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1章 、恩怨不忘(六千字毕)
    三月初十日,婉兮在永寿宫里,悄悄儿地清点起小鹿儿留下的小物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鹿儿虽说是在园子里离去的,他大部分的物件儿还都在园子里,可是宫里也还是留下他不少的东西去。  婉兮拣些全新、还没穿过的,搁在一旁,留着给自己还没出生的孩子用。  而小鹿儿有些贴身的衣裳,婉兮抱过来凑在鼻息。都不必用力,便能闻见那孩子身上的奶香味儿——小孩子,便是断了奶,可是身上的味儿闻起来,依旧还是宛若奶香一般的。  从鼻息间拉开,留恋地一件一件再看一遍。婉兮的眼中已然无法控制地含满了泪,可是婉兮却还是因为眼前这一件一件的衣裳,忍不住轻轻笑了。  ——堂堂皇子的衣裳啊,每一件几乎都不是干干净净儿的。那衣大襟儿、袖头子,几乎多多少少都有些油渍麻花儿。便有的不是油星儿,也都有各色的痕迹,比如墨痕,比如胭脂印子,比如,石榴、海棠、荔枝这些浆果淋漓的汤儿。  每一样儿,都是他那小馋猫最生动的标记去,记录下他那些明里暗里的口福。  这样好的衣裳,染了这些去,曾经她都忍不住笑骂,说他糟践东西;可是此时看过去,反倒觉得这些印渍和污迹,才是最最珍贵的。  有了它们,才会真真实实地记录下那个小生命来过这人间的两年零八个月;如果没有这些印迹,即便那些衣服还是簇新的,却其实与那个孩子完全无关了。  婉兮便是再强忍,这一刻终是忍不住埋首进那一堆小衣服里,无声地落下泪来。  玉蕤进来,不敢劝,也不忍心劝,只是立在一旁,陪着默默掉泪。  良久,婉兮察觉到玉蕤在身畔,这便在衣裳上用力蹭了蹭脸,将泪痕擦干。然后努力轻快地吩咐,“去,请剪刀。”  因剪刀是铁刃利器,在宫里也不能擅用,总有专人管着,便是内廷主位要用,每次也要特地说声“请剪刀”才行。  玉蕤闻声便怔了怔,“姐你要作甚?”  婉兮缓缓垂下头,“你去就是。”  玉蕤跟玉蝉拿了钥匙,开了装剪刀的抽匣儿,请出剪刀,双手递给婉兮去。  婉兮抄过来,深吸一口气,便照着衣裳铰了下去。  “姐!”玉蕤惊叫,却已是来不及拦了。  婉兮手起剪刀落,却是将那衣裳上的那些污渍剪了下来。  剩下的衣裳还是好好的,只是多了那几处破洞。婉兮吩咐,“拿去给针线上的妇差,叫她们寻些颜色相近的布片,将这些地方儿给补上了;又或者补不上的,便绣朵花儿、猫儿狗儿的盖上就是。”  “补好了,衣裳便散给她们去。谁家里有孩子,年岁身量相当,不嫌弃的,便好歹拿回去穿用。”  皇子的衣裳,用料岂是寻常孩子能见着的?便是小鹿儿已经不在了,这些衣裳给寻常孩子穿,那也是尊贵无比的。  玉蕤含泪点头,“姐放心,那些妇差必定是争抢着要的。他们的孩子们,必定欢天喜地穿出来。”  一个孩子去了,却有那么多孩子穿着他的衣裳,活泼泼地继续在这天地间,便是这些衣裳最好的去处了。  玉蕤却有些舍不得,“可是那终究是皇子所用的衣料,给他们那些家的孩子穿去了,当真是有些可惜了的姐这边儿柜子若是装不下了,也不必非散出去,交给我就是,我那边儿空地方多。”  婉兮想象着那幅图景,便也含笑抬起眸子来,“傻丫头,你的心我替小鹿儿记下了。只是你看啊,窗外已是春来。咱们的海棠树,又重新枝繁叶茂起来。”  “这些叶子看起来,与往年的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傻丫头啊,你难道非要这些叶子,还得是与去年相同的一片不成?”  婉兮深深吸口气,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欣欣向荣,心下便也平稳下来不少。  “不妨事。叫那些孩子们穿着去。小鹿儿虽然不在了,可是他的衣裳却还‘活着’。那些孩子便不是我生的,却也都是同样活泼可爱的小生命。这样想着,便也仿佛觉着,小鹿儿他,并没有走远。”  玉蕤使劲儿低下头去,只叫自己的泪水落在地毡上,不敢叫婉兮瞧见。  婉兮轻垂眼帘,“便是皇子的衣裳,叫妇差们的孩子去穿用,也不必叫她们心下忐忑。告诉她们,便是皇子的本生额娘,我从前也同样是内管领下的丫头,与她们的出身没什么不同。”  “我孩子的衣裳,蒙她们不弃,肯时常上身儿穿着,便已是叫我高兴了。”  玉蕤心下也是微微一肃,“可不,我自己虽说不是内管领下的,可也何尝不是内府包衣的出身?没的因为自己晋位,就非要抹平了过去去。”  婉兮含笑点头,“可以被旁人看不起,可是人却不可以自己看不起自己。”  玉蕤欠身儿答应,“好,那我这就去安排。针线上的妇人们,必定都高兴坏了。只是怕不够分,我便出个题目叫她们赛一赛,就叫她们都以‘鹿’为名目,绣出花样儿来当补丁;谁绣的好,就给谁。”  此时婉兮为贵妃,贵妃位下的做活计妇人就有七十七名;玉蕤这常在的位分下,还有做活计的妇人二十名呢,加在一起这就上百号人了。故此就算小鹿儿留下的衣裳不少,可是却也当真不够这些妇人分的。  婉兮这便也点了点头,“你的主意好,便这样办。”  .  安顿完了这些衣裳,婉兮心下反倒松快下来些不少。  原本收拾这些东西,都是一件叫人更加伤心的事儿;可是想着能将离去的孩子的物件儿,依旧在这世上活泼泼地存在着,那“死亡”与“离去”所留下的悲伤,便也减轻了下去。  更得感谢这窗外的春意如许。  ——或许小鹿儿这孩子就是个懂事的孩子,便是离去,都是在这样的阳春三月。叫她凭窗看出去,满眼生机、处处鲜活,而并非凋零与萧瑟,故此那心底的灰暗便也无法沉落压实,反倒被这春风春意给吹散了去。  她最后还是决定,将留下的那些块带着小鹿儿印迹的布头儿,全都烧化成灰,埋在了正在复苏的海棠树下。  若此,便是每年三月春来,海棠睡醒的那时,便也仿佛小鹿儿重归永寿宫,重归她眼前。就守在这玻璃窗外,陪着她,永永远远。  皇上说过,五福堂窗外的那棵玉兰是他;那么永寿宫窗外的海棠,从前是她自己,这会子便改成是她的长子。  她亲自挥动花锄,埋好了布灰,再抬起头来时,面上已是重又堆满了久违的红晕。  春回大地,人心也总有复苏之时。  .  皇帝走进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儿的婉兮。  皇帝也不由得微微挑眉。  她一向是外表柔弱,内心却是坚韧的,他早就知道,这二十年来一直都知道;可是他还是没想到她能这样快就调整好了自己。  他还担心她是伤心得傻了,这便上前捉住她,上下左右仔细打量。  婉兮心下明白皇上的心意,这便也故意淘气装傻,愣愣盯住皇帝,傻傻问,“这位大爷,你是谁呀?为何捉住奴家不放?”  皇帝这才知道她没事儿了,这便长长松了一口气,轻轻放开了她。  另只手已是抬起来,在她额头上轻轻弹了个脑瓜崩儿,“乱来!”  .  皇帝自顾走到炕边儿去,盘腿上炕,闷头喝茶。  婉兮走过来,靠在皇帝脊背上,“爷这是怎么了?奴才都已是在慢慢醒神儿了,爷怎么还闷闷不乐?”  皇帝抬手按着婉兮的手,却不敢回头,“没事儿!爷不是还放不下爷是,呃,因为前朝的事儿。”  婉兮从背后抱住皇帝的身子,轻轻摇了摇。  是谁说过来的,人啊活着活着,心就越发活回去了,像个小孩儿了。“老小孩儿”、“老小孩儿”便是这么叫起来的。  她的爷啊,今年五十岁了,按照年岁来说,算是“老”了;那么从这会子开始,他的心也会越来越像个小孩儿了?  婉兮心底微微地酸,又是微微地甜。  也好,从此对他的感情,不止是敬如天子、爱如夫君,更是要怜如稚子——尤其是这会子啊,小鹿儿刚去,这新到的孩子还未降世,便在这几个月间,将她的爷当成她又一个孩子。  婉兮便将头抵在皇帝肩上,歪头瞧着皇帝的侧脸,“前朝怎么了?爷拣能说的,简单给我说说。”  皇帝蹙眉,“闲散宗室之女,原无封授品级之例。今苏巴什里,为其子罗布藏索诺木,聘定闲散宗室弘晃之女,奏请加赏品级。爷本想申饬,只是因苏巴什里是公主之子,他父亲亦对朝廷有功,这才加恩准其所奏,授弘晃之女为乡君品级。”  这事儿从天子之高看起来,是不合规矩;可是若以父母之心看来,倒是好理解些了。  婉兮不由得想到了兰佩,想到兰佩那几乎都要溢于言表的、希望福康安能够成为额驸的期望来。  婉兮轻轻垂首道,“终究是聘定宗室女,好歹是爱新觉罗家的格格。从常理来算,那罗布臧索诺木也该是额驸了。可是额驸的品级,是跟着格格们的品级来的,和硕公主的额驸就是和硕额驸,多罗格格的额驸就是多罗额驸;若弘晃之女并无品级,那罗布臧索诺木便也跟着没有品级,倒算不得额驸了。”  “不是正经额驸,得不到相应的品级,他们又何必还要巴巴儿地求娶宗室女呢?爷说呢?”  成为额驸,便有相应的品阶,享受相应的俸禄。故此成为额驸,不啻为大臣家族男丁的一个最稳妥的晋身之阶。外藩蒙古的王爷们如此想,兰佩动的也是完全相同的念头啊。  皇帝便哼了一声儿,“朕也明白,这才加恩特授了。否则那弘晃本就是闲散宗室,没有世爵世职,无功于朝廷,只拴个黄带子闲养着罢了,朕倒不待见!”  婉兮明白,此时朝廷财政支出最大的担子就是旗人养赡的问题,而这当中还有相当多的闲散宗室。他们生为爱新觉罗家的子孙,腰上拴着黄带子,皇上不管不行;可是这些闲散宗室却因非嫡非长,没有世爵世职继承,在朝中又无差事,便一天到晚游手好闲。  皇帝深恶之,却因同宗同祖,不得不管;皇帝也曾下过狠心,拴上大马车将不少闲散宗室送出关外,送回盛京、吉林去种地。只是这终究不是彻底解决的法子。  可是这会子这帮闲散宗室还要顾着自己身为爱新觉罗家子孙的体面,还要跟皇上给自己的子女求品级,便更叫皇帝十分不痛快。  婉兮垂首轻笑,“其实奴才自己倒是颇能体谅他们的心思奴才自己也有闺女,总归也希望闺女出嫁之时体面些。更何况额驸的品级,是跟着咱们女孩儿的品阶来的呢,若是咱们自己的闺女品阶低了,倒叫小两口自己心底下不痛快不是?”  皇帝高高挑眉,凝视婉兮。  婉兮便笑,轻轻打了皇帝一下儿,“爷再瞧,奴才就无地自容了。奴才是就事论事,没说对咱们闺女的品阶不满意——咱们闺女必定是和硕公主,奴才可是亲自经手了和嘉的妆奁,和硕公主的嫁妆已然那般丰厚,奴才哪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皇帝便哼了一声儿,长眸里微光闪动,却没说话。  .  婉兮瞧着皇帝还有些没开晴儿,便坐过来问,“爷还有旁的烦心的?”  皇帝皱了皱眉,“爷今儿还是下旨,正式册封李朝国王李昑继妃金氏。以署散秩大臣柏成,为正使;内阁学士世贵、为副使,派赴李朝赐予册封礼。”  婉兮倒是讶了讶,“爷这会子才下旨册封?奴才恍惚间记得,好像去年六月,那李朝国王就已经选定了新王妃,向爷上奏,请求册封来着啊?”  李朝因是大清藩属国,国王与王妃都需经过大清册封方名正言顺。  皇帝哼了一声儿,“是。只是爷一直撂着,懒得搭理这事儿!”  听皇上的口气啊,五十岁的天子,可不是有点像小孩儿的赌气了似的?  婉兮自己想了想,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便挨过来,靠近皇帝的怀里,“倒是怎么了?爷给奴才说说呗?”  皇帝哼了一声儿,“这个新王妃不是李昑的元妃,是元妃死后的继妃。你道李昑多大年岁,而这个继妃又是多大年岁?”  婉兮摇头,“从前淑嘉皇贵妃还在世的时候儿,奴才好歹还能知道李朝些见闻;这会子是全然不知道了。”  皇帝轻轻哼了一声儿,“李昑比爷还大十六岁,今年已是六十六岁了;而这个新选的继妃金氏,刚刚十五岁!”  .  婉兮也怔住,“这样说来,这位新妃不是内廷晋位而来,而是新选的?”  十五岁这个年岁,必定是重新拣择而来。  皇帝点头,“爷看不惯的便也是此事。李昑已然六十六岁,便是挑选继妃,便从后宫中挑选一人便也是了;他却重新颁下‘拣择令’,选出如此年幼的女孩儿为王妃。爷便不愿意下旨册封。”  婉兮也是微微皱眉,“怎会这样”  与此形成对照的,就是此时的大清后宫。那拉氏都是后宫晋位而来,一个藩属国竟然要挑这样年幼的王妃,着实有些不像话。  玉蕤在旁听着,忙上前低声与婉兮解释,“奴才听说,是这位国王的父亲曾下令,不准后宫嫔御扶正为妃。”  婉兮蹙眉,“你可知道为何?”  玉蕤答,“听说那位先王曾经宠爱后宫里张禧嫔。嫔为王妃之下第二人,生下世子后,被那位先王扶正为王妃;结果她设计毒害被迎回的正妃闵氏故此那位先王后悔宠妾灭妻,便下令不准子孙在将嫔御扶正为妃。”  婉兮听了也是忍不住唏嘘,“原来如此。一朝被蛇咬,难免十年怕井绳。”  皇帝却哼了一声儿,“这又算什么,李焞此人,身为君王而无能,将前朝之乱都推给一个嫔御罢了!终究那张氏封嫔、封妃、生世子,还不都是他赐予的?那闵氏被废,再迎回殿中,难道就不是他的决定了?”  “两个女人之间的争斗,全都因他而起。他无能弹压,这便全都推给那一个女子,叫她受后世唾骂。他自己却超脱事外,还留下这么一道遗训,叫子孙还要受他影响。”  皇帝今儿本就不痛快,再说起这事儿来,便是挡都挡不住的不满。  婉兮伸手过去,轻轻捂住了皇帝的嘴,“爷”  皇帝这才叹了口气,不骂了,却是顺手攥住了婉兮的手。  “六十六岁还要另选十五岁正妃的事儿,总之爷是做不出来。爷啊,这颗心都在后宫。只想从后宫里选一个人罢了。”  婉兮便也点头,“爷不是都选了嘛,就是咱们主子娘娘啊大清是宗主上国,自然不会受他们影响就是。”  此时的婉兮还不知道,眼前儿的这件事、这样的一番话,在数年之后,也将深深影响到皇上与她自己。  .  三月十二日,皇后亲蚕。  因亲蚕礼为皇后大典,故此行礼之前也需要三天的斋戒。  便从三月初十日起,皇后便赴先蚕坛斋戒;直到三月十二日行礼。  因纯贵妃已然病重,婉兮便是怀着身子,没用斋戒,却也在当日赴先蚕坛,陪那拉氏一起行礼。  这倒是从小鹿儿走后,婉兮第一次单独与那拉氏面对面。  行完礼,一并从先蚕坛回后宫,那拉氏特地叫婉兮同车。  那拉氏难得捉着婉兮的手,柔声安慰,“你看我也忙,三月初六是永瑢出宫娶福晋;三月初七这又是和嘉初定礼、初九便是成婚礼。初十这便赴先蚕坛斋戒,直到今儿行完礼我都一直留在宫里,没能回园子里去。”  “便连咱们小十四走了,我这当皇额娘的,都没来得及见上最后一面儿。”  那拉氏说着也是垂泪,“想小十四种痘之前,我还与他说了那些话,都等着他稳稳妥妥送圣成功,我便回园子亲自为他主持‘送圣礼’呢。哪儿成想”  婉兮竭力地忍住泪,“主子娘娘的心意,妾身替小鹿儿谢皇额娘的恩了。”  那拉氏叹口气,擦擦眼角,“虽说你的皇子没了,可是好歹身边儿还有两位公主。皇上又一向疼爱两位公主,你便也不必太伤心了。”  那拉氏说着又是眼圈儿一红,“看你这模样啊,我倒是想起我的小十三来了。唉,我的小十三走的时候儿,也才两岁大;我的小十三走之前的七天,是你的小十四来了,我还说着,这也算好事儿。可怎知道,你的小十四竟然也”  婉兮微微偏开头去,望向车窗外的春意明媚。  眼睛暖了,心下的寒凉便能少些?  于是婉兮还是笑了,轻轻摇头,“按着规制,皇子陵中,必定以嫡子为首,砌造地宫。端慧太子永琏独为一券,悼敏皇子为一券,主子娘娘的十三阿哥又为一券。其余嫔御所出皇子,皆要跟从嫡子为葬。”  “此时悼敏阿哥的地宫中,已是葬入了九阿哥、十阿哥;想来妾身的小鹿儿,便必定是要葬入主子娘娘的十三阿哥的地宫中。”  “小哥俩虽说生死擦肩,缘悭一面;可此时于地下,却可相伴同眠主子娘娘或可放心了。”  那拉氏不由得收了笑,侧眸凝住婉兮。  “你这是说什么?”  婉兮缓缓一笑,“妾身虽为贵妃,却也终究只是嫔御。妾身所出的皇子,能与嫡子同一地宫而眠,妾身倒是觉着,这是给妾身和小鹿儿的抬举。”  婉兮眸光淡淡,一段傲骨高高擎起头颅,“便是他们小哥俩儿自己还有什么账,在地下,他们两个自己有的是光景,兄弟两个自己慢慢算清楚。倒不必咱们这些当娘的,再替他们操心了。”  当年永璟夭折,七天前却是小鹿儿降世。那一段怨念,那拉氏曾经竭力掩饰过,婉兮也曾经想要忘了。  总以为恩怨或可暂时抛却,两人或可各自相安。却原来,终究是没修来如此缘分。  既然如此,事已至此,那些恩怨,倒不必忘了。  (对的,正如亲们留言,乾隆二十五年是龙年,真龙天子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