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7章 、狐祟(更)
    却怎么都醒不过来。

    黑寂的梦境里,都是汗水、灼热;扭转与缠绕。

    只听得那人在黑暗中沙哑地问:“我是谁?”

    婉兮在梦里也有些生气。

    他是谁,他自己不知道么?为何还要问她达?

    这是梦里,她什么也看不见,她哪儿能确认他是谁呢?

    婉兮辗转着,低低啜泣着说:“……不知道。撸”

    可是他却不肯放了她,越发加了劲儿,越发叫她啜泣声碎,却还是坚持地问:“……我,是谁?”

    婉兮拼死抵抗那股子渴望,恼得已是要咬牙切实:“你,你是狐祟!”

    狐祟者,狐狸修成人形也。

    皇上的御书房里,藏了不少市井间的杂书,便有人写京师中有狐祟的。甚至写那书的人不是说书的,那书也不是话本,而是朝中大臣刘统勋的一个门客名叫赵翼的写出来的笔记。

    赵翼说有个朋友,家里有一处宅子曾经空着。后来家中有亲友前来,便住了那宅子去。亲友住楼下,楼上本来空着,却夜半里总有人脚步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