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3章 、只陪着你(毕)
    次日,御舟再度向北,这一日驻跸林学庄。

    婉兮自知道了自己身的情形,原本想凭着心下的欢喜,便不再怕晕船了。

    可是她也没想到,这一日在船上,她又吐了个稀里哗啦。

    她本不是晕船的人,这回终是因为一则害喜,二则船上终究不必陆上,三来兴许也是随着年岁渐长,身反倒不如上回南巡时更禁折腾了。

    皇帝忙完公事,忙来看望。

    婉兮自然没事,语琴倒忍不住,只埋怨道,“还没事儿?在船上就差没趴在甲板上抱着唾盂不撒手了!”

    婉兮不好意思,急忙悄然扯扯语琴的袖。

    ——当着皇上,她在船上那呕吐的惨状,总归不雅不是?

    语琴自是明白,这便叹口气攥住她的手数落,“你这是怀着皇嗣的缘故,这便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事儿。若是你自己身不得劲儿,你不想叫皇上担心,忍了便忍了,我自都由得你,只心帮衬你就是了。”

    “可这终究事关皇嗣,你若非要强撑着,若是伤了皇嗣去,不单你自己难受,皇上也不安心不是?”

    这会的语琴已然不像同为皇上的嫔妃,反倒只像是婉兮自己的娘家姐姐了。语琴这样的情,叫婉兮心暖。这便只乖乖抬眸带着崇拜的目光看着语琴,便也忘了继续争辩什么了。

    皇帝早看见了婉兮遮掩一副神情,不由唇角高高勾起,却是垂下了长眸去。

    语琴此时一言堂,便是在皇帝面前,倒也越发自在,没什么不敢的了。

    “来也巧,婉兮你这回南巡时又有了喜;上回南巡,也是带着刚有的身,行船南下的。虽是跟着皇上一起出巡,好像没人敢在皇上眼皮底下对你、对皇嗣动什么手脚去。”

    “只可惜,话是这么,却依旧有人不将皇上放在眼里,只顾着算计她自己的心眼儿去!便是皇上心疼你,商户南巡都叫皇太后、皇后、随行的主位们一同在灵岩山行宫陪着你休养……可是,该发生的事儿还是都发生了,若不是那回动了胎气去……我倒觉着,咱们鹿儿才不会根基那么弱,都没能熬过种痘去……”

    到早殇的永璐,便是语琴心下最深的痛。这便一提起,语琴已是满眼的泪。

    她竭力忍住,泠泠抬眸,望住皇帝,“妾身相信,皇上自然没忘了鹿儿之事……所以这回皇上您吧,婉兮该怎么着才能稳稳当当回京去,不在途中就又受了人的算计去!婉兮有喜是好事儿,可却并非对任何人来都是好事儿……总有人若要知道了消息,便必定不肯再安生去!”

    “皇上还想叫皇太后、皇后和随驾的主位们再陪着婉兮去了么?那皇上这回又要怎么才能保证婉兮母的安危去?”

    婉兮心下虽暖,却在语琴到此处时,还是又悄悄拉了拉语琴的手指。

    到永璐,他与九儿的长,皇帝的眼中也是一片乌云飞流而过。

    若不是上回南巡动了胎气去,鹿儿不定身的根基自会更好些,那么此时……那孩应该还在膝下。

    皇帝缓缓道,“庆妃的心意,我明白。庆妃是责怪我,上回自己急着回京,没能陪着九儿休养。便是留下皇太后、皇后和随驾的主位们一起陪着,终究还是不如我亲自陪着。”

    语琴倒也越发淡然,盯着皇帝的脸,笃定地点头,“妾身正是这个意思。妾身倒要斗胆请皇上的示下:皇上这回,又打算怎么办?”

    皇帝抬眸望住婉兮,目光深邃,“爷瞧出来了,如这次爷再叫你出了半点闪失,庆妃便第一个不饶了爷了!”

    婉兮忙道,“陆姐姐是心疼皇嗣……终究奴才在船上吐,他在肚里也跟着不得劲儿不是?”

    皇帝攥紧了婉兮的手,含笑点头,“爷实则早已下了旨意,只是还未与你们两个呢。不过瞧着庆妃这样为你着急,爷心下反倒高兴。”

    婉兮不由得挑眉,“爷定了什么了?”

    语琴更是造了个大红脸,也瞟着皇帝,“皇上打算怎么安排婉兮?”

    皇帝凝视二人,展眉而笑,“九儿既在船上害喜得厉害,爷自不舍得叫她再在船上每日间这么折腾。爷今儿先到皇额娘御舟上问安,已是委婉将心意奏明给了皇额娘去:爷打算叫庄亲王允禄等奉皇额娘御舟从水路回京,爷亲自陪着你,从陆路回京。”

    婉兮不由得愣住。

    这是皇上的第三次南巡,每次南巡的路线、日程都是提前数月、甚至一年便已经定下的,岂能擅改了去?

    可是皇上一共三次南巡,便从上次已经改变了日程,而这两次都是为了她。

    上一次,是因为她怀着身随驾南巡,途中动了胎气,皇上为了殿试为国抡才,日程不能耽搁,这便自己先行回京;却留下皇太后亲自陪着她去;而这次,更是要弃了水路,陪她从陆路回銮……

    婉兮忙垂首,已是泪盈于睫。

    “这怎么好?皇太后年事已高,理应由皇上亲自侍奉在畔,皇上怎么能为了奴才而与皇太后分开……”

    皇帝轻轻一笑,“你担心皇额娘会不高兴?傻丫头,皇额娘虽也是个硬脾气的老太太,可是她却并非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老人家。况且爷放了口风儿给她老人家,她一听便懂了,这便只是欢喜得忙不迭答应下来。”

    皇帝抬眸凝视婉兮,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虽然皇额娘从来没有与我当面明过,可是终究母连心,我隐约明白她老人家其实也是为你上回南巡动了胎气之后,心下十分的不得劲儿。尤其,鹿儿后来终究早去……她老人家又怎会不难受?”

    “这回既是上天又叫你在南巡途中有了喜,这便何尝不是对上次之事的弥补啊。她老人家自是一百个愿意的,还推着爷,叫爷不必在她老人家面前立规矩,叫爷赶紧过来陪着你呢。”

    婉兮便也笑了,垂着头,心下温软。

    语琴这便拍手笑道,“我就知道我是瞎操心的命,亏我方才还那么问皇上,真是该治罪。”

    皇帝便也笑了,“那朕也得琢磨琢磨治庆妃你个什么罪才好——嗯,不如这样儿,朕便罚你陪着九儿一路跟着朕一起,从陆路回銮。途中若有朕照应不及之时,便将她娘儿俩都托付给你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