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9章 、操碎心
    瞧绵锦这也是为了护着七,急了,福康安反倒笑了。

    “咩咩~~原来绵羊也会生气呀!”

    绵锦是三阿哥永璋的大格格,是皇上的亲孙女儿。可是因为她生母尔佳氏身份低微,只是永璋的“使女”,连个“侧”字都没有。

    皇家孙都是凭母贵,绵锦因为生母身份的低微,即便父亲永璋薨逝之后被追封循郡王,可是她将来长大之后的品级却也不能按照郡王之女的身份封为县主(多罗格格)、郡君(多罗格格),一般只能封到县君(固山格格),相当于贝之女的品级,已是所有皇家格格里的第六等去,品阶已是低了。

    故此自从绵锦被送进内廷抚养,素日里凡事都是怯生生的心翼翼,言行都不敢出大动静,生怕犯了规矩,或者得罪了谁人去。

    因皇孙女也是绵字辈,故此福康安总笑话绵锦,给绵锦取外号儿,叫“绵羊”。

    .

    叫福康安的,绵锦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

    这便咬了咬嘴唇,放缓了些声调道,“……还不都是因为你,才叫我七姑姑又咳了?这冬日里,我七姑姑本就容易害了咳嗽,今儿歇晌起来就有些,这才好容易好了,叫你来这一冲,倒叫我七姑姑又咳了。”

    福康安哪儿还顾得上跟绵锦斗嘴,一片腿儿便坐在了炕沿上,伸手想勾开帐去。

    七一急,忙给摁住了,掖在自己褥下,用自己的体重给压住。

    “你怎么又来!这姑娘家的帐,也是你随便乱动的?我倒要问你一句,平素在你府里,就算是福铃姐姐,那还是你的亲姐姐呢,你便好意思去勾她的帐么?”

    家里的几个兄弟姐妹,实话,福康安倒不怕自己的两个兄长,却最怕这个庶出的姐姐。

    他便一吐舌头,这便手跟着有些软了,没敢继续去勾帐。

    帐透光,七在里头坐着,便是隔着帐也瞧见了福康安那神情。

    七这便终于轻轻地笑了,轻啐一声,“呸,就知道你若敢伸爪去,福铃姐姐必定拎住你耳朵,将你给好好儿收拾一顿不可!”

    .

    终于听见了帐内那轻轻的笑声,虽声息有些弱,笑声里还夹着些因忍耐而细碎的咳,可福康安却还是觉得自己的心倏然一定。

    他便笑了,也不再造次,就隔着帐柔声道,“……那你也拎着我耳朵呗,我也叫你收拾就是。”

    七无奈地摇头,“谁稀罕收拾你似的!你个又高,我又不是福铃姐姐的身量,我如何够得着你耳朵去?难不成我这屋里还要常年备着一架梯,就为了给你耳朵使的不成?”

    七自己边边想象那情形,也是忍俊不已。

    她笑罢,却还是忍不住轻叹了一声儿,“更何况我身骨儿也不如福铃姐姐康健,我哪儿拿得住你去?”

    福康安也不知怎地,听了七这话,心下忽然狠狠一疼。

    他有些莫名地恼了,急着低吼,“又何必要你拿住我呢?我自都由得你去,我难道还能反抗,或者还能跑是怎的?我就站这儿,你嫌我高,我就蹲下……总归都由着你收拾我去,还不行么,你又何苦这些?”

    福康安这一着急,话便有些快。七在里头听着,一时间隔着帐,也不能将他的神色全都看个纤毫不差,这便也跟着有些着急。

    这一急,气息逆着,这便又咳嗽起来。

    咳得急了,眼圈儿便被冲得红了。

    绵锦听着声儿不对,钻进来一瞧,这便又急了,“保哥儿!你又将我七姑姑气哭了!”

    .

    婉兮跟四公主走进来时,正撞上这一幕。

    婉兮抬眸瞟一眼四公主,四公主也是有些尴尬。

    这会四公主已是傅家的媳妇,是福康安的亲嫂,故此四公主心下还是向着福康安的,这便连忙替福康安向婉兮请罪,“……麒麟保他淘气,可是却没半点坏心眼儿。便是旁人不知道,令姨娘却是最了解的。”

    婉兮点头含笑,握了握四公主的手。

    婉兮哪儿会担心福康安会欺负七呢?这些年亲眼看着几个孩相处的种种,婉兮自是相信福康安护着七还来不及——也正因此,婉兮真正担心的,反倒是福康安这孩对七的珍惜太过。

    这会婉兮的担心,已经不是出于对自己女儿的保护,反倒是为了保护福康安那孩——婉兮是真的怕,倘若七指婚给拉旺的消息正式公开,反倒是麒麟保这孩会被弄疼啊。

    听见婉兮和四公主的动静,福康安也不敢造次,赶紧从炕沿儿上站起来,规规矩矩给婉兮请双腿跪安。

    婉兮欣慰点头,“好孩。你原本家教就好,如今在上书房里侍读,显见师傅和谙达们将你教得也好。”

    福康安对自己的嫂就放松多了,举头便涎着脸笑,“嫂娘怎么突然来啦?”

    四公主一听他当着令姨娘的面儿也这么叫,便又羞又恼,直跺脚,“呸呸呸,你浑叫什么呢?”

    婉兮也是惊讶,忍着笑转头望住四公主道,“嫂娘……民间自是也有这么叫的,所谓长嫂比母。可是那一般都是当嫂的年岁比较大。”

    四公主红了脸道,“也是因为我终归是皇阿玛的和硕公主,便是厘降了,也只有一家人给我行礼的份儿,倒不用我执媳妇的礼数。他年岁,又不爱给我行礼,这便自己要从口头称呼上来全了礼数,就不用每次见面都下跪——这才叫他给浑叫出个‘嫂娘’来!”

    “我自是不愿意让她这么叫的,倒好像我都七老八十了似的!”

    婉兮这便明白了,虽无奈福康安淘气,却也不能不承认,这个活猴儿啊,脑筋是真快。

    “你倒也别多想,谁叫‘娘’字在满人来,本就是尊称呢~便如内廷主位,被尊称‘娘娘’;便是未出阁的姑奶奶们,也都要尊称一声‘姑娘’……”婉兮倒是替福康安往回来兜着话儿,“你瞧,未出阁的‘姑娘’,这称号里还有个‘娘’呢,故此‘嫂’后头加个‘娘’,便也没那么老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