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5章 、省省吧(更)
    忻嫔这样的厉声呼号过后,眼泪珠子便也跟着断了线一般地掉下来。

    婉兮却轻轻垂下眼帘,唇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冷峭。

    “忻嫔,我早知道你今日便回来找我算账。舜华去了,皇后主子用柳佳氏的命来抵偿,你心下不能接受,可惜你不敢去找皇后理论;更不敢越过皇后,去皇上、皇太后面前去诉苦。”

    “你便将所有的不甘和苦楚,还要另外安在一个人的头上,这样儿你心下才好受些——所以我毫不意外,你又找上了我。”

    “也是,睡觉你我这般冤家路窄。从前舜华的周岁儿‘晬盘礼’,便正赶上我的小七降生,叫你觉着我的孩子抢了你孩子的风头去;而这会子,舜华刚去,皇上又为我的九公主连日大办百禄宴,你心下自然难忍。”

    婉兮目光盯着忻嫔,缓缓轻转。

    “这些事儿,我能体谅你的心情,可是我却还是要正告你一声儿这些都是日子赶巧挤在一块儿罢了,没人是要故意在你伤口上撒盐。这世上就更没有说,你的孩子夭折了你难受,便不准别人的孩子过百禄的!”

    “你难受,我理解;可是你非要歪曲了我,非要认为我是故意炫耀给你看,那我便也没什么可与你解释的——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总之我魏婉兮心下坦荡荡,半分不亏欠你和舜华去!”

    忻嫔盯着婉兮,有些意外,可是那双眼里迸发出的光,却更加冰凉刺骨。

    “你不亏欠我和舜华?你难道忘了,我为何这会子不敢与皇后当庭理论,更不敢越过皇后去向皇上和皇太后诉苦——我有今日冷凄,还不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被扔进那堪比冷宫的咸福宫去?!”

    “若不是你,我的舜华怎么会被皇后抢走?皇后便是嫡母,又如何比得上本生亲娘的细心去?若舜华还能在我身边,她怎么会在皇后随驾秋狝之时,在皇后宫里出了事?——这一切,还不都是怨你?!”

    “再说,你当日既然亲眼看见舜华嘴里含着枣儿,被那两个婆子惫懒着,你怎么能就这么放过那两个婆子?你怎么不当日便传了内务府治她们的罪,至少也把她们早早撵出宫去。那我的舜华,便不会出后来的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