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9章 (更)
    婉兮静静看着玉蕤。

    “……若只是游历极广,交游广阔的,写出来的也不过是第二本《徐霞ke游记》,记录的不外乎地理、水文、植被、地貌。间或涉及风土人qing而已。可是我想看的,却不止是这些。”

    “我想知道那个地方的人,尤其是那些敢与朝廷对抗的回部贵族们,他们的家族来自何方,他们手里的权力是谁赋予,他们凭的是什么力量……这些,是‘另外一个徐霞ke’所无法告诉我的。”

    玉蕤也是点头。

    婉兮慧黠地朝玉蕤眨了眨眼,“这个人啊,不仅需要游历和交游,他更需要站在庙堂之高,对天下大势皆有洞悉;甚至要知道西北的最新zhan报——这个人,如果不在军机chu,都根本就写不出这样的nei容来。”

    玉蕤便也笑了,回眸悄悄儿看了一眼外间,顺手将隔扇门给关上,凑近来低声道,“……这位军机赵章京啊,真是胆子大,心却又细。他竟然能想到主子这会子想知道什么,他便真敢连军机chu的消息都一起往里隐含着写。”

    “若稍不小心,这笔记落入旁人之手去,会有人参劾他泄露军机,那是杀头的大罪!”

    婉兮趁着玉蕤不备,冷不丁伸手,一把将那话本子从玉蕤背后给抽回来,便抱在怀里,按在肚子上了。

    玉蕤惊呼,婉兮却得意大笑,“可在我肚子上呢,你敢抢?”

    玉蕤只能告饶,“主子可饶了奴才,快别闹了。奴才由着主子,再不抢了,还不成么?”

    婉兮这才将书从肚子上挪下来,压到枕头下头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