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9章 、如意(毕)
    忻嫔心下一喜,这一回忙不迭诚心实意半蹲行礼,“妾身恭送贵妃娘娘。”

    婉兮凝着她,不由得笑了。

    与忻嫔在宫里相处多少年了,哪一回她肯真心实意向婉兮屈下她那尊贵的镶黄旗满洲世家格格的膝呢?可是这一回婉兮却看得明白,忻嫔可是实打实甘心乐意的。

    皇帝却挑眉,挑眸瞪了婉兮一眼,“谁叫你走了?忻嫔是看见你与我在一处,这便上前来给你我一起请安的。你若走了,叫她怎么能自在?”

    皇帝着已是抬步走上前去,一把捉住了婉兮的手肘。

    “况且你刚儿也,忻嫔与你姐妹情深的,倒是朕在这儿,碍了你们两个的事儿。那该走的是朕,也不是你。”

    .

    婉兮却故意还是不看向皇帝,偏之转眸去凝着忻嫔。

    “方才是方才,眼前儿是眼前儿。方才兴许是我看错了,误会了忻妹妹的意思。依着我这会看来,忻嫔妹妹其实根本就不是来给我请安、与我话儿的……”

    婉兮眸绕着忻嫔,凉凉地打了个转儿。

    “忻嫔妹妹只是为了皇上来的。忻嫔妹妹方才得明白,她是想念皇上太久太久了!”婉兮着抬眸,依旧不看向皇帝,只是望向高天,清凉而笑,“那妾身还留在这儿干什么,岂不是给忻嫔妹妹碍眼去了?”

    婉兮着向皇帝微微躬身,“忻嫔妹妹只希望皇上留下来,她希望皇上只陪着她一个。我瞧着她这么哭得梨花带雨的,也是楚楚可怜。皇上怎么能不心软呢?”

    “那妾身还是恳请皇上留下来,该走的是妾身。”

    皇帝恼得咬住了嘴唇。

    若是寻常斗嘴,十个婉兮都不是皇帝一个的对手,可是这会偏是赶在女人家最心眼的事儿上,皇帝终究是男人,这事儿上的话就有些不那么擅长了。

    “爷了,不准你走!”皇帝恼得只能低吼,手指头攥紧婉兮的手肘。

    “不走又作甚?”婉兮恼得抬眸盯住皇帝,脸颊已是绯红。

    皇帝皱眉,一腔不快都转头向忻嫔去。

    “你可够了?你要请安,朕已然准了。你这会该请的安请完了,不跪安,又想作甚?”

    忻嫔一怔,已是语结。

    皇帝盯住忻嫔,又是冷笑,“朕当年叫你独住咸福宫,那便是要限你的足!后来朕虽有所松动,也是因为舜英长大了,总不能将个孩永远关在那么大点儿的院里。这便准了你出来走动。”

    “可是此时却是南巡在外,舜英又不在你身边儿,你此时不安分守己留在自己的行宫里,又是谁准了你可以任意出来走动?况且你没看见朕是与贵妃在一处么,你来请安也罢,请罢了安自该跪安;又是谁准了你自作主张还要反过来恭送贵妃离开的?”

    婉兮听了,索性一把将纽上的压襟给扯下来,作诗就要往水里扔。

    皇帝真是惊了,竟然毫不犹豫跨步上前,就要往水里蹦!

    婉兮这才“扑哧儿”一声笑了,伸手急忙死死抱住了皇帝的腰。

    皇帝惊愣回眸看她,却是她双颊轻红、妙眸流光的模样儿。她抬手,将之前其实只是藏在掌心里的压襟晃了晃。

    “……皇上傻了,奴才没撇,皇上竟当真了。”

    皇帝咬牙,哪儿还记得地上还跪着一个忻嫔,已是上前两手掐住婉兮的蛮腰,将她从地上“拔大萝卜”一般给生拔起来,作势就要往水里丢。

    婉兮吓得蹬腿,又是笑,就在皇帝掌心里扭着身,软声撒娇求饶,“饶了奴才吧……奴才再也不敢了。”

    忻嫔还跪在地上,抬眸望着眼前这一幕,只觉这面上、眼周的血,倏然都被抽走了。整个身觉着冷,有些僵。

    婉兮终于落回了地面,罗裙轻摆之际,回眸便又瞥了忻嫔一眼。

    没话,可是那一眼却又仿佛将所有的话都尽了。

    皇帝又是蹙眉,“忻嫔?你怎么还在这里?跪安吧,回去安生留在你行宫里。你姐夫的名儿取的是好,安宁,你也该在你自己的行宫里安安宁宁才是。”

    忻嫔麻木地迟迟才起了身。

    婉兮却已是如春日里最为娇艳的西府海棠,回眸轻瞟忻嫔,伸手扯住了忻嫔的手肘,凑近了含笑道,“……还记得我当年教过妹妹的那四个字么?妹妹若有心,自然还没忘了。”

    忻嫔霍地扬眸瞪着婉兮。

    四个字,她当然记着!

    ——恃宠生娇!

    只是好恐怖,这四个字从当年头一回,到如今已是过了数年去。这么长久过来,后宫里的格局竟然依旧是如此,眼前这个比她活活大了十岁的女人,竟然还在盛宠,还在独霸着皇上的心!

    这个魏婉兮不年轻了,也已是奔四十岁的人了;也不新鲜了,皇上已经一年一个跟她生了多少个去?可是这个女人却偏偏,此时依旧还能用这四个字儿来戳她的心肝儿!

    “恃宠生娇“,这四个字起来简单,可其实在后宫里,才是势必登天。

    能“恃宠生娇”,是每一个后宫女人的梦想,又是多少后宫女人只能在梦里头想一想、永远都无法实现的啊!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这个出身卑微的辛者库女人,竟然不但做到了,而且……已是这么多年去!

    她懊恼盯住婉兮,不甘心,却不知该如何反击。

    婉兮静静凝视着忻嫔,瞬都不瞬,满意地将忻嫔面上眼里所有流露的神色都收入眼底。

    婉兮的笑,便更浓,更艳。

    “我当然与忻妹妹姐妹情深。可是我当年就与妹妹得明白,我的什么都肯与妹妹分享;只要我有的,妹妹尽管开口……唯独有一样儿,我不准妹妹跟我抢——那就是皇上。”

    婉兮高高扬起下颌,“我不是要独霸着皇上,若皇上喜欢你,皇上自然会去看你;可是若皇上是先来我这儿,你若在我眼前儿来抢,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婉兮着,眸光拧着忻嫔的面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