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7章 、火
    要赛龙舟了,王公大臣和内廷女眷们移步到“蓬岛瑶台”。皇帝率领皇、皇孙、宗室王公们在福海边西岸的“望瀛台”观看,皇太后率领一众女眷则在蓬岛瑶台的岛上观看。

    婉兮与语琴并肩而立,两人都看见了永琪在船头背身而立。

    这样的姿势,对于一个熟识水性的人来,尚且不容易,更何况是一位大清皇呢。

    “看样永琪今儿,是志在必得。”语琴冷然眯起眼来。

    婉兮点点头,“可是这样危险,他当真是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了么?”

    语琴倒是冷笑,“他倒不怕!终究是皇,便是落了水,自然有侍卫下水去捞他。”

    婉兮却是摇头,“落水自是不怕,怕的是这海上平铺开二十艘龙船来,船与船之间的间隔这么近,他若落水的时机不对,便是有本事从水里浮起来,却也可能将脑袋撞到后来的船上去不是?”

    语琴也是点头,“可不!我倒不信他这个年岁了,想不到这风险所在。可是他还是如此坚持,倒不怕命都没了。可见明知风险,还偏要勉力为之,那便当真是为了赢,都可豁出一切去了。”

    婉兮回眸,眸光落在皇上赐给十五的那个霁蓝釉的艾叶形笔洗上,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

    若那《午瑞图》上画石榴花,还是隐晦之意,叫旁人一时都猜不到皇上的心意;可是皇上赏给十五的这个笔洗,却终究还是叫众人都看在眼里了。

    皇上赐给十五笔洗,这没问题,原本十五也快到练大字的时候儿了;艾叶形,就更没问题,正好儿是应了五月节的景儿嘛。

    “坏”就“坏”在这霁蓝釉儿上。

    霁蓝釉的道理,便如天坛铺蓝色琉璃瓦、皇上赐给容嫔做礼拜的“方外观”也是蓝色屋顶的道理一样,这霁蓝釉只为祭天的颜色。

    古人出于对世界的未知、敬畏和对生活的期盼,而祭祀天地日月等诸神。

    西周以来,天皆以礼治国,而礼之设就是法天而来。故此祭天大典,为天治国规制最高的典仪,形成了以“礼莫大于敬天,仪莫大于郊祀”的规矩。

    “天”,古人视为至高无上的神。天是世界万物的创造者和维系者,人人行事必须顺应天意。祭祀便自然要用与天相衬的礼器,既然祭天之礼规制最高,那么祭天的礼器在所有的礼器中的地位也同样是最高。犹如蓝天的颜色一般,将祭祀天坛的瓷器颜色选为蓝色。

    明、清蓝釉习称“霁蓝”或“祭蓝”,其色泽深沉,釉面不流不裂,色调浓淡均匀,呈色较稳定。因釉色蓝如深海,釉面匀净,呈色稳定,后人称其为“霁青”,工艺继承元代传统,延烧不断。这种祭蓝釉肃穆宁静,极适用于这种天人相接的祭祀场合,故专用于祭天,且烧造数量极为有限。

    故此在宫廷中,规制最高的瓷器并非皇帝所用的明黄,而是这唯有祭天才可用的霁蓝釉。

    皇上赏给十五的这艾叶形的笔洗,讶然正是霁蓝釉,这宫中上下谁又看不见呢?

    婉兮心下何尝不明白,永琪今儿这番豁出命去的争胜,未必与此无关。

    更何况,这会皇上已是亲自抱着十五上了龙船去……

    婉兮轻叹一声儿,“姐姐,今儿皇上赏给十五的那笔洗,回头还是给他收起来,暂时不用了吧。”

    语琴也是会意,却终是有些不甘,“干嘛不用?总归是皇上赏的,谁看不惯,谁自己找皇上去啊!”

    婉兮轻轻摇头,“圆终究这会还不满三周岁呢,不应树敌太多。今日永琪如此,焉知来日还没有旁人?”

    语琴便也轻轻咬住嘴唇,“你是,永琪今儿是在置气?”

    婉兮朝龙船那边瞟了一眼,“皇皇孙们都长大了,再不是从前孩们的天真。”

    语琴便也望过去一眼,便也是叹口气,“可不,一个个儿的都跟乌眼儿鸡似的了。皇上便是年过半百,可还是春秋正盛呢,亏他们就敢这个样儿。这是当年九龙夺嫡时候儿的教训,还没吃够么?”

    婉兮轻垂眼帘,“大清皇都擅长弓马,成年之后待得成婚分府,更会分府、入旗,这便拥有了自己的王府职官,以及所领的旗和佐领……按着八旗旧日的传统,甚至可能成为旗主王爷,故此都敢与皇上叫板了。”

    这也是八旗制度肇始之时留下的“隐患”,便是大汗也不能独自做主,需与八大贝勒共同商议,便是获得的猎物也都是分成八份儿去。虽从太宗皇帝皇太极开始,皇权已经被不断加强,可是终究老传统的根儿还在,这影响便一直无法尽数除去。

    “皇上便是春秋正盛,可终究已是年过半百,在他们眼中已是渐渐老去。皇上便是他们的父亲,可是父亲情却也终究会让位给他们心下对那个大位的渴望……”婉兮挑眸望着那倒立在船头的永琪,“姐姐,你觉不觉着,此时的永琪看着好陌生?再便是当年那个咱们看着长大的孩。”

    语琴便也是叹口气,“总归命是他自己的,风险也是他自己担着。他自己都能豁得出去,不顾风险;且愉妃都不管,那当真犯不着咱们还替他担心。”

    婉兮点点头,“但愿今儿一切顺遂才好。便是赛龙船,可是争胜当真不是初衷,若什么都只为了争胜,那这反倒辱没了这赛龙舟的传统,最原本的意义所在了。”

    着话儿,海上已是准备击鼓开赛。这是最后的机会还能拦着永琪了,语琴也是忍不住回眸去找愉妃。

    却只见愉妃凝立岸边,两眼紧盯住儿,眼底是一片幽幽的光芒。

    语琴便叹了口气,“算了,看样愉妃非但不会拦着永琪,倒是一副恨不得自己也在船上,能帮她儿一起争胜似的。”

    婉兮蹙眉,“……她只有这一个儿啊。”

    语琴轻哼一笑,“昨儿五月初四,是她五十岁整寿。按例,内廷主位从四十整寿,宫里就该给过整寿,皇上会格外给下赏赐来。可是愉妃当年四十岁整寿,皇上就没格外给赏;昨儿她五十岁整寿,皇上还是只按着平常妃位的千秋之例,赏银三百两罢了。”

    “堂堂整寿,又是五十岁的整寿,皇上却给她当成平常的生辰给办了,她不窝火才怪。况日也巧,昨儿跟今儿就差一天,她自是希望永琪能替她争回这一口气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