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5章 、三岁看老
    皇帝来晚了一步,待得皇帝奔过来时,小十五已经自己爬起来了。

    场面有些微妙:小十五明明摔得恼了,又有些疼,这便委屈得想哭;可是婉兮那边厢却跟没看着似的,故意扭着身儿不去瞧他。小十五这便想哭还没得着合适的机会,既想喊一声“额涅”,又不好意思喊。

    小孩儿的心性,受了委屈之后,总归得娘亲看见了,奔过来抱住,嘘寒问暖的时候儿,那才能“哇”地一声哭出来,才能得着娘亲最大的心疼、最及时的抚慰去,不是?

    可惜他额涅压根儿没看见,他摔也白摔了,这会子要是直接咧嘴哭出来,那额娘反倒不高兴了,可怎么好?

    皇帝瞧明白了眼前的情势,这便也没着急过去,反倒放缓了脚步,往旁边出溜滑了二三尺去,正好错开了小十五眼角余光的方向去,然后这才蹑手蹑脚往小十五那边靠。

    屈戌等几个太监早就着急得不行,皇帝瞧见了,这便也跟婉兮给玉蕤她们使眼色一样儿,皇帝也朝屈戌他们一班人眨眨眼,摇摇头。

    既然皇上和贵妃两位主子都这样儿,那一班外人便也只能忍住。

    小十五自己站了好一会子,见额娘还是没有动静儿,他身上的疼已是慢慢儿缓过来了,这会子就剩下心上的委屈了。

    三岁大的圆子这便有些恼羞成怒了,一时不知如何发泄才好,这便使劲儿跺脚。

    他脚上穿着冰鞋呢,这一跺脚,那冰刀在冰面上都跺出冰碴儿来。细碎的冰碴儿如雪沫子一般,随着风一起,便扬起在了半空里。他个儿又矮,这便都顺势就吹进他眼睛里去了。

    冰碴儿入眼,又冰又扎,小十五这便终于顺势放声大哭了出来。

    .

    一听孩子哭,婉兮的心自也揪了起来。只是婉兮暂且不动声色。

    婉兮面上便看似依旧还是淡然,且瞧不出半点子要回应的意思去,玉蕤和玉蝉她们却都已经心疼得不行,挨个儿都朝婉兮求情地直递眼神儿。

    婉兮心下明镜儿似的,朝她们都眯了眯眼。

    孩子的哭声是为了呼唤母亲,她心下自是想立即转身奔过去抱着了他去……可是这会子他却是在发脾气的时候儿,倘若她这时候儿便立即反应,叫他满足了心愿去,那便反倒会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去——他幼小的心里难免会以为,从此之后只要遇到困难和挫折,就尽管可以发脾气、大哭,总归额娘会应声而来,给他想要的怀抱和抚慰。

    若这样的话,那他这就本来天生是皇子的,将来怕就更骄纵了;且心会变得色厉内荏,善于发脾气,而弱于面对挫折,更会将责任都从自己身上推了开去。

    故此婉兮还是决定,她应该回应孩子,却不能立时回应。她得故意延迟一会儿,叫孩子知道这时候的大哭大闹,并不能总能得来她的抚慰。

    ——她耐心地等,等他哭声变小,等他自己先冷静下来些儿。

    小孩儿啊,“三岁看老”。虽说这会子还年幼呢,可是已经三生日了,是时候、眼前也正好是个好机会,该给他立规矩、叫他明白最基本的是非曲直去。

    婉兮这边厢“狠心”着,皇帝那边儿却先沉不住气了。还没等婉兮扭身儿服软呢,皇帝已是先走到了小十五面前儿,蹲下,伸手圈住了小十五。

    “……这是怎么了,摔疼了么?告诉汗阿玛。”

    .

    几步之外,婉兮听见了,心下这个连串儿地叹气。

    不过……还是甜啊。

    小十五得了阿玛的关切,这便终于得了倚仗,回身便一头扎进了皇帝的怀里,小胖胳膊抱住了皇帝的脖颈,这便委委屈屈地哭了。

    只是这会子已经不是初始之时的放声大哭,婉兮的冷静叫小十五自己也平静下来不少,故此只是将小脑袋窝在皇帝颈窝里,委委屈屈地哽咽罢了。

    皇帝轻轻拍着小十五的背,掌心温厚,沿着他小小的后脖颈,一路拍到后腰眼儿。这跟“拍嗝儿”的道理一样儿,是暗中帮孩子顺气,别叫他戗风地哭,再给哭逆了气儿去。

    小十五得了父亲的关切,哭归哭,终于好多了。他搂着皇帝的脖子哽咽着道,“……回汗阿玛,儿子不是摔疼了,儿子是——迷眼睛了!”

    “哦。”皇帝听懂了小孩儿的心情,同情地点头。

    其实他跪下来的刹那,早已经先用指头肚儿瞧瞧拈起了地上的冰碴儿,确定了那冰碴儿的粗细,确定便是进了孩子的眼睛,也不至于给磨坏了,这才放心地跟小十五说话儿。

    终究小孩儿力道小,便是使劲儿跺脚,也跺不下来多少冰渣儿。便是有些随风能飞扬起来的,必定也都是细碎的,这便进了眼睛就化开了。

    “原来是迷眼睛了呀~~所以圆子的眼睛里才淌眼泪了,这才不是哭,是那雪沫子化成水儿了,是不是?”

    小十五听得颇为受用,凭他自己可想不出这么好的解释来,这便狠劲点头,“是”

    皇帝垂首,竭力忍住了笑去。

    “那雪沫子又是哪儿来的呀?来,给阿玛瞧瞧……”

    皇帝说着,故作不知地垂眸向下,盯住小十五的脚下。

    小十五这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是……我跺的。”

    皇帝非但没揶揄,反倒惊喜地两眼放光,“圆子跺的?哎哟,咱们家圆子,可了不得了!”

    凭小十五三岁大的小脑袋瓜儿,哪儿跟得上他爹那脑筋的趟儿啊,这便瞪圆了乌黑乌黑的小眼睛,愣愣地望住皇帝。

    “儿子……咋了不得啦?”

    皇帝红唇轻勾,“你自己瞧瞧,你这可是站在冰上呐!你脚上穿的可不是平底儿的靴子,你穿的是冰鞋,鞋底子下头可是冰刀啊!你要是跺脚,至少得有一脚离地儿吧?”

    “这冰上多滑啊,穿着冰鞋多不容易站稳当啊,就更别说脚能离地儿了!可是咱们圆子不但站稳当了,而且一只脚还就离开地儿了,都能跺出雪沫子来了!”皇帝说着扭头瞪着高云从他们,“你们说,十五阿哥这是不是可了不得了?”

    皇上都说了,旁边这一起子人,自是迭声都说“了不起,十五阿哥真是太了不起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