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1章 、落空(毕)
    翠鬟狠狠一震,高高仰头望住庆藻。

    面上并没有半点欣喜之色,反倒更是唯余苍白。

    “八福晋缘何要对奴才这般的话?”

    庆藻便也是一颤,忙用力想要拉起翠鬟来。只是拉不动,庆藻便也慌忙下了座来,就蹲在了翠鬟面前去。

    “翠鬟你千万别误会,是我一时得急了,倒叫你误会了不是?我知道便是八阿哥是皇,可是我今儿对你这样的话,也是委屈了你去。”

    皇便是成婚,若还留在宫里住着,尚未出宫分府,那便身边儿唯有皇上指给的福晋、侧福晋。而其余官女出身的,便是生,也只能如永琪位下的英媛一般,依旧是“皇使女”,连“请侧”都是不成的。

    若能得阿哥爷们的记挂,也唯有在将来出宫分府只有,才有可能为生的官女请侧的。可是这一向没有固定的年头,有的皇可能早,如出继了的六阿哥永瑢,就可直接在宫外迎娶福晋;有的则要晚,便如永珹、永琪,大婚已经数年,孩都生了好几个了,也依旧还在宫里住着。

    又甚或……因官女终究都是包衣出身,“请侧”一事规矩极严,故此便是自己老了、孩大了,都还没有机会被封侧福晋。有的根本是要等到嫡福晋去世之后,才能将生的官女请封为侧福晋——便如和敬公主的三额驸的生母。

    庆藻自己来也是黯然神伤,“朝廷和宗人府自有规矩,我知道我今儿这话是委屈了你……可是翠鬟,我在此就可与你发誓,若你肯答应,将来进了阿哥爷的门儿,关起门来我自与你情同姐妹。只要是我有的,必定分出来一份儿给你;我必定不叫你受半点委屈了去。”

    庆藻握住翠鬟的手,“句掏心窝的话,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庶出?我亲眼见着我生母在家中的种种……我在你面前,又如何好意思再端出什么嫡福晋的架来?我的好翠鬟,我这么与你,你可放心了不?”

    可是翠鬟还是含了泪,终究毅然摇了头。

    “不是奴才计较什么‘委屈’……实则奴才身为包衣佐领下人,能有这样的前程,已是祖宗的造化。再还有福晋这样好的人……奴才绝不是不知好歹。”

    “只是,奴才还是不能答应福晋……是奴才不识抬举,辜负了福晋的好意。”

    .

    庆藻一声哽咽,便也掉下了泪来。

    “你又何苦这样?我心里早就明白,此事无论你答应与否,我都绝不会怪你。”

    庆藻含泪凝视翠鬟,“我知道你是一颗什么样的心。你便是内务府旗下的出身,可是你的骄傲却半点不比我少了去……你不想成为阿哥爷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我何尝不懂?”

    翠鬟低头垂泪。

    “奴才的骄傲,倒也罢了;总归此时有福晋您这样的人陪在八阿哥身边儿,奴才便再没有什么不甘心的。”

    “况且奴才心下还有另外一重考量:奴才在宫里,终究不是孤身一人,奴才既伺候主们一场,那奴才尚且未能回报主们恩德万一,便也不能给主们惹了罗乱去。”

    翠鬟眼中的泪光影涟涟,可是在那涟涟里却泛起了一抹冰一样的坚定。

    “……奴才终究是瑞主位下女,是永寿宫里的人,若奴才就这么成了八阿哥的人,那从前关于奴才与八阿哥之间的事,以及奴才加害八福晋的传言,便更加会传得逼真。到时候儿,又要有多少人去揣度瑞主和贵妃主,是两位主指使奴才云云。”

    “故此奴才,绝不会答应八福晋。奴才谢八福晋抬爱,可是奴才只能拜辞了八福晋的好意去。”

    翠鬟着当真端端正正又要跪倒给庆藻行大礼。

    “奴才相信,八福晋是有福气之人,只要耐心休养,身必定能调养回来;或者奴才句该死的话:便是八福晋的身当真调养不回来,凭八福晋慧眼,也必定能为八阿哥选得更合适之人。”

    .

    翠鬟的话叫庆藻心下既是满足,又是悲伤。

    这般又是惆怅,又是愧疚,又是在翠鬟面前自惭形秽。

    她便也停不下珠泪来,“翠鬟……你这般,倒叫我羞愧得无地自容。瞧我方才还那般信心满满,以为只要我了,只要我愿意,那你必定是毫不犹豫就肯答应的。我这会回想刚刚,都觉得替自己臊得慌。”

    庆藻拉住翠鬟的手,“……你又傻话,什么我还能给阿哥爷选更好的人去?我为何选你,那其实不是我自己来选你,是因为你早已是阿哥爷放在心里的人啊!若不是你,我便是能选来更多的人,阿哥爷又如何肯放进眼里去?”

    翠鬟伏地行大礼拜辞,“若阿哥爷的心,阿哥爷有福晋一人自够了;那么其余的人便都只为嗣之事吧,倒不是非得奴才不可。”

    “况且奴才本就自觉愧对福晋,如今又如何能在福晋受伤之后,再来给福晋雪上加霜去……求福晋成全奴才这么一点最后的、的骄傲去。”

    .

    翠鬟如此坚决,庆藻怎么都挽留不住,只得含泪送了翠鬟去。

    回来自己坐在妆奁前,看着妆镜里的自己,还是忍不住掉泪。

    她也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儿家,倘若自己的身没事儿,她倒也有私心,自是不管阿哥爷位下将来有多少个侍妾去,总归是最不希望是翠鬟到阿哥爷身边儿来的——终究翠鬟比她更早走到阿哥爷身边儿,阿哥爷也是更早将翠鬟给放在心里去的。

    可是她当真没想到翠鬟不但立时拒绝;且不是作态,而是不管她如何劝,翠鬟都坚决不肯。

    庆藻便更难过起来,为自己,为阿哥爷,也是为了翠鬟,为了三个人的命运。

    越这么想着,便越是坚定认为,阿哥爷身边儿这个人,无论怎么看都唯有翠鬟才最合适。可是她自己没本事,竟是怎么都没办法帮阿哥爷留住翠鬟……她更有点儿厌弃自己了。

    庆藻心下这么难受,当晚便病倒了。庆藻的生母张夫人便递牌进宫来探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