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9章 、冰镇(更)
    纯贵妃欣慰点点头,这便吩咐,“乐容、乐仪,还不扶你们主子回宫歇息?”

    乐容和乐仪只得赶紧上前,一左一右扶住忻嫔。

    忻嫔一个踉跄,大声哭抢起来,“你们让我走,你们又想把我的孩子如何了?此时八月,天儿正热着,皇上又归期未定。待得皇上回来,我的舜华她……必定早被你们毁尸灭迹了!”

    婉兮深吸一口气扬起头来,对上忻嫔的眼睛。

    “便是你肯,我都不肯!唯有好好儿地留着舜华,皇上回来才能查明根由。别说什么‘毁尸灭迹’,我便连舜华的一根头发丝儿都不准短了。”

    婉兮回头吩咐玉蝉,“去,知会内务府,叫冰窖将我今年份例里还没用完的冰都留存下来,不用再往咱们宫里送,都留下来护着六公主的尸身去!”

    忻嫔一声哽咽,“……不必你装好人!我便是只为嫔位,我份例里好歹还有我自己的冰。我的舜华不用你的,用我自己的!”

    婉兮也直直对上忻嫔的眼睛,“随你!你是舜华的本生额娘,你这么办,自是应该。玉蝉,告诉冰库,先用忻嫔自己的份例里的冰;若不够了,再续上咱们的就是。”

    “总归一句话,决不能叫六公主的遗骨有半点损伤。若是我跟忻嫔份例下的冰还是不敷使用,叫他们立即来报我,我自会另外设法。”

    玉蝉福身为礼,这便立时转身去了。

    婉兮走到忻嫔面前来,迎着忻嫔的眼睛,“咱们都是当娘的,你这会子的疼,我能感同身受。可是这会子若我是你,我最先想要的不是找谁报仇,而是先要弄清楚,哪个才是真正的仇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