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5章 、两心知(更)
    玉蕤和保姆一起陪着七公主出去了,皇帝长眸倏扬,盯住婉兮。

    却没说话。

    婉兮自己倒是不自在起来,扭着指头,垂下头去盯着自己脚尖儿。

    “奴才就是一想到要跟小七分开,心下便有些舍不得。”

    “哦。”

    皇帝接口倒快,依旧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婉兮心下反倒有些没底,悄然抬一半儿的眸子,偷偷去打量他的神色。

    “爷想什么呢?”

    皇帝耸了耸肩,“没想什么啊,这不是想着南巡的事儿呢嘛这会子都十月了,咱们明年正月就要起驾。这一二月间,行用份例等都要预备好。”

    婉兮轻轻咬唇,“可不。终究十一月间还有皇太后的圣寿,十二月还要过年奴才便也想着这事儿呢。”

    皇帝轻哼一声,“还有,爷已吩咐兆惠拣选兵丁,明年开春便出兵哈萨克,擒剿阿睦尔撒纳!阿睦尔撒纳此贼,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准噶尔不平,爷绝不收兵!”

    婉兮便笑了,松了两手,重又走回来抱住皇帝的手臂。

    “爷是该想着这些!这会子,就这些事儿要紧!”

    皇帝眯眼垂眸,盯住婉兮的脸,“那你说,爷不该想什么,嗯?”

    婉兮可不敢跟她的爷耍嘴皮、斗心眼儿,这便横打一耙,将所有都推乱罢了。

    她干脆也不说了,就是抱住皇帝的手臂,又凑上自己的唇儿去。

    这招自然好使,皇帝自是顾不得再追问什么,两手收拢过来,将她紧紧裹住,恣意地加深了这唇与舌的缠绕去。

    殿内安静下来,仿佛窗外玉兰叶落的声音,都能侧耳听得见。

    不知道这样亲昵了多久,婉兮已是快要喘不过气来,这便向后逃开。使劲儿拍着心口大口地喘气,“奴才的气量,终究是比不上皇上去。”

    皇帝又是挑眉,“气量,还是器量?”

    婉兮小心地赶紧摆手,“喘气儿,奴才只是说喘气儿呢。”说罢还故意再大口吸几口气。

    皇帝的目光却从她脸上,一直向下,迟疑地在她心口处停留了一会子,终究还是毅然继续向下去绕过她的小腰,终是停在了,咳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