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3章 、怎舍你伤心(更)
    皇帝将婉兮送到螽斯门下,便转回养心殿去了。婉兮立在螽斯门下目送皇帝,心下也是起伏。

    虽说两人笑谑,这背灯祭成了两人一解思念的法子,可是她心下如何能不明白,皇上将那本应在堂子行的祭祀转回坤宁宫来,也还是替她惦念着生养之事呢。

    只是这大过年的,他们两个都不想叫对方想及伤心事,这便只说了笑话儿罢了。

    人若求神,往往都是人自己已经力所不及之时了。皇上这些年亲自替她小心调理,皇上也一直对他自己的医术甚有信心,可她还是没有动静在这即将正式继立中宫的年头儿上,皇上心下的焦急,她如何能不明白。

    皇上的每一件事,实则内里都有皇上的深意在撸。

    婉兮垂首看向自己的腹部——是自己一直无福生养,其实也有她自己偷偷停了药的缘故吧?

    有时候天算还真就不如人算,皇上都想到要祭神了,却没想过其实是她自己动了小手脚达。

    婉兮目光极力穿过夜色,望向养心殿的方向,心下悄然道:“爷抱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