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1章 、蠢蠢欲动(七千字)
    !

    忻嫔终于放下心中疑虑,准陈世官为她请了脉,这才放陈世官告退而去。

    忻嫔坐在烛光下,满意地回想陈世官方才对脉象的解读,说她身子一切安康,唯有一点阻滞之处。

    “许是春夏之交,阳气上扬,再兼之这一路车马劳顿,忻嫔娘娘略有些心火,待得微臣为忻嫔娘娘开几副纾解的方子,用不了几日,就也好了。”

    陈世官留下了方子,这才走的。

    忻嫔拨一拨腕子上的避暑香珠,缓缓勾起唇角,“还得多谢五阿哥,叫他这一两个月来这么折腾,倒给我容了空儿,全心全意调理身子去。如今已是调理得差不多了,正是趁此良机复了皇宠,再得龙种去的~~”

    自从她姐夫安宁事发,她跟着忧虑、恐惧、不甘……身子便也一直都有些微恙。如今那危机总算全过去了,眼见着皇上并未因为她姐夫的事儿连累到她太多,想来皇上好歹还记着她阿玛的功绩,以及她膝下八公主的。她便赶紧调理身子,徐图未来,才是正经。

    忻嫔说罢将陈世倌开好的方子递给乐容,“去找旁的太医瞧瞧,这方子可用得。”

    乐容小心地看忻嫔一眼,“若方子合宜,主子当真肯用这个陈世官了不成?他只是个从九品的医士;听说三个月前还只是个太医院的生员……”

    “这些倒不要紧,不过是太医院里的规矩。总归是要靠年头儿,才能循序渐进,步步擢升。那些职衔能代表的不过是他们在太医院里的资历,倒未必能直接表明他们的本事去。”忻嫔冷笑着道,“况且那些处在顶尖儿的御医们,哪个不是在太医院里炼成了老滑头去?不说旁人,就是我这身边儿当值的施世奇,他这些年哪一日不与我过假招子,任凭我怎么给他使银子使力去,他也始终与我隔着一层?”

    乐容想来也是叹气,“可不是。尤其最初那几年,奴才和主子一并被禁足在咸福宫中,都出不去,咱们便是想拜托施御医帮咱们传送些什么,他都左右推脱,显见是不想惹事上身。”

    忻嫔轻哼一声儿,“我早想着换了他去!留他在身边儿,始终是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只是这事儿我还没来得及动手,他倒是先被皇上派去给简亲王看诊了,倒遂了我的心意。”

    皇帝此次出巡,随驾带来的太医就没几位,御医就更只是二三名。偏到了热河前后,简亲王一病不起,病情还一日沉似一日,皇帝这便从随驾的御医里,预备拨一人去诊治。

    皇帝和皇太后两宫身边儿的御医,自不能拨出去;那拉氏走,身边儿还带了个御医,也就剩下从前在忻嫔宫里当值的御医施世奇可用。皇帝有意将施世奇拨去简亲王府中诊治,这才叫这陈世官得了机会到忻嫔身边儿来伺候。

    ——陈世官之所以能来的缘故,至少在忻嫔看来,是这样的。

    “况且是新人也好,来太医院的日子短,一来还没学会圆滑;二来因为品级低,还没资格到高位的主子宫里当值。陈世官能到我这嫔位身边儿来伺候,已经是他的造化,他自然会俯首帖耳,倒让我好摆弄了去。”

    忻嫔说着,回想之前与陈世官那番谈话,又是满意一笑,“你瞧他可多青涩,叫我几句话就将心里话都给套出来了。身为太医,私下议论太祖皇帝当年驾崩之事,又论及当今皇后娘娘的凤体安康……单提出哪一条来,都够要他的命了!”

    “也唯有他年轻,进太医院的资历浅,他才还没学会嘴边儿安个把门儿的,便什么都与我说了。如今我手里捏着他这个把柄,我谅他也不敢再与我生出二心来。不然……我先捏死的就是他!”

    忻嫔如此志得意满,乐容便也笑了,“主子英明。奴才方才也瞧出来,主子是刻意引他说出那些话来。他便是自己将他自己的命奉上给了主子,由着主子拿捏住。”

    忻嫔点了点头,“所以你瞧啊,便是这回秋狝路上,该着咱们万事顺心。皇后被皇上给撵走了,我身边儿的太医爷换上了这样儿生涩的愣头青……那咱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忻嫔缓缓说着,目光飘远,落在那灯烛光影都照不到的墙角儿。

    这陈世官还有另外一宗好处:他是江南汉人。

    当初她姐夫安宁将那杜鹃鸟的头骨粉末给了她,只说是这么用的;可终究具体是用多少,用过之后又该怎么解,却还没等她仔细询问,她姐夫就死在江南了。

    她给那拉氏用过那么一回,也是为了试验试验那药。那药效发作的程度虽说叫她满意,可是那药效消退得太慢,那拉氏是折腾了好几天才平静下来的……她便怕,若是自己用,或者是给皇上用,倘若也控制不好剂量,第二天一早就得露馅儿。

    她唯有将希望寄托在来自江南的太医身上。兴许,这里头有人听说过这秘方呢。

    .

    乐容拿了陈世官开的方子就去找人看了,不多时回来,含笑回禀,“都说是配伍恰当,君臣佐使,既能败了主子体内的阳火,又不至阴虚了去。”

    忻嫔勾唇而笑,“就知道这个陈世官是个稳稳当当、听话的。便照这个方子抓药吧,吃几天,倘若见效,我倒可以与他多说说话儿了。”

    .

    京师。

    圣驾离去多日,算着日程已是到达了避暑山庄。原本后宫已经平静下来,各自在圆明园的山光水色里度过宁谧的夏天,等待皇帝秋日归来罢了。

    婉兮照顾着小十五、小十六两个皇子,因有玉蕤在畔帮衬着,倒也不累。三不五日便要派宫中总管太监安歌出宫赴和嘉公主府,给四公主送些她亲手做的饽饽、凉糕去,顺带了解四公主身子的情形。

    婉兮都没想到,忽然传来消息,说是那拉氏中途被皇上送走了,要去汤泉行宫。

    婉兮都不由得蹙眉摇头而笑,“这位主子娘娘,究竟又做了什么,惹得皇上这般恼了?”

    玉蕤也是笑,“从前她只管乌眼儿鸡似的盯着姐您,每次叫皇上给教训了去,她还都记在姐的账上。这回可好,姐可没随驾北上,看她这回又怎么给自己开脱去!”

    说归说,笑归笑,婉兮的心思终还是悬在忻嫔那儿。

    “如此一来,忻嫔头上倒没了个弹压的人了。”

    若是那拉氏走了,随驾主位里,位分最高的,反倒是语琴和颖妃这两位妃位去。只是语琴终究是江南汉女出身,颖妃是八旗蒙古,母家身份上自是没法儿跟忻嫔这位满洲镶黄旗、七省总督的女儿相比。故此婉兮倒是担心语琴和颖妃两个,倒难节制了忻嫔去。

    玉蕤也是有些担心,“这样一来,岂不是倒叫她更容易得了机会去?”

    婉兮垂首细思,心下有个影影绰绰的感觉,只是一时倒是还不敢作准,只得摇头作罢。

    .

    愉妃也得了消息,一时便是欢喜得忍不住狠捶了炕桌儿几下。

    便是手都给捶疼了,却也是解恨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