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7章 、受罪(更)
    胡世杰不敢打扰,这便悄然退出去,问这冰窖的监督话去。

    按着大清的规矩,各官职皆有满员、汉员;便连这冰窖的监督一职,每座冰窖也都设满人、汉人各一员。

    胡世杰将这两人分开,各自单独问了一遍话。然后这才拿着他们提供的底档和一叠子“冰票”回头进了冰窖,拿给皇帝。

    方才那一刻的独处,皇帝再走出冰窖时,面上已然又是帝王的平静,叫人看不出喜怒来了。

    皇帝坐下来细看,微微眯眼,“七月三十,各宫大抵都已停止用兵。故此从八月二十六以来,冰窖收到的冰票便都是为了舜华这孩子的。”

    胡世杰点头,“主要是两位主子的令主子和忻主子。”

    皇帝摊开手里的冰票,轻叹一声,“倒是令妃的最多。”

    京城的夏日酷暑难当,谁不愿意多用些冰呢?若此能从份例里节省下来些冰,本不容易;更何况婉兮诞下九公主便是在盛夏七月呢。

    胡世杰也是点头,“底档里记载,也是令主子位下的首领太监刘柱儿来得最多。”

    皇帝定定抬眸,凝注胡世杰,“她果然……是想从这儿查起的。”

    昨晚相拥而眠,皇帝本以为婉兮必定有许多委屈想诉说,又或者会将她自己这一个月来查到的线索都说与他听——可是事实却是,婉兮当真只是安安静静地睡了一整个晚上,对于这些调查的事儿,只字未提。

    皇帝将冰票和底档放在桌上,眸光幽幽而转,“胡世杰,依你看,你令主子分明已经想到了从冰窖这儿来查起——可是她为什么不查下去,更什么话都不对外说?”

    胡世杰跪奏道,“皇上先恕奴才的罪——奴才已是问清楚了,这一个月来,冰窖本是无其他人用冰,原本清闲,故此来的也就是令主子宫里和忻主子宫里来送冰票的人罢了。”

    “可是据两位监督所言,这一个月来,冰窖里的来人,不止这二位主子位下的人。”

    胡世杰悄然抬眸看皇帝一眼,“……还有,皇后主子宫里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