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母性(更)
    巧蓉和蔓柳一时都没作声。

    纯贵妃黯然垂首,望着自己手里的团扇。那扇柄用的湘妃竹,一杆细竹千滴泪,便如她从四公主满月那晚,皇上拂袖而去之后的心情。

    她不由得轻声吟道:“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

    这是一首唐代诗人王建的《团扇》,描述的便是宫中失宠女的一腔宫怨。

    曾经,纯贵妃从不相信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可是自从上回皇上拂袖而去之后,整整七个月再没翻过她的牌。不管她甘不甘心承认,那《团扇》里所描述的情形,已经降临到了她身边。

    她便眯起眼来:“就连皇上对我最后的那番话,也是事关令嫔的……甚或可以,皇上再也不见我,也是与令嫔有关的。”

    纯贵妃抬眼望住巧蓉:“所以你,我怎么能忘得了令嫔呢?如今我的心愿、我的失落,都系在她身上啊。”

    巧蓉便也是皱眉:“依奴才看,令嫔之所以竟没闹起来,怕还是胆了。她终究是从皇后宫里出来的,是皇后抬举,她才能有今天。况且她不过是个嫔位,再怎么也只是妾。而皇后终究是皇上的元后、嫡妻,地位无可比的。”

    “若她敢闹起来,一来叫人骂她是忘本,二来是以下犯上。若以宫规而论,不管她告的对还是不对,只因为以下犯上,便先该挨二十板了。挨完了二十板,就算她告得是对的,那也得看她还有没有命活的下那二十板来……”

    “就连皇上也不敢为了她而苛责皇后,否则就会担了‘宠妾灭妻’之名。这在历朝历代,都被看做是帝王们的失矩,是昏君的象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