琴,这便笑笑,“可不是么,圆子的肠胃可好着呢。要不怎么吃什么都能吸收了,长得这么白白圆圆的去?这都是姐姐的功劳,姐姐待他自比我还尽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