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1章 、秤心(毕)
    次日,勤政殿便传来谕旨。

    皇帝下旨,著裕亲王、和亲王、大学士来保、尚书舒赫德,在京总理事务。

    而内廷各位,此次秋狝木兰,随驾的有:皇后、舒妃、颖妃、豫嫔、慎嫔、容嫔、新常在,共七位,手下女共十五人。

    胡世杰亲自到后宫传旨,在“皇后下屋”,当众宣旨给随驾的各位。

    胡世杰宣旨完毕,向众人跪安告退。“皇后下屋”里,一时鸦雀无声,谁都没话。

    没话的缘故,自是各人心下都在暗自拨动自己的那架算盘。

    这七人当中,皇后是必定要随行,去伺候皇太后的,不意外;慎嫔、容嫔和新常在是新进封的,此次随行,也在意料之中。

    颖妃,本就是出自蒙古八旗的格格,况且南巡没能跟着去。这回随驾秋狝,便也是情理之中。

    叫人有些意外的,倒是舒妃、豫嫔这二位还能随行。

    这两位当中,豫嫔还能随驾,也算情有可原。终究她是蒙古格格,还是尊贵的博尔济吉特氏,能陪着皇上一起招待蒙古的福晋们去。

    而舒妃还能随行,这便怎么都有些无法解释了。

    终究这二位在今年南巡的时候儿,已经随驾南下了;按这回秋狝木兰,也该轮换到旁人去了。例如妃位上,还有位哪儿都没去过的愉妃;且愉妃也是出自八旗蒙古的格格,更一度是所有蒙古主位里,资格最老、位分最高的。

    众人猜来猜去,猜到最后,也只能猜出两个可能来:一是人家舒妃就是复宠了,终究是叶赫纳拉氏,是叶赫部贝勒的后裔,是明珠的后人,其家世的显赫终究是后宫里没几个能比得上的。皇上便是当年因为十阿哥夭折而淡了对舒妃的心意,可是如今这些年过去,便也都将伤心事儿淡忘了去吧。

    第二个可能,便叫人猜到了十一阿哥永瑆的身上去。

    后宫里一向是以母贵、母也以贵。舒妃自己生养的十阿哥已然夭折,可是她如今还抚养着十一阿哥,倘若皇帝心下对十一阿哥有期望,那必定要对舒妃好些,以此为永瑆抬高身份。

    这两个理由,无论哪一个,终究都是后宫众人所不愿意看到的。

    尤其是忻嫔,本就心下不忿豫嫔,却没想到这回秋狝木兰,压根儿就没她的份儿,皇上还反倒叫豫嫔去了……一个豫嫔还没叫她闹够了心,竟然又重新蹦回来个舒妃!

    是她要复宠,可是如今的情势摆出来,怎地倒好像是豫嫔、舒妃这两个老女人抢在她前头去的架势?!

    .

    还是那拉氏先清了清嗓道:“皇上旨意已下,随行的各位姐妹便也早也回去收拾吧。拨用份例,以及位下随行官女的吃用,我会知会内务府安排。”

    “其余没能随驾的姐妹,这便留在京里,”那拉氏着抬眸望了一眼婉兮,“……跟随贵妃,勤修内职。勿擅自生乱,给皇上添忧。”

    那拉氏着扬了扬下巴,“此次贵妃不能随驾,留在京中既要带领六宫,又要顾着皇嗣,倒辛苦了。”

    众人都起身向那拉氏行礼,“谨遵皇后娘娘教诲,还请皇后娘娘放心。”

    婉兮也含笑道,“这是妾身应尽的本分。便是顾着皇嗣,宫里还有庆妃帮衬着,皇后娘娘放心就是。”

    那拉氏倒笑了,扬扬眉望住愉妃,“按着位份次序,我还以为贵妃会叫愉妃帮衬,却原来贵妃心中早已直接越过了愉妃,只记着有庆妃了啊。”

    婉兮淡淡抬眸,目光掠过愉妃去。

    那拉氏这次没错,婉兮自己心下也自是这样想的。

    如今她自己已在贵妃之位,在这后宫之中已经稳稳在皇后一人之下。况且还有皇上的情意,以及这么多的孩去,她的地位已经无人能再撼动。可是,陆姐姐终究还不同啊。

    陆姐姐终是江南汉女,更要紧的是这些年并无所出。如今虽也在妃位,可前头终究还有舒妃、愉妃去。

    对于婉兮来,既然已经决定了将十五托付给语琴去,那她就必定要扶着语琴再往高走一步去。这是为了陆姐姐,更何尝不是为了十五呢?

    那么此次皇上秋狝木兰,便是极好的机会。

    只要她留在宫里,便轮不到愉妃再统领六宫去;而她的肚已经大了,正好有理由放手将管理六宫的权力,都放给陆姐姐去。待得皇上秋狝回来,便又是在皇上心里,为陆姐姐记上浓重一笔去,叫皇上更重视起陆姐姐来。

    婉兮心下宁静,这便也同样平静地迎着那拉氏,淡淡而笑,“皇后娘娘提醒得对,若论留京的姐妹们,自是愉妃资历最深、位分为尊。只是皇后娘娘怎么忘了,永琪刚得麟儿,愉妃如今正是含饴弄孙之时,我倒舍不得用这些后宫杂事扫了愉妃的兴去。”

    愉妃虽如鲠在喉,可是婉兮的话却又堵住了她的嘴,叫她一时也不出什么来。

    终究,她已经失去了两个孙儿,这回好容易得了第三个孙儿去,这便理应将这个孙儿当成天地之间第一等的大事儿去,便是其余诸事,都应该不要紧了。

    “况且年初南巡之时,愉妃在宫里位分为尊,已经担了带领六宫的重担去。”婉兮面上的笑容淡然而平静,看都不看向愉妃,全然已经不在意愉妃的反应去,“那这回也理应叫愉妃歇歇了。”

    “若我没记错,明年便是愉妃的五十岁千秋了。还是庆妃年轻,便叫庆妃多劳动些才是。”

    语琴听了,脸颊微红,望住婉兮去。她心下如何不明白婉兮的扶持之意。

    婉兮也回眸望着语琴,两人四目相对,含笑点头。

    .

    那拉氏倒也淡淡一笑,抚着长甲,耸了耸肩。

    “令贵妃得倒也有理。也是啊,愉妃年纪大了,又好容易得了孙,这便理应‘专心’含饴弄孙,倒不该再心有旁骛去了。”

    到底,凭她此时与愉妃的心结,又哪里是要替愉妃伸张什么去呢,不过是故意挑着婉兮与愉妃之间的矛盾去罢了。而既然婉兮已经回了过来,那她乐得趁机再踩愉妃一脚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