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3章 、相同的委屈(更)
    其实那会子情势已经变得尴尬:皇帝是在六月里大骂永璜、永璋,七月初一才晋位那拉氏为皇贵妃。故此七月里的庆生,是发生在永璜已经被褫夺了继承权之后的事儿。

    那会子永璜已经不中用了,那拉氏自然想与永璜能避多远,就避多远。故此以她自己的心思来说,还给永璜的儿子过什么生辰啊!

    只是她要给两个皇孙过生辰的话,是在六月前就说下的,皇帝也早就恩准了,礼部、内务府等早就预备下了。故此七月间那拉氏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自己将自己刨开的坑再给埋上。

    不过那拉氏根本就没按照原本的安排,接两个皇孙进宫庆贺,而只是赐下了些礼物给两个皇孙罢了。避嫌的态度摆得简直再明白不过。

    故此这会子伊尔根觉罗氏提起这事儿来,心下还是酸楚撸。

    终究是自己儿子下生之后的第一个周岁啊,原本以为能烈火烹油,结果却冷淡萧索成这样。

    况且七月里也不是她的绵恩正经的周岁生辰,而是人家嫡长子绵德的生辰。她的绵恩,真正的周岁是在八月十四的。只因为是庶子,即便是有皇贵妃给过生辰,也只能跟着人家嫡长子的日子来过罢了达。

    这样一来,伊尔根觉罗氏的心下便是两重的委屈。

    而这两重的委屈,何尝不都印着那拉氏对绵恩的不重视。

    .

    婉兮悄然打量着伊尔根觉罗氏的神色,便轻轻一笑。

    “今儿总归嫡福晋、绵德阿哥都没来,我便也顾不得他们。这便只与侧福晋你和绵恩阿哥有缘罢了,故此我这份儿心意,还是先给了绵恩阿哥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