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9章 、剪不断,理还乱(毕)
    翠靥瞟了那茶盅一眼,便也点头,“那是该换过一盅去。不过那茶也别糟践了,回头你把那有灰尘的泼了,茶叶留下,咱们再重新冲过一泡,留着咱们喝也就是了。”

    “我自然省得。”翠鬟应了一声儿,便急忙垂首端了茶盅,急急进了她住的耳房去了。

    跟在一旁的小丫头翠袖不由得低低地笑,“翠鬟姑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偷喝了主子的茶,怕叫咱们给抓着?”

    翠靥倒是笑,“主子待咱们若一家人一样,别说喝一口茶,主子但凡有的,什么不分给咱们去呢?不过你翠鬟姑姑啊,这些日子是有点儿神不守舍的,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翠靥笑着进内伺候,玉蕤以为翠靥是来给送茶,这便伸手来接。翠靥忙含笑道,“回主子,是翠鬟去给主子备茶了。她方才都进来一趟,结果那茶里落了灰尘,她急着出去换。主子少待一刻,翠鬟就来了。”

    玉蕤听了不由得也是笑着摇头,“这丫头也是的,便是掉了一粒灰尘,又有什么打紧?这桌上现成的银筷子,挑了出去就是了。我从不当自己是什么金贵的,那么好的茶,便因为一粒灰尘就换掉了,我倒舍不得。”

    婉兮也是笑,挑眸盯了马麟一眼,“是他们该挨板子了。大年下的,才扫完灰尘几天,这房梁上就敢有灰尘落下来了?”

    马麟,便是那位诨名“蚂蛉儿”的赶紧趴地下磕头,“回贵妃主子,奴才,奴才万万不敢啊!”

    玉蕤也是急忙站起,“姐……怕是翠鬟那丫头眼花了。灰尘哪儿能是从房梁上掉下来的呢,若是有,也必定是外头风吹落进去的。我这就去掐她!”

    婉兮忙拉住玉蕤的手,“你先别急,坐下。我啊没跟那孩子置气,我的意思就是不准咱们宫里的人说话这么不过脑子。”

    “这在咱们宫里还是好的,咱们自然不必追什么责任;她若是在外头这样不分轻重地就说了,到时候儿出了什么事儿的,就不是她自己担得起的了。”

    玉蕤便也是蹙眉,“是啊!这丫头,原本也是个聪明伶俐,办事周全的;这阵子这是怎么了,说话着三不着两的。”

    婉兮点点头,“大正月里,是想家了?”

    玉蕤摇头,“这事儿我都与她们说过一回了,我说了叫她们等等,我必定设法安排她们家人见面。她们总归都是内务府下的出身,爹娘哪个没机会进宫来承应呢,到时候儿我派个差事给她们,叫她们往爹妈身边儿去走一趟也就是了。”

    婉兮点点头,“若不是因为想家……玉蕤,你便得问问了。”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是到了略解情滋味的时候儿了。在宫里又见不到旁的男人,不过是皇上、皇子皇孙,要么就是太监。

    这当中的哪一宗,当主子的都得替她们小心留神才好.

    玉蕤自然知道轻重。

    永寿宫里,前头已经出过玉叶、五妞这样的事儿了,而这回又是她自己位下的女子。

    玉蕤自问,她没本事如令姐姐一般,百般周全,能叫玉叶和毛团儿全身而退去。她也更担心,倘若翠鬟当真是生了这样的心出来,到时候被谁捉了把柄去,反倒会连累到令姐姐和永寿宫,那就糟了。

    玉蕤在婉兮面前坐不住,这便起身告辞,沿着廊檐朝自己的配殿走过去。

    二月的太阳已经有了些春日的温软,将廊柱的影儿都印在脚底下。她一格一格地踩过去,仿佛一格一格翻动起来的都是旧日的回忆,都是宫里的规矩。

    回到自己配殿门前,她约略迟疑,还是过门不入。她直接走到了南头儿的耳房旁,一抬腿直接进了耳房去。

    果然,翠鬟是坐在炕边儿发呆呢,那茶盅放在一边儿,早就凉透了。显是翠鬟压根儿将换茶水的事儿全都忘得干干净净了。

    玉蕤瞧见了,心下也是一时有些气恼,这便低吼一声儿,“跪下!”

    翠鬟一个激灵,回神已是晚了,自家主子已是站在了眼前。

    翠靥便是跟着来,都晚了一步,这会子也只是干着急,在玉蕤后头也是直冲翠鬟使眼色。

    翠鬟都没站起身来,而是直接从炕沿儿上便下跪在地。也是知错,也是心虚,双膝着地之时,眼泪便跟着落了下来。

    一瞧这情势,玉蕤便忍不住想起自己来。想起自己当年同样地傻啊,同样地因为偷偷喜欢了皇上,也曾如此万念俱灰地在令姐姐面前跪倒在地。

    那一瞬,没什么可替自己辩解的,惟愿令姐姐打下来,骂几句,甚至哪怕叫她一头撞死了呢,她都是心甘情愿的。

    玉蕤攥紧了拳头,轻轻闭了闭眼,“说,你是不是也恋慕了皇上,存了当主子的心去?”.

    冷不丁被玉蕤问了这么一句,翠鬟有些呆住,一时泪都忘了流,只仰头望住玉蕤,“……皇上?主子,奴才,奴才怎么会!”

    玉蕤也是意外,垂眸盯住翠鬟,“不是?”

    翠鬟伏地再度落下泪来,“回主子,奴才万万没有那个心啊……况且皇上今年已是五十一岁的人,对于奴才来说,已是祖父。奴才,奴才怎么会对皇上生出旁的念头来?”

    玉蕤见翠鬟如此,心下便也是悄然松了一口气。

    玉蕤躬身,亲自将翠鬟从地上拉起来,“那你倒是说,你这些日子魂不守舍的,又是为了什么?”

    幸亏翠鬟已经回到耳房来稳当一会子了,此时已是能冷静下来。

    她垂首,避开玉蕤的目光,缓缓道,“主子……可还记得那本《石头记》?奴才看到那段儿,却还没有下头的,奴才这才有些神不守舍。”.

    玉蕤听了也是想了想,随即便笑了,“果是因为那个?唉,那倒也是有的。那话本子,我也看了。还真别说,我倒也与你有些心有戚戚,这些日子来也是有些惦记接下来的故事呢。”

    玉蕤放松下来,含笑坐在炕上,“不过幸好这阵子过年忙碌,倒是一时将那一头事儿给按下了。今儿既然叫你提起了,我倒是想问问你,那话本子你究竟是从何处得来?”

    医妃冲天:妖孽王爷你别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