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7章 、小七(六千毕)
    七月十二这天,婉兮还没有动静。婉兮便也听了皇上的话,索性好好儿睡几天觉,也好养精蓄锐。

    永寿宫内外也都做足了防范,不仅小心防备着素来与婉兮有过结的那些人,自己宫内关起门来也格外防备着五妞。

    那日玉蕤将与五妞吵了一架,之后又恰好撞见一角藕荷色身影的事儿,当晚便小心与杨氏说了。

    玉蕤也是自责不已,“我便是小心防备着五妞,我今日可以保证五妞绝无机会接近主子的吃食;可是我却因为五妞而分了神去,没能防备住那人。”

    “便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防得住五妞,却没防住旁人。”

    杨氏点头安慰五妞,“这世上最难的,便是防备人心。终究咱们只能是一个心眼儿,而那想要害人的,心思却是千变万化。便如五妞是明白摆在咱们眼前的,若有事儿,便也注定不会出在她身上。否则到时候咱们尽管拿住五妞交给皇上,皇上便自然能顺藤摸瓜揪出幕后主使之人。”

    杨氏含笑拍拍玉蕤的手,“五妞该防,可是反倒不必将过多的心思都放在她身上。”

    玉蕤便也一个激灵。

    “一叶障目!五妞是明摆在咱们眼前的,咱们若只盯着她,便自然瞧不见旁人了。那旁人自然可躲在她后头办事!”

    杨氏点头。

    “倒是那藕荷色依你看,寻常宫里爱穿藕荷色的,都是谁?”

    玉蕤蹙眉,垂下头去细想。

    “藕荷色倒是宫里常见的服色,尤其年纪轻的几位贵人、常在什么的,寻常都穿过。便是忻嫔,当年还没诞育六公主的时候儿,也曾穿过。”

    杨氏微微眯起眼来。

    “如此说来,这藕荷色便也与五妞一样,怕就是人家故意摆在咱们眼前的。若有人趁着五妞分你的神的当儿前来动手脚,她如何要蠢到还穿自己素常穿的服色,然后叫人一眼认出来的?”

    玉蕤心下也是恍然大悟,“这必定又是一重障眼法!”

    杨氏虽与玉蕤一时分析不出什么结果来,但是杨氏和玉蕤还是分头带人,在七月十三、七月十四两天,将“天然图画”的药茶膳房,分药、茶、膳三类,逐一再细细查验过一遍。

    举凡药材、茶叶、食材,每日经手的人,甚或盛装着这些材料、烹煮这些药茶膳的器皿,杨氏也与玉蕤一件一件仔细查过。

    并无问题。

    玉蕤这才松下一口气来,将忙碌之下被汗水湿透的头发都撩起来,既疲惫又欣慰地笑,“福晋,兴许是奴才想多了。主子吉人天相,咱们里里外外防备得也严,自不该有事。”

    可是就在永寿宫上下悄然松下一口气来的当儿,七月十四的晚上,婉兮忽然出了意外。

    原本无事,婉兮本来都该就寝了。可是她总归惦记着即将临盆的孩子,这便想再下地多走动几圈儿。守月姥姥和额娘都说,这会子不能懒,得多走动,生的时候才能不叫大人和孩子遭罪。

    婉兮伸脚穿鞋,刚站起身来,还没等迈步,忽然脚底便是剧痛,婉兮忍不住一声惊呼。

    婉兮自有了身子之后,穿鞋原本小心。厚底的“寸子鞋”早就不穿了,如今只穿平底鞋。故此按说穿上鞋站起身儿的刹那,不可能站不稳。

    玉叶和玉蕤一个搀扶不及,婉兮竟跌坐在地!

    这样的夜晚,杨氏也不在,便是守月姥姥、守月大夫们也没在身旁。玉叶和玉蕤两个姑娘家的,都惊得已是手足无措。

    婉兮跌倒的瞬间,脑袋里还是乱的;可是当身子着地,她的心已是登时清明下来。

    要当母亲的是她,将来要亲手护住孩子的也是她自己的责任。

    身边的人,无论是自己身边的女子、太监,还是额娘、语琴等姐妹们,都终究是旁人她要承担起一个母亲的责任来,首先还是要学会自己承担起这一切来。

    她垂首望一眼自己。

    她冷静地捉住玉叶的手,短促喝道,“别慌!这便去立即通知守月姥姥,就说我破水了。”

    玉叶和玉蕤都被婉兮的话惊住,却也同时被婉兮的镇定慑住。

    婉兮松开手,推一把玉叶,“快去知会人。叫玉蕤陪着我!”

    玉叶这才转身就撒腿跑了出去,玉蕤小心扶着婉兮,紧张得满头是汗。

    “主子,可要起身,上炕躺下?”

    婉兮按住她的手,“我总觉着这时候不能擅动。先坐着吧,终究还是大七月的,地上也不凉。”

    玉蕤望住婉兮——这一刻的婉兮已是满头汗下,发丝都被汗水洇湿。

    玉蕤的眼泪都快跌出来了,便紧紧握着婉兮的手,轻声问,“主子,疼了,是么?”

    婉兮大口大口地吸气,却努力镇定地朝玉蕤微笑。

    “不怕。这世上哪个当额娘的,没经历过这些呢?一世母子缘分,若连这样的疼都没疼过的话,岂不是母子的缘分便有些太浅薄了去?”

    玉蕤只能用力攥着婉兮的手,真想替婉兮分担,却这会子毫无经验,什么都分担不了。

    “主子刚刚究竟怎么了?趁着守月大夫和守月姥姥们还没来,主子先给奴才一个示下。”

    婉兮悄然转眸望住自己的鞋。

    玉蕤心下一动,忙褪下婉兮的鞋来。伸手进去仔细摸那鞋帮、鞋底。

    “别动!”

    婉兮忍着剧痛,想要喝止玉蕤,却还是晚了一步。

    玉蕤的手触到了尖锐的东西,因毫无防备,指尖儿竟被刺出血来!

    玉蕤一惊,也顾不得什么了,两手生生起了蛮力,竟然将那只鞋给活活扯开!

    ——鞋底上,竟耸出一根针尖来!

    玉蕤又惊又痛,忍不住落下泪来,“主子是被这针给扎着了,这才受了惊吓?!”

    婉兮点头,却已是疼得说不出话来。

    玉蕤只得暂且将那只鞋收到一边,起身奔到殿门口去,着急地喊,“姥姥们来了没?御医来了没?快些,老天啊,求您老人家千万保佑主子和小主子平平安安。”

    皇帝在九洲清晏,还没安置,还在与傅恒进行“晚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