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7章 、磕打(毕)
    婉兮若不紧张,自不是实情。

    可是若紧张到乱了分寸,却也早已不是她此时这个年岁还至于的了。

    婉兮只沉静地坐着,虽指尖也略有些凉,可无论面上还是心底,却已经都没有太大的波澜。

    总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退一万步,若是皇太后的兵与水都来势汹汹,叫她一时无法抵挡的话,她也还有旁的法去。

    她便只微微半垂臻首,只等着皇太后先开口罢了。

    .

    皇太后每当面对婉兮,总想抽烟。

    旗人家的老太太啊,当韶华已去、孙成人之后,面对那寂寞到空洞的时光,烟杆便成了最亲近的依靠。

    老太太还是爱抽关外的旱烟,那醇厚的关东烟是青条水烟比不了的。她闲暇解闷儿可以抽水烟,可是轮到犯愁动脑筋的时候儿,便还是想抽一口劲儿大醇厚的关东旱烟去。

    可是老太太分明已经抓起了铜镶金的烟袋锅去了,却忽地挑眸望一眼婉兮,还是给撂下了。

    她只叫:“安寿,去给我沏一碗酽酽儿的茶来!”

    婉兮便起身,半蹲一礼,“还是妾身来吧。”

    皇太后却仿佛堵了气,“令贵妃,你坐下吧!宫里又不是没有奴才了,如何能叫你这位贵妃亲自劳动了去?”

    婉兮也不恼,反倒回头轻笑,“今儿是安颐姑姑去传的妾身,妾身带着十五一路进来,也只见安颐姑姑忙里忙外地伺候……妾身便忖着,安寿姑姑怕是今日不当值。”

    “妾身也句直率的话:安寿姑姑在皇太后位下伺候了这么多年,可没有皇太后的好福气去,这几年年岁也大了,眼见着便越来越少到皇太后跟前来立规矩。妾身虽在贵妃位分,可在安寿姑姑面前也是晚辈,这会又哪儿有叫安寿姑姑来伺候,而妾身却坐着看着的道理去?”

    婉兮罢也不等皇太后允准,自自然然走到茶案边儿,手脚麻利地沏茶。

    皇太后心下也不由得叹息一声儿,这便哼道,“你倒留神!这一路走进来,原来还有工夫儿去瞅我宫里的人,显见着你倒是心静如水嘛!”

    婉兮便忙活茶,便含笑道,“皇太后驻跸畅春园颐养天年,能得皇太后传召,前来伺候,妾身高兴还来不及。”

    皇太后哼了一声儿,倒也无话可了,便只瞟着她,看婉兮沏茶。

    只是眼睁睁看见婉兮不听话,可没往茶碗里多放茶叶,而只是普通的用量,绝没有符合“酽酽儿”的要求去。

    皇太后便皱眉,“要沏茶便好歹按着我的嘴来!我方才的话,你倒给摆到哪儿去了?”

    婉兮也没慌,更没往茶碗里续茶,反倒是从容不迫将茶沏好了,稳稳当当端着茶碗转身走回皇太后跟前来。

    “皇太后爱喝浓茶,爱抽关东旱烟,您老人家便是天下至尊至贵的母后皇太后,可是这两样儿爱好,倒是与任何一位旗人家的老太太都没什么分别呢。妾身进宫前,伺候在祖母膝下,每日里也是看见祖母放下烟袋锅就喝‘茶山’,喝够了茶就又举起烟袋锅来了。”

    皇太后轻哼一声儿,“那你怎么还没从就学会怎么伺候老人?老人抽完了旱烟,嗓眼儿都发干,便更爱喝一碗酽酽儿的茶来,你怎么反倒不听话?”

    婉兮轻叹一声儿,“妾身其实从儿,也是这么唬弄祖母的……”

    旱烟、浓茶,都是旗人家的老太太们缺不了的,那是一种依赖,也是一种麻痹,可是但凡心下明白些的儿孙,都知道这两样儿其实对老人家并不好。

    婉兮当面儿都直了“唬弄”二字,也没明缘由,可是皇太后却只瞟了婉兮一眼,便也没多什么,只别开了眼去。

    ——终究老太太心下也明白这个道理去啊。

    辈儿在浓茶、旱烟这事儿上的“唬弄”,其实不是不尽孝,反倒是用心至诚。

    婉兮见皇太后别开了目光去,这便含笑将茶碗心地搁在了皇太后手边儿的炕桌上,又屈膝一礼,这才缓缓走回座位坐下。

    皇太后虽没话,却还是抬手拿起茶盅来,用茶盅盖儿撇了撇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垂首去喝了一大口。

    婉兮自笑了。

    .

    也许是一口茶入喉,叫皇太后心绪平和了些,老太太放下茶碗才哼了一声儿,“你倒自信,我沏茶,你就去动手了。你不担心自己选错了茶,不入我的口么?”

    婉兮却是毫不遮掩地摇头,“妾身进宫二十年,虽少有机会到皇太后驾前伺候皇太后用茶,可是妾身却也好歹时常伺候皇上用茶……这世上从来都是母连心,只要是皇上喜欢的,那必定是从皇太后那儿承继来,或者从耳濡目染来的。故此妾身只要按着平日伺候皇上的手法儿来沏茶,相信必定也能入得了皇太后的口。”

    婉兮这么,皇太后也不由得扬眉,倒是没法儿反驳了。

    婉兮眼帘轻垂,幽然含笑道,“况且皇太后宫里所用的茶叶,都是皇上亲自挑选了呈进来的。以皇上的孝心,皇上挑选的,自然都是皇太后爱喝的;能每日摆在皇太后宫里的,自必定都是皇太后喜欢的。故此啊妾身只管大胆地去从中随便挑就是了,必定每一样儿都是皇太后素日爱喝的,自不担心入不了皇太后的口去呢。”

    皇太后也只能叹息了,啧啧一声道,“令贵妃,进宫二十年,你这张嘴是越发会话儿了。”

    婉兮坦然抬眸,含笑颔首,“皇太后万寿庆典之时,皇上都能率领皇皇孙彩衣而舞;妾身可惜连跳舞的本事都没有,便也只能多学几句舒心的话儿,以尽孝心。”

    皇太后心下更是迭声的叹息,抬眸凝注婉兮,“你这些年为皇上开枝散叶,几乎一年都没歇着。这就是你最大的孝心了。”

    婉兮含笑起身,又是缓缓行礼,“这都是皇上的恩典,也是皇太后的恩典……凭皇上对皇太后的孝心,倘若不是皇太后的允准,妾身又哪儿能有这样的荣幸去?”

    皇太后终是点了点头,“你坐下吧。都这会了,还要亲自替我沏茶,倒难为你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