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3章 、(更)
    皇帝听得挑眉,便也不由得笑了,“爷瞧见了,皇太后的衣襟上,也挂着一串儿伽楠念珠呢。”

    伽楠念珠,便是用奇楠沉香粉碎了,压成珠子,串在一起。既能当念珠手串用,又能驱虫暑气;关键时刻,若是中暑不舒服了,还能立即捋下一颗珠子来,或是立时直接送进嘴里嚼用,或者是爇烧来救急。

    婉兮却故意笑,“爷怎么知道那个是奴才呈进皇太后的?皇太后宫里,什么好的奇楠香没有呢?”

    皇帝哼了一声儿:“皇太后宫里,是什么好的奇楠沉香都有。可是啊,皇太后宫里却没有如你这样手艺的……那大小粗细不一的珠子,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得出来?”

    婉兮听罢也是捂嘴大笑,“原本有模子的,香药面子掺入鸡蛋清,摁进去敲出来就成形了,肯定大小粗细一致。可是奴才觉着,那不够诚心,莫如亲手和料,再亲手将那药粉面子团成珠子,才是将自己的心意一点一点都揉了进去。”

    “可既然是用手团出来的,自难免大小粗细不一……”婉兮红了红脸,“其实奴才自己也知道丑,本没想过皇太后竟然会选了,戴在衣襟上。”

    皇帝这便瞟她一眼,哼了一声儿,“没错,这端阳大节,自然所有nei廷主位、宗室福晋都要给皇太后进香珠、香囊之属。”

    “可是就如你说,jing美的自然有之,可一看就是家里的工匠做的,是用模子敲出来的;唯有你那个那么丑的,才能一眼分辨出来,是亲手揉出来的……”

    皇帝伸手刮了婉兮鼻梁一下儿,“皇额涅她是典型的老满洲婆婆,虽说脾气倔了些,可是她老人家的眼力还是很毒的。”

    婉兮这便笑了,垂首只轻轻摇着皇帝的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