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3章 、嘉庆(八千字)
    婉兮自是也欢喜不已。

    轻轻扬眸,回想之前皇上的话。皇上叫她去找,看她能找见什么……她这应该是已经找见了,可以回去回给皇上听了吧?

    只是这会心下揣着欢喜,倒也不急于就这么回去。

    况且……凭她对她这位爷的了解,她总怕自己只见其一,未见其二。她这便还是举眸四望。

    这“崇敬殿”的四壁上,不止今年这一年的《岁朝图》和君臣联句。除了郎世宁的画工、宗室王公进献的岁朝图外,皇帝御笔亲画的岁朝图,还有两幅。

    其一是绘于乾隆二十一年的《御笔丙岁朝图》,一副是绘于乾隆二十五年的《御笔庚辰岁朝图》。

    这两年那么巧,一个是七诞生之年,另一个则是十五的诞育之年。

    这两个年份对于婉兮自己来,同样也是最最值得铭记的年份,她这便不由得将目光也集中在这两幅图上,认真将这两幅图上的诗塘题字、诗文、志语等文字全都仔细看了一遍。

    乾隆二十一年的《御笔丙岁朝图》,是皇帝亲笔绘的第一幅岁朝图,上头的文字还相对简单,唯有诗塘上“同风”二字,以及诗文。

    待得到了乾隆二十五年的《御笔庚辰岁朝图》,除了诗塘的“韶华”二字,以及诗文之外,在诗文之尾,又格外多了一段志语。

    这一段多出来的文字,引得婉兮细致看来。

    “庚辰春帖成,适绘是图,即题帧端,以协开韶嘉庆,御笔。”

    婉兮不由垂首微笑,“开韶嘉庆……这四个字可真好。”

    语琴也听见了,不由得歪眸看过来,“嘉庆?你也看到了这两个字?瞧,我这儿也有。”

    婉兮也是扬眸,“姐姐是在哪儿瞧见的?”

    语琴走过来,拉着婉兮的手,走到另一面墙去,“瞧,倒是跟你方才看的《御笔庚辰岁朝图》是同一幅,只不过你看的是皇上御笔的原画,而我瞧见的啊,已经是被加了紫檀边儿,制成缂丝的挂屏了。”(这挂屏现在沈阳故宫)

    宫中有用缂丝的手艺,将墨笔制成绣品的传统。盖因丝织绣品总比纸张笔墨更容易经过岁月去,流传下去吧?

    婉兮抬眸细看那挂屏,屏中的图样儿果然与方才那幅《岁朝图》是一模一样的。只是挂屏旁,还额外悬挂了皇帝在乾隆二十五年新春所制的御制诗。

    语琴指着那御制诗的最后两句,“瞧,就在那儿呢。”

    婉兮不由扬眸,只见那最后两句是:“御绘岁朝图志语,有以迓新韶嘉庆”。

    婉兮都不由得扬眸,“果然是呢!”

    往年明窗开笔时,用以试笔所做的御制诗,皇帝大多写一些“宜入新年,万事如意”,或者“三阳启泰,丰年为瑞”之类的套话。可是乾隆二十五年这一首,实在与众不同。

    也许就是因为这“嘉庆”二字在乾隆二十五年的岁朝图、御制诗中两次出现,婉兮便不由得将那首御制诗从头到尾重新仔细读了一遍。

    语琴先前也没留意这诗文,瞧婉兮这样端肃的神情,便也一起随着婉兮仔细地看。

    那御制诗中还有这样一句,极为特殊:“榑木初晖少海红”。

    “榑木”,即榑桑、扶桑,便是传里,太阳从这里升起;“少海”,喻太;“榑木初晖少海红”一句,便有喻太出生之意!

    看完这一句,婉兮自己都傻了……

    乾隆二十五年,宫里即将诞生的孩,唯有十五一个啊!那么皇上预言太将降生,这便独独只能是十五一个儿!

    原来在十五诞生之年的大年初一,皇上竟然在十五诞生之前,就已经在御制诗中预言太的出生!

    天,皇上这是怎么做到的?难道——当真是冥冥之中,一切都自有天意?

    况且这《岁朝图》,是大年初一所画;这御制诗,则为大年初一的早上,皇上“明窗开笔”时,用以试笔而做的诗句。而婉兮自己则一直以为十五是正月十五才坐下的胎,却哪里敢想,皇上在正月初一日,已经知道了十五的到来了么?

    婉兮尴尬得抬手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

    算算日,十五是十月初六日降生的,若是在大年初一前后已经坐下,倒反倒是更合理的。要不,若要是从正月十五算,那圆十月初六出生的话,倒成了不满九个月去了……这便反倒是正月初一之前就已经坐下了胎,才更是对的上的。

    婉兮想到这儿,真是想亲手刨个坑儿,将自己给埋了算了。亏她自己还曾笃定地认为十五是正月十五那天坐下的,正好对的上“十五”的意思去。

    亏她还当了好几回娘了,自己还当自己是经验老到的去了,却原来其实都将十五坐胎的时候儿给算错了……

    这样想来,她虽尴尬地笑,可是鼻尖儿却还是酸了。

    皇上啊,她的爷,竟然那么早,在十五还没降生、甚至她自己都还不知道十五已经来了的时候儿,就已经在那年大年初一的岁朝图和御制诗里,都这样笃定地预告太降临……她的爷啊,还没见过这个孩呢,竟然就认准了,这个孩将是他大位的继承人。

    这是何样的感情,又是何样的信任去?

    可是她如站在他的立场上,以一个帝王的心来考量,她都要悄悄他一声“傻”去……孩刚坐下胎,他都没见过孩呢,怎么能确定孩必定能承担起这江山大任去?

    可是这个疑问,婉兮自己心下实则早就有了答案——皇上过,他不用看孩,他只看她就够了。

    她吸一口气,本想压制住鼻尖儿的酸涩,却结果,反倒彻底眼圈儿都红了。

    傻爷,傻皇上,傻——狐祟。

    她自是欢喜的,可是她都不敢对自己那般自信啊,若她有负他之所望,若她教养不出一个好儿来,那该怎么办?皇上大年初一就这么笃定写下的白纸黑字,她又怎么给圆了去?

    婉兮这般又是笑,又是抽鼻哽噎,语琴都看在眼里,也是伸手握住了婉兮。

    “别你欢喜成这样儿,我都跟着要昏过去了呢……原来皇上,竟然这么早就对咱们圆笃定了这个心意去。呵,便是永琏六岁被立太,这会又算什么了?咱们圆这可是还没下生呢,只是刚坐下胎,皇上便已经有了这份儿心了!”

    语琴捉着婉兮的手,攥了又攥,“如此来,这便也怪不得那年皇上那么一改往年惯例去。比如竟敢带着怀着孩,即将临盆的你,一同秋狝木兰;要在你生辰那天,特地绘制你怀着孩的《宴塞四事图》……也怪不得就在那天,非得不管皇后的不满,非叫你穿明黄的龙袍……”

    “现在想来,便都不奇怪了。因为皇上是早已将十五在心里定为太,便也自是将你当做太之母来对待的啊!”

    婉兮含泪,握紧语琴的手,“姐姐,如今庆幸,十五还有你,陪我一起扛。”

    语琴便也红了眼圈儿,“什么我陪你一起扛啊?分明是你肯将咱们圆这满天满地的福气,肯分给我一起分享。”

    婉兮深深吸气,忍住泪意。故作淘气,歪头而笑,“嘘……咱们别叫皇后知道。要不,她更是立时就要疯了。”

    语琴轻哼一声儿,“倒不是怕她发疯,只是不愿叫她吓着咱们圆。”

    婉兮含笑点头,“姐姐,咱们回去吧。皇上还等着呢,我这会甚想赶紧看见他去。”

    语琴便也只得叹气,“好好好,咱们出来也有一会了,瞧你们两个这一会儿不见就想得慌的样儿……尤其是那位爷,哪儿还像个五十多岁的人了?”

    .

    婉兮红着脸,与语琴并肩走回后殿来。

    皇帝之前陪皇太后着话儿,可是长眸却始终瞄着门外。这一见婉兮迈步进门槛来,这便中间儿便截断了与皇太后的言语,一双眼只噙着隐隐的笑,带着点期盼,只盯住婉兮的脸罢了。

    婉兮迈进门槛,一抬头正撞上皇帝这样儿的神色,她便赶忙儿又垂下头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