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更)
    二卷299(26更)

    娴贵妃也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那会子皇上说,‘此番这事儿,必定要一个人去死。娴贵妃你自己告诉朕,你觉着你和秀贵人之间,哪个更该死?’”

    娴贵妃崩溃垂泪:“凤格,你心里明白的,纵然是我叫你办那件事,可是我没叫你做出那样的肚兜来,我也没叫你单独针对了令嫔去!所以那个该死的,本来就该是你……”

    .

    听完这一番话,婉兮蹲在窗外,不由得轻颤了起来。

    按照旗俗,旗人最重的刑罚甚至不是死刑,而是圈禁。

    回想康熙朝时,康熙爷活活将废太子圈禁至死;也曾经将十三爷怡贤亲王胤祥险些圈禁疯了。

    都是因为,这圈禁之看似还在朱墙金顶之下,却最为消磨人的意旨去。当真是生不如死,命不由己。

    故此封门的那一刻,她宫里的人都哭了。

    便是毛团儿、献春这样有见识、掌事儿的也都暗自垂泪。

    她自己虽然在心下使劲儿鼓励自己,说不过就是一个月嘛,可还是一扭头赶紧奔回寝殿里去,听着那大门上咣咣的钉门声,忍不住趴被摞子上掉了眼泪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