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阎罗(更)
    硫黄治阴蚀疽痔,乃热因热用,以散阴中蕴积之垢热。民间都是用这硫黄熏蒸去解毒、祛病气、疗疮。

    皇帝抬脚便一脚踹在毛团儿肩上:“朕就知道永寿宫里必定有事!可是你们令主瞒着朕,你个奴才竟然也敢瞒着!如今都要用硫黄来蒸熏了,你还敢瞒着不来禀报。朕将你方你令主身边儿还有何用?朕又留着你这条狗命,还有何用?!”

    毛团儿当场便哭了:“奴才该死!只是奴才也记着皇上当日的话,皇上那日将奴才指进永寿宫,便对奴才:‘毛团儿,你从今以后便是你魏主的奴才。你的本主儿不再是朕,而是你魏主。你从此生要为你魏主生,死也要为你魏主死。便是朕,也不能在你心里超过你魏主去……’皇上,奴才将那句话死死记在心里,故此令主没准奴才禀报皇上,怕皇上忧心,奴才这才也只能死死忍着罢了。”

    皇帝眯眼盯了毛团儿片刻,也没话,自顾转身进了门去。

    .

    皇帝亲自挑亮了灯,将婉兮写的书信展开。

    在那一片硫黄味儿中,她仍是细语盈盈,便连那笔迹都是稳定的,并无慌乱。

    信笺之中,婉兮万般思量之下,还是尽量平静地只写:“皇上,正逢春来,奴才许是源于侍弄花草,兴许是叫花粉打的,又或是泥土中虫咬过,奴才身上便起了些红疙瘩。经奴才自己亲身试验,这疙瘩是能过给人的。故此奴才方不敢见皇上。”

    “此时正是春天,病气容易发散,奴才的永寿宫距离皇上的养心殿最近,奴才生怕伤及龙体去。再者此时宫中纯贵妃遇喜,正是养胎的要紧时候,奴才深觉自己不宜继续留在宫中。故此奴才伏祈圣上恩准,暂时挪到园里去。待得病愈,奴才再回宫陪着皇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