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5章 、又一缕芳魂(八千字,月票加更)
    皇帝长眉轻扬,眸光落在婉兮面上。

    竹影红晕,淡淡金黄,映得婉兮更是面如润玉,眉若远烟。

    虽母家已是身在旗籍,可是婉兮祖辈还都是汉姓人彼此通婚,故此婉兮的五官相貌反倒是比纯正的汉女纯惠、语琴等人,更加清丽温婉。

    这样的人儿,在宫廷的富丽堂皇的背景之下,反倒更显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便也因为这样的眉眼,便让婉兮的每一个神色都更明明白白地摆在皇帝眼前。

    直如玉壶冰心。

    皇帝便也垂首轻笑,便是不用她说,他却也都看个大概齐了。

    皇帝故意还思量了一番,这才幽幽道,“自然该以位分来安排。如今皇后与你之下,位分之上,还有谁膝下尤空来着?”

    婉兮也故意打哑谜,反倒扭头去问毛团儿,“毛团儿你说,都是谁来着?”

    毛团儿一瞧这场合,他才不当出头鸟儿呢,这便嘿嘿地笑,跪下磕头,“皇上、贵妃主子可饶了奴才。奴才这才回宫几天啊,后宫里位分的变动,奴才早都弄不清了。这宫里新进来的这些位主子,奴才尚且还没记全乎儿呢。”

    婉兮脸红,这便啐了一声儿,“呸,瞧你在皇上跟前是怎么当差的?从前高云从可是宫殿监上下第一份儿脑筋好的,不管皇上问什么,都能张口就来。你倒不如那晚辈去了~~”

    婉兮无心,只是毛团儿听见高云从的名儿,心下还是有些难受。这便赶紧垂下头去,尽管请罪罢了。

    婉兮瞧出有些不对劲儿,只是这会子不是细问的时候儿,这便赎了毛团儿去,也不叫他继续站规矩,都交给屈戌和马麟他们陪着出去歇着了。

    婉兮只好自己扳着指头算,“妃位之上,此时没有自己所出的皇嗣,且并未抚养皇嗣的,便是颖妃和豫妃两个。”

    “若是再加上已经享受妃位待遇的容嫔……那便是有三人了。”

    皇帝点头,“豫妃虽说没有抚养皇嗣,可是这会子拉旺由她照顾,她自然也是分不过神来。至于容嫔,她还得照看啾啾呢。”

    皇帝一锤定音,“那便暂且交给颖妃去!”

    皇帝边说边瞟着婉兮。

    婉兮垂首,欣喜莞尔。

    “那奴才就替高娃谢皇上的恩典了!”

    皇帝一笑扬眉,“这回可放心了?”

    婉兮含笑点头。

    这些年高娃与陆姐姐和陈姐姐一样儿,都是与她最亲近的姐妹。只是她诞育了这么多的孩子,却始终都还是欠了高娃一个去。尤其是这回,原本啾啾是该妥妥地托付给高娃去的,可是却没想到啾啾天生了那么个爱香的鼻子去,倒是与阿窅更为投缘。

    从婉兮心底来说,总觉这笔债当真是欠得太久了,久到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再面对高娃去了。

    皇帝瞟着婉兮的神色,倒是哼了一声儿,“你倒是再给爷多添一个孩子去啊……想来颖妃更在乎的是你所出的孩子。舜英虽也是爷的亲骨肉,可却是戴佳氏所出,终究不是你的孩子。你若再多添一个孩子,那才真叫两全其美呢!”

    婉兮登时双颊滚烫,哪儿想到皇上忽然将话题拐到这条道上来了?

    婉兮不由得举拳轻砸皇帝,不依地噘嘴,“爷!瞧您说的……”婉兮垂首望着自己的肚子,“能不能有孩子,也不是奴才自己说了算的啊。再说,奴才今年也三十八岁了,说不定就当真已经过了生养的好年岁……”

    婉兮还没说完,皇帝就伸手捂住了婉兮嘴去。

    “浑说什么呢?爷都五十四了,尚且还寄望与你再有孩子去;你不过还不到四十,就敢说这个话去。”

    婉兮无奈地笑,压住心底小小的酸楚,“是是是,是奴才托大了。”

    可是其实反念一想,婉兮倒也可以欣慰。总之已经有了这好几个可爱的孩子去,便是身子已经不允许,再没有孩子了,她也已经再无遗憾了去。

    .

    这晚,婉兮依偎在皇帝怀中,两人还是不由得说到了小七去。

    静安庄穿孝,是要穿到百日祭日之后方可除服。这期间,除非遇上皇帝万寿节、皇太后圣寿节等重大庆典,方可提前除服。可是小七他们是从五月初二开始于静安庄穿孝,百日的孝期便是到八月去了。

    儿皇帝的万寿节在八月十三,皇太后的圣寿节更是在十一月去了,这便都没赶在孝期之内,故此小七他们倒没有永琪“幸运”,不可提前除服,这便至少要穿到八月中旬去了。

    婉兮这便伸手指头捅着皇帝的胳肢窝儿,“爷今年七月又要去秋狝,可是小七还在静安庄穿孝呢。这是那孩子头一回穿孝,又是在静安庄里,奴才实在是放心不下……不如,奴才今年还是跟爷求个恩典,今年还继续留在京里?”

    皇帝便是一挑眉,伸手将婉兮的手给抓住,不叫她再捅他的刺痒肉儿了。

    “……去年就没去,今年还不去?”

    婉兮轻轻嘟嘴,“在奴才的心里啊,最要紧的人自然是皇上。可是奴才好容易当了母亲,故此每一个孩子都是奴才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在他们长大成人之前,奴才还求爷体谅,允准奴才将心思往孩子们身上多用些儿去。”

    皇帝轻轻叹口气,伸手握住婉兮的手,放到唇上轻轻亲着:“那你便与爷直说,你究竟担心什么呢,嗯?”

    .

    终究还是瞒不过皇上去。

    婉兮便向前,伏进皇帝怀里去,“爷……是舜英那孩子啊。”

    皇帝便一眯眼,“可是那孩子做了什么事儿去?”

    婉兮忙摇头,“不是舜英的错儿。舜英终究还是个孩子,便是这会子对人情世故还都只是一知半解之时,便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去,奴才这当长辈的也都能体谅。”

    “奴才担心的不是舜英这孩子本身,奴才真正担心的是,会有人趁着这会子忻妃新逝,舜英那孩子心下迷乱之时,挑唆着舜英去。倘若那孩子因此心下存了记恨,那便是对舜英那孩子自己,也都是不好。”

    婉兮伸臂拥紧皇帝的颈子,仿佛想要从皇帝那里吸取能量。

    “……小七要在静安庄陪舜英穿孝一直到百日之期,连个小姐妹朝夕相处着,倘若心下若存了芥蒂,反倒不好了。”

    婉兮说得尽量委婉,皇帝却也都听懂了。

    皇帝抬身亲住婉兮的嘴,“好了,爷心下都有数儿。你且只管预备着秋狝之事,爷到时候儿自有主张去。”

    .

    已至六月,京师左近等地今年又是少雨。

    饶是园子里水汽丰盈,可是这会子却也已经扛不住暑气。

    蝉声层层如海上涟漪,绵绵不绝。

    那拉氏这日回到“皇后下屋”,却是喜气盈盈。

    她刚亲自办完将永琪的大格格绵钥从兆祥所接出来,送进愉妃宫里的事儿。

    虽说兆祥所也是在圆明园中,可是皇子居所终究跟内廷是两回事;况且将皇孙女挪进内廷来,相应的那孩子位下伺候的人,以及那孩子一应的吃穿用炭等都需要从内务府另外安排。

    虽说这个孩子只是皇子使女所出,身份不高,但是好歹是皇孙女,她这个当皇祖母的也乐得亲自出面,以示慈恩。

    皇上的这场安排,无论是愉妃还是永琪,包括整个兆祥所里倒都是高兴的。终究能接进内廷养育的格格,身份因而就要有所抬升了去。

    尤其是永琪,简直是受宠若惊的模样,连连给她道谢。

    唯一有些难受的,就是绵钥的生母胡博容去。

    那拉氏在带走绵钥之前,还施恩亲自见了胡博容。那拉氏体谅地劝胡博容,“按说,能将绵钥那孩子接进内廷养育,又是交给愉妃亲自抚养,那对那孩子来说,自是最好的。”

    “只是啊,终究那孩子还年幼,虽说愉妃是本生祖母,可是终究不是本生额娘啊。我自是心疼那孩子,又何尝不是心疼你去?”

    胡博容跪倒请求,“奴才求皇后主子开恩,准奴才时常进内廷看望大格格……”

    那拉氏点头,“可怜见儿的。按说你是皇子使女,平素能进内廷的机会总归有数儿,需得特恩。不过便连我都怜惜你去,那便这样儿,你以后若想进内廷,也不必向宫殿监递牌子记档了,就直接递牌子给我,我给你特恩就是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