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更)
    婉兮便笑:“脉案底档都有记载,就算咱们不敢随意查看皇上的脉案,不过你既然是来查这事儿来了,我相信以皇太后宫里办事的缜密,你便必定是知晓的。”

    庆顺无法反驳,只得道:“脉案上的记载,皇上病发是六月初十的事。”

    “六月初十?”婉兮忍不住咯咯笑出声儿来,心下越发佩服皇上,原来他从那么早,便连日都安排得这样好了。

    婉兮轻叹一声:“你来问我之前,难道都不去查查我是哪日出的宫,到的园么?”

    .

    庆顺的一张脸登时憋得通红。

    “令主的意思,奴才明白。令主是,令主和陆主出宫在先,皇上发病在后,故此本不应担什么嫌疑。”

    “只是……令主容禀,御医都这病兴许还有潜伏的日,皇上纵然六月初十发病,却不等于病气是六月初十当日才过给皇上去的,也许早几日就有了。故此令主这边儿也必定得查的。”

    婉兮扬声一笑:“兴许?这样事关皇上圣躬安泰的事体,你们来去,都只跟本宫‘兴许’?”

    “你若非要跟我我是脱不了干系的,那你便好歹给我句准话儿:究竟皇上那病气可潜伏几天去?咱们也好掐准了日去查那嫌疑最大的人。总不能如你这样一句‘兴许’,便将所有人都给葛上了!”

    庆顺脸涨得如紫茄一般:“不是奴才不给令主一句稳当话,而是这话别是奴才,就算是御医也没法给准当的日啊。谁知道那病气究竟能藏着几天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