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3章 (更)
    a ,!

    同时,此次进军所用参赞大臣——吐鲁番贝子额敏和卓,原为贝子,享贝勒品级。这一次皇帝也下旨,吐鲁番贝勒品级额敏和卓,效力军前,备抒诚悃,朕心喜悦,著加恩实封贝勒。”

    西北已然金戈霍霍,只待战机;却又在此时,江南传来太子太傅、汉人大学士陈世倌溘逝的消息。

    皇帝原本将那汉人大学士的位子,一直留给陈世倌;又在陈世倌回乡之前,加“太子太傅”;待得皇帝听说陈世倌病了,还“特遣御医诊视,时命大臣存问,冀其速痊。”

    此时惊闻陈世倌溘逝,皇帝下旨着再加恩,赏内库银一千两,经理丧事。派散秩大臣一员,带领侍卫十人,前往奠醊。

    消息传到后宫,婉兮便是挺着肚子,也亲自到永和宫看望婉嫔,劝婉嫔节哀顺变。

    婉嫔自己倒是看得开,虽说眼睛也是哭红了,却含笑道,“我伯父如今已是八十高龄,年岁也到了,便是此时溘逝而去,也算‘喜寿’。”

    “况且这些年他在朝为官,皇上亦待他不薄,虽曾私自在曲阜孔府买地而犯错,皇上惩戒之后,不几年便也召回京中叙用。到后来身为三大汉人大学士之一,又蒙皇上加赐太子太傅,在汉大臣中已然登峰造极,想来他老人家归去,也并无遗憾了。”

    婉嫔也怕婉兮这会子还陪着她伤心,便与婉兮商量着,将小七暂时委托给语琴,不想叫小孩子跟着伤心,然后就将婉兮给“赶出”了永和宫。

    小七也跟着哭红了眼圈儿,捉着婉兮的手问,“陈阿娘她,为何要哭?”

    福康安自是一路跟着,便冲小七做了个鬼脸儿,“婉嫔阿娘的伯父死了。”

    小七抬眸愣愣望着婉兮,“厄涅,什么叫死?”

    婉兮看了语琴一眼,忙伸手拥住了小七。

    语琴上前柔声道,“便如小七白天玩耍,夜晚累了便要睡觉。人啊,活着的时候就像是在白天,可若是累了,就要睡了——这一睡便再也不用起身,永远都在甜黑的梦里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