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5章 、扯脸(更)
    a ,!

    忻嫔紧咬牙关,这刹那也是无言以对。

    语琴含笑轻拍了拍颖嫔,示意无碍,莲步款款走回忻嫔面前。

    “你说的没错,在这大清后宫里,汉女没有地位,也不受人待见。故此母家始终没能入旗,当真是我进宫十七年的心病。看着与我前后脚进宫的怡嫔家,早在乾隆七年就入了旗,我这心下的惶急,曾经垒成过我的心病。”

    “为了这块心病,我急,便也曾为了这个想要不惜一切去争宠——唯有得了皇宠,才能叫皇上推恩给我的母家,让我母家因我而荣。为了这个,我当年还险些跟令妃掰了,被人利用着,差一点就要与令妃为敌。”

    “故此啊,你如今动的这些心眼儿,耍的这些手腕儿,我不客气地说,十几年前,这些就早都是姐姐我玩儿剩下的了!”

    忻嫔抬眸,眯起眼来迎上语琴。

    语琴虽说生为汉女,肌骨柔弱,可是她的性子也如她擅长的琴艺一般。一旦发声,便是铮铮不绝。

    语琴淡淡叹了口气,“你的手腕不就是先与令妃套近乎,粉饰出来一个‘情同姐妹’的模样来,借此来博得令妃的信任,叫你能自由进出永寿宫——你凭借这个,自以为便能摸清了令妃的性子、将令妃的软肋、顾忌全都了若指掌了!”

    “可是我告诉你,若论真的情同姐妹,忻嫔啊,你前头可还摆着一个我呢!若论与令妃的情分,我自然不知比你深厚多少。我们两个刚进宫的时候儿,那叫相依为命、同生共死!——故此啊,你那套便连我都一眼看穿了;婉兮她更是心思比我剔透百倍千倍,她又如何看不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