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3章 、都抻脖等着好日子(毕)
    直到次日皇帝走了,婉兮才得以亲眼见了十五叼在嘴里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那么个的木盒,里头放的物件儿体量自是不大。打开了看,原来是一挂青金石的朝珠。

    体量,便正因为是给刚满周岁的孩儿抓周用的;便是佩挂,也不宜太大太长。

    幽蓝的青金石,蓝中有金星闪耀;这是一重蓝色与黄色的相配。

    而这朝珠的主体是青金石,而配的丝绦则是明黄;这便又形成了一重蓝色与黄色的相配去。

    玉蕤也瞧见了,忍不住悄然问,“便是一挂的青金石朝珠,倒不知皇上昨儿那么高兴是为何?”

    皇皇孙抓周的时候儿,朝珠倒是不少见,不过是以珊瑚朝珠居多。

    青金石的虽不多,可终究不是最金贵的东珠朝珠,倒叫人一时想不通是为何了。

    婉兮抬眸望了玉蕤一眼,却是悄然一笑。只金贵地将那朝珠收进木盒里,交给玉蕤,“你亲自替我守着,暂且别叫这个露出来。等将来十五再大些,我再与他讲吧。”

    玉蕤噘嘴,“那姐得先与我讲一番,我才肯替姐收着~”

    婉兮无奈一笑,抬眸瞟玉蕤,促狭地道,“我猜,你怕是嫌弃这是青金石的,不是东珠的。”

    玉蕤被破心事,不由得吐了吐舌,“……终究唯有东珠朝珠,才是唯有皇太后、皇上、皇后三宫可以用的。若是皇上赏给咱们十五阿哥的是东珠的朝珠,那我的心才能安定下来呢。”

    “傻妞儿,”婉兮垂首莞尔,“这东珠朝珠的规制,便如那明黄的龙袍一般,都唯有皇太后、皇上、皇后三宫才能用……”

    婉兮点到即止,玉蕤便拍手笑了,“可是姐怀着咱们十五阿哥的时候儿,就已经穿过了,还画在了《宴塞四事图》上,皇上一点儿都不怕张扬得叫人都知道!”

    “所以你又何必执著这东珠朝珠去?”婉兮朝玉蕤眨眨眼,“况且朝珠与吉服袍一样儿,皇上又不止穿明黄一种颜色;那不同颜色的吉服袍,本就配搭着不同的朝珠啊,所以皇上专用的朝珠,可不仅仅是东珠朝珠一种。”

    玉蕤的阿玛终究是总管内务府大臣,这些皇上的衣冠鞋履之事,玉蕤终究还是清楚的。叫婉兮这么一提醒,玉蕤终于听出了些门道来。

    “皇上不同颜色的吉服,得陪不同颜色的朝珠……”玉蕤便霍地抬眸,紧紧盯住婉兮,“姐的——是蓝色的吉服?”

    婉兮垂眸淡淡而笑,便不搭茬儿了,一切都叫玉蕤自己想,相信她也能想明白了。

    不一会,玉蕤果然已经笑的满脸开花儿,合不拢嘴了。

    “蓝色的吉服——乃为皇上祭天所用的大礼服便为蓝色的!便如天坛的琉璃瓦是蓝色的,而不是宫里常用的黄色;嗨哟园里给和贵人做礼拜用的‘方外观’也同样用蓝色琉璃瓦一样儿,皇上但凡用蓝色的,便都是与敬天相关。”

    “皇上穿蓝祭天,佩挂的朝珠自然也要是蓝色的,我想起来了,皇上祭天的时候儿用的朝珠,就是青金石的!”

    想到这些,玉蕤已然茅塞顿开。

    “姐得对,皇上才不是只用东珠的朝珠。皇上祭天时用青金石的朝珠,祭地时用蜜珀朝珠;祭日时用珊瑚朝珠,祭月时则换戴绿松石的朝珠……”

    玉蕤一把抱住婉兮,“皇上赏给咱们十五阿哥的是青金石朝珠,这便是祭天所用啊!那岂不是比东珠还更金贵,意义更为了不得了去?”

    .

    瞧着玉蕤终于放下了心,婉兮心下也自是欢喜。

    这便忍不住又提醒一声儿,“你还忘了,这朝珠的绦用了什么颜色儿的?”

    玉蕤呆住,“……明黄!”

    原本因为皇皇孙、宗室弟腰间本就都结黄带,故此这朝珠上垂下明黄的绦来,连玉蕤都没留神。这会叫婉兮一提醒,玉蕤也吓了一跳,才想起来这朝珠的规制,不仅所用珠有等级,连绦的颜色也是分等级的。

    明黄丝绦,是唯有皇帝、皇太后、皇后三宫才可使用。

    “……既然用的明黄丝绦,那便该是皇上自己的!”玉蕤的声音已是有些打颤。

    婉兮垂首幽然轻笑,“没错儿。可是你只出了一层,里头还有更深的含义去。”

    玉蕤傻了,忙抱住婉兮摇晃,“姐快吧!我猜不着旁的了。”

    婉兮伸手点了玉蕤脑门儿一记,“你怎忘了这朝珠的大?这么大点儿的,必定只是给孩儿抓周用的;是皇上的,却又怎么可能是‘皇上’用过的?”

    .

    玉蕤惊了半晌,猛然一拍脑门儿,“……皇上抓周的时候儿,还没见过康熙爷。那会皇上都还不是先帝爷最宠爱的儿。甚至——先帝爷自己也还只是皇,不是先帝爷呢~”

    婉兮含笑点头,“所以啊,你还不明白这挂朝珠的金贵所在了么?”

    玉蕤的一颗心终于狂跳了起来,“我倒是听过当年的一宗儿传闻——据康熙爷之所以那么喜欢咱们皇上,就是因为早就给人看过咱们皇上的生辰八字。”

    “咱们皇上的生辰八字贵不可言,那摸骨的先生已然预言咱们皇上有圣君之相……”

    皇皇孙下生,最晚在周岁前后,生辰八字是必定要报到宗人府,以备登入玉牒的。故此身为帝王,儿孙们的生辰八字早已了若指掌。

    玉蕤紧张地望住婉兮,“难不成,就因为康熙爷早就知道了咱们皇上的生辰八字,便有可能当年咱们皇上抓周的时候儿,就已经赐下这样一份特殊的、系了明黄绦的青金石朝珠去?”

    婉兮浅浅收了笑意,“我便也正是这样猜的。只是周岁还不到皇皇孙们种痘的年岁,究竟这孩能不能扛得起天意,抓周的时候儿还无法确定。故此特地赐下这礼天所用的青金石朝珠,何尝没有‘祷问上天,此可否用天命’的意思所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