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9章 、救人还是吓人
    当三月十五,西马厂送圣的火光终于熄灭,“天然图画”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忻嫔也不得不摁灭了心中的念想去。

    “不过无妨,总之我又没有皇子,我啊,犯不着生这个气。”忻嫔一边儿帮八公主舜英选着新送来的通草头戴花,一边儿自我安慰,“这后宫里,自有旁人心慌意乱去。总归又关咱们什么呢?”

    乐容便也跟着叹口气,“愉妃这会子怕是也没顾上。五阿哥位下的使女胡氏又给五阿哥添了个格格去,愉妃这一个月来,倒跟着忙着这个呢。”

    忻嫔哼了一声儿,“五阿哥子嗣之上的福气有些薄,好容易前头养住了一个儿子,这回这个便也是要小心翼翼的——只是可惜啊,这个生下来,却是个女孩儿。”

    乐容点头,“不但是个格格,听说身子骨儿还不大好,生下来便不是足月的。”

    忻嫔眨巴眨巴眼睛,“那个胡氏前头也是夭折过一个儿子,当时那胡氏必定是郁结在心里了,伤了根基也说不定。这便好容易再怀了孩子,身子却也带不住,才不足月就下生了。”

    乐容如何不知道当年鄂常在跟自家主子鼓捣的那些个算计去,这便也只能跟着叹口气,“不过五阿哥这两个使女,倒是个顶个儿的顽强,死了一个孩子,还能再生出来;反观倒是五阿哥的嫡福晋有些可怜了,这些年就从未有过所出,反倒是要眼睁睁瞧着两个使女一个接一个地怀孩子、生孩子”

    忻嫔一声冷笑,“谁让她是鄂家的女儿呢!鄂家如今已是什么境地,没毛的凤凰便都不如鸡!”

    “既然这一个月来,连愉妃都只顾着孙女儿,”乐仪便也笑道,“这么说来,那这回十五阿哥上顺大吉,那就只剩下皇后一个儿着急上火了”

    忻嫔一听,便有些喜上眉梢。

    乐容会意,冲着乐仪眨了眨眼,“她还敢上火?哎哟,怎么不长记性呢?”

    正说着话儿,门槛外的二等女子乐思,远远地冲乐容招手。

    乐容便转身走过去低声问了缘故,面上也是一肃。

    “什么事?”忻嫔已是瞧见了,这便扬声问。

    乐容赶紧走过来低声回,“禄常在来了。神色之间有些慌乱,倒不知主子这会子是方便还是不方便见她?”

    忻嫔也是一皱眉,“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这天光大亮地就来登门儿!便是有事儿,不能寻个外头的机会去么?”

    “奴才也是这个话儿。”乐容道,“不如奴才去挡了?就说主子这会子没在寝宫,到佛城里拜佛去了。”

    忻嫔垂下头想了想,“她虽年纪小,办事儿不够深沉,可倒也不是个慌里慌张的样儿。她今儿既然这么慌里慌张地来了,怕是有要紧的事儿。”

    忻嫔召唤乐容近前来,“你带她从侧门进来,别叫人看见了。”

    .

    绕了个弯子,好一会子禄常在才进了来。

    忻嫔一瞧,果然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儿。可是那脸,却奇异的红;两眼更是闪放着莫名的光芒。

    ——像是极其惊恐,却又极其快乐。

    见此模样,忻嫔都忍不住蹙眉,上前还是亲亲热热抓住禄常在的手,关切地问,“禄妹妹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禄常在的手,在忻嫔的掌心里,都在微微轻颤。

    不单是手,还有她整个身子,都在**。

    “忻嫔娘娘,我,我拿到了,拿到了!”

    忻嫔猛然一挑眉,“你拿到什么了?”

    禄常在抬眸望住忻嫔,眼底都是那股子诡异而慑人的光芒,“那方子。我拿到了那张坐胎的方子!”

    .

    忻嫔震动了一下儿,却极力压抑住,叫自己面上至少看起来还是平静的,依旧如袖手旁观的模样儿。

    “那方子?呵呵,禄妹妹你怎么拿到的?”

    忻嫔眸光一转,“那方子倘若当真那么灵验,令贵妃自然是压箱底儿地珍藏着,如何能轻易示人去?更何况就算你是庆妃的妹子,可是她便是肯与庆妃亲近,却也未必肯叫你在她宫里翻箱倒柜去啊!”

    禄常在笑得依旧目录精光,“她是不会准,可是终究还是叫我逮着机会了!”

    忻嫔一眯眼,小心藏住刺探,“什么机会啊?”

    禄常在兴冲冲道,“皇上下旨,叫我姐姐搬到‘天然图画’岛上去了!既是搬家,必定翻箱倒柜;且她自己还要在岛上陪着十五阿哥,寝宫这边儿便都由得我去。”

    忻嫔也是吃了一惊,“皇上叫庆妃搬到天然图画岛上去了?”

    禄常在缓了缓,才道,“皇上也是为了十五阿哥。十五阿哥刚在那送完了圣,还需要将养,皇上这便不叫他再折腾了,原地养着就好。皇上是将五福堂赐给十五阿哥住,日后也叫十五阿哥就在那岛上念去。”

    饶是忻嫔自己是没有皇子的,听得这个消息,心下都是酸楚。

    “听听,听听,那天然图画岛上的朗吟阁,是康熙爷赐给当年还是皇子的先帝念的地方儿;而五福堂,则是先帝赐给咱们皇上当年年幼的时候儿念的地方。如今,皇上也要赐十五阿哥在那岛上念了呵呵,好一个三代传承。”

    皇帝在乾隆二十四年所做的御制诗五福堂六韵中有“园内此堂古,祖恩皇考承”的诗句,并自注“堂名皇祖所赐也”。因此句,便将五福堂由康熙爷起,三代传承下来的意义点明。

    那首诗中更有一句:“翘心思好德,圣意示含弘”,则更是说他自己每次来到五福堂,都会想到皇祖对他的深意,感念皇祖早就暗示江山将由他来继承的心意去故此这五福堂的传承之意,早在那一年起便已为宫中上下所知。

    彼时尚无十五阿哥,却已经有了十四阿哥永璐。皇上这诗句叫人心下不安,不过小鹿儿却在二十五年却没能熬过种痘去,故此这五福堂的深意便也被摁了下来,便没人格外在意去了。

    可是如今——十五阿哥在五福堂却成功地送圣,又被皇帝正式赐居在了五福堂!那皇帝当年的那话儿,便又迫近眼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