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5章 (更)
    大驾终于起銮,皇帝先至畅春园,奉了皇太后圣驾一同出京。

    月底抵达热河行宫,婉兮这才听说,直隶总督那苏图殁了。

    婉兮记得,那苏图也是皇帝器重的大臣,便是山东东巡那一次,在济南正逢清明,皇帝赴趵突泉祈雨,便是当晚便收到那苏图喜报,说河南河北一带喜落春雨。皇帝还欢喜得为了那苏图喜报赋诗一首,足见皇帝对那苏图的器重,以及那苏图与皇帝的君臣一心。

    旋即前朝传来消息,说皇帝下旨加那苏图太子太保衔,入贤良祠。

    那苏图灵柩到京,还特准进城治丧,皇帝并赏银千两洽。

    那苏图病故时,除任直隶总督之外,还监管吏部、户部,更署理河道总督一职,位高权重。

    “赏银一千两,这便是皇上以大学士亡故的例给的了。”婉兮垂首饮茶,淡淡道钤。

    一到承德,虽还在盛夏七月,便已感觉到清凉,叫人心下舒泰不少。

    语琴便也道:“虽然那苏图不是大学士,可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一点都不低于大学士。”

    婉嫔含笑凝视婉兮:“那苏图是满洲镶黄旗的。论起来,都说上三旗里,以镶黄旗身份最为尊贵。孝贤皇后便是出自满洲镶黄旗。自从孝贤皇后崩逝之后,咱们这后宫里,后来抬旗的慧贤皇贵妃、哲悯皇贵妃等不算,仿佛倒没有原本便出自镶黄旗的了。便是舒妃,也不过出自正黄旗。”

    语琴垂眸轻笑:“便是咱们那自以为尊贵的摄六宫事皇贵妃,不也只是出身下五旗的镶蓝旗么。就算同是那拉氏的哈拉,却比不上人家舒妃上三旗的正黄旗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