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3章 、又准备好了(更)
    婉兮面前,又是额娘在小七半月之后,要带着玉叶一起出宫前的那晚。

    八月的夜空,本还留着暑气燥热,可是额娘的眼中却先一步起了秋凉和萧瑟。

    额娘攥着她的手说,“后宫里的算计,没有所谓止歇之时,只有相机而动;在你临盆前的那些事,暂时偃旗息鼓了,只是他们忌惮着皇上,不敢在那个时候再给你找事儿。”

    “可是这些事该来还是要来的,只在早晚而已。”

    “我便是帮你记着,总归我不能在宫里继续陪着你。而这会子玉叶也要与我一起出宫去了,瞧你宫里这会子又还剩下几个人了?”

    额娘着急地想要落泪,却又强忍着。

    她那会子伸手抱住了额娘。她这会子更加明白,不管女儿长大到了几十岁,当额娘的总还是想伸开双臂将女儿护在羽翼之下。

    她便含笑对额娘说,“娘女儿都进宫多少年了?便是刚进宫的时候儿还不满十四岁呢,女儿又何曾吃过什么大亏去?如今更是都三十了,还有什么看不开、趟不过的去?”

    额娘走了,玉叶也走了,她却不能走。她永远是后宫的女人,更是从这一年开始,不仅要护着自己,更要护住自己的孩子。

    她便只能更成熟,更清醒,也更冷静。

    婉兮想到此处,便是淡淡一笑,“是啊,我早说过,便是怎么算计我的,只要伤不着我,我也愿意得饶人处且饶人;只是若是有人想要算计我的孩子——那便对不住了。便是老母鸡护着小鸡崽儿都敢跟老鹰拼命,我便也自然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去。”

    婉嫔与语琴对视一眼,这才放心地相视一笑。

    语琴便道,“我与陈姐姐回去也商量了一下,觉着忻嫔的消息,有可能来自江南。”

    婉兮扬眉,“怎么说?”

    语琴道,“幸亏我跟陈姐姐都是江南人,这便好歹也对江南的官场有所了解。你不知道,忻嫔有个姐夫叫安宁的,从皇上登基初年至今,多年在江南为官。他当过江苏布政使,兼管过苏州织造;也当过江苏巡抚,还多少掺和过盐政。”

    婉兮便轻轻眯起眼来,“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