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9章 、朕才不听(更)
    这几年傅恒身为前朝首揆,独力一人收揽从前鄂尔泰、张廷玉留下的两派人,于这人心的纵横捭阖之间,更为游刃有余;且亲身经历过了大金川之战,文臣皮囊之下又添将帅风骨,将生死都看淡,故此这样面对皇上、谈及这样需要谨慎的话题时,依旧能说得轻轻巧巧,倒叫皇帝一时也挑不出错处来。

    皇帝有些不开心,便哼了一声道,“你还亲手刷洗那酱菜房的腐乳坛子?怎么用得上你,那群酱菜房当差的苏拉都是死的不成?”

    傅恒轻笑,“他们并未偷懒,只是奴才更喜欢亲力亲为,故此大家一起撸袖子忙活罢了。”

    皇帝“嗤”了一声,又换一种说法,“那腐乳坛子,金贵就金贵在里头存着老味道。你都给刷洗了,那存了多少年的老味道就都没了!”

    傅恒这回便不说话了,只是垂首含笑,任由皇帝将那一口邪气儿松出来。

    他自己只管趁着皇上眉飞色舞的当儿,索性再多吃几筷子那三道菜。

    船舱中一时静下来,皇帝不说话只盯着傅恒吃饭;婉兮搁在屏风后,不得轻易开口,只得心下暗暗着急。

    ——皇上在此,她该如何与九爷说篆香的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