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5章 、驱毒
    婉兮虽也笑,却还是亲自起身儿,伸手将十五给扯了过来。

    着话儿,舒妃也被请来了,婉兮便将十五给摁在舒妃身边儿。

    十五个头儿还,杌都够不着,玉蕤便忙笑着将婉兮卧榻下的脚踏给搬来了,权冲个矮凳儿,给十五坐。

    婉兮便道,“趁着你十一哥还没放假,麻溜儿地先借了你舒额娘来,叫你跟舒额娘好好儿先学学规矩。”

    虽是皇皇孙,可是永瑆他们这帮孩,只要满了五周岁进学之后,那上书房可不是能随便儿放假的。每年就连过年的时候儿,都是腊月二十九晌午才放假。皇皇孙们每天在天不亮的时候儿就要步行进上书房开始念书,到晚上七点左右才能散学;一年到头也只是在元旦、元宵、端阳、中秋、重阳、皇帝万寿节等才能放假,这些假期加在一块儿也不过十一天左右儿。

    故此这端午节就能放一整天家,倒叫皇皇孙们早就盼着呢。

    舒妃听着婉兮,便也笑了,心下也是有些酸涩,这便攥着十五的手,“可不是?你现在还,可好好儿乐呵两年吧。再过两年,你也到了年岁,就也该跟你十一哥一样儿,见天儿天不亮就进上书房,天黑了才能回来了。”

    皇家对皇皇孙的教育严格,永瑆便是孝顺,却也没法儿天天都进内廷来给舒妃请安。这几年间,永瑆渐渐大了,舒妃却越发有些寂寞了。

    婉兮也没话,只将七和啾啾合力做好的一块饽饽放在舒妃眼前儿。

    那是个饽饽,却更像个面塑。捏的是个姑娘,高高站在秋千架上。那秋千啊,好像是要悠上天了一般。

    舒妃微微一怔,抬眸望住婉兮。

    婉兮这才含笑点头,“……这捏的是淑嘉皇贵妃。她们高丽人过端午的习俗,跟咱们有些不一样儿。我听她们端午的时候儿,是要赛秋千的。荡得最高的那个姑娘,那天便成为最受瞩目的。淑嘉皇贵妃没进宫之前,听打得最好。”

    婉兮着又拿过一碟已经做好的饽饽来,“似乎高丽人过端午不吃粽,他们吃这种类似咱们煎饼似的‘车轮饼食’,用的米、粟米,加了香菜、葱,一起煎成的。这个我还是问了庆藻,由庆藻从永璇那问来的。不过我也没做过,只是试着做一回,就等你来给掌掌眼,若是成了,这便一同给永瑆他们哥仨送过去,权当点心了。”

    舒妃心下也是感动,点头道,“我都不如你细心。有劳你。”

    婉兮含笑摇头,“我便不是冲你,也冲永瑆那孩。倒要你来谢我作甚?”

    两位母亲得热闹,十五已是急了,指着那有些新鲜的煎饼便伸手,“……圆要跟十一哥一起吃。”

    舒妃便笑开了,攥着十五的手点头道,“好啊,十五跟十一哥一起吃哈。”

    婉兮瞧舒妃那边儿已经通过了,这便起身吩咐将那打秋千的饽饽送到笼屉里去蒸。

    这边儿舒妃便攥着十五的手儿,给十五开始讲起端午节的规矩来。

    “端午节啊,无论是汉人、满人,还是高丽人、蒙古人,都是过端阳节的。可是就像刚刚你额涅讲的那样儿,各族人过端阳节的习俗啊,也还有些不一样儿。咱们大清呢,从前自是按着满人的规矩来过端阳节,后来定鼎中原,便也将满人的规矩与汉人的彼此融和。”

    “十五你是大清的皇,你额涅祖上又是汉人,你便该将满人和汉人的规矩都得知道。”

    十五端端正正坐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儿盯准了舒妃,认真地点头。

    完全忘了方才要吃煎饼的事儿了。

    婉兮从厨房出来,悄然抬眸瞧着,心下也是忍不住暗暗唏嘘。

    或许这就是鹿儿跟十五的区别吧?

    两个都爱吃好吃的,鹿儿是怎么着都能千方百计将想吃的都咬进嘴里去再旁的;十五却不是,他在正经事儿前能坐得稳,能暂且放得下口舌之欲。

    终究是还不满三周岁的孩儿,能这么听话,舒妃也是忍不住叹息而笑。

    “好孩,难为你了,明明听不懂,却还肯听得这么认真。”

    十五认真,舒妃便也讲得更认真。

    “……端阳节的来源啊,古来有许多法儿。有屈原投江,也有介推的寒食,还有纪念伍胥一。而满人呢则是更重视‘曹娥’。”

    十五圆圆的眼珠儿滴溜溜地听着,却还是忍不住迷茫,“……曹娥?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舒妃被十五的天真逗得哈哈大笑,伸手拥了拥十五,“好孩儿,至少知道遇见了同音的字儿,这便能举一反三了。”

    婉兮便也笑,自停了手上的活计,也搬了杌过来坐,一并倾听。

    舒妃倒有些不好意思,“瞧你,也过来做什么?”

    婉兮含笑仰头,“你虽是满洲世家的格格,可你们家的家学渊源,又哪儿是随便人家就比得上的?我这宫里啊,陆姐姐家是江南大儒之家,玉蕤家是八旗进士之家,她们自都不必过来听;可我却也得来给你当学生,以后才敢教十五呢。”

    舒妃轻哼一笑,倒也受用,这便回手拢着十五,“十五可好好儿听仔细了,好歹赢了你额涅去!”

    舒妃便将“曹娥救父”的故事娓娓道来。

    “上虞有一位著名的孝女,名叫曹娥。她的父亲名‘盱’,会弹弦琴,歌而迎神,故此为乡里请神的巫祝。汉安二年五月初五日,盱在舜江边迎河神,结果被溺死,尸首被江涛吞没,找不到了。”

    “当时曹娥年方一十四岁,沿江寻找父亲尸体,昼夜哭嚎不已。哭了十七天,也找了十七天后,仍没能找到父亲的尸首,曹娥竟纵身跳入江中去寻找父亲尸首……”

    十五听得愣住,眼中已是泪花闪闪。

    舒妃看得也是好奇,便轻轻拍拍十五的手,“别难受。曹娥的孝心为上天所感,她没有白白丧生……数日后,曹娥的尸首与父亲的尸首,一齐浮出水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