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脏病(更)
    宋嬷嬷便跪倒在地:“令主子请恕奴才斗胆,奴才总归要亲眼都看看,这心下才能有底儿。”

    婉兮便毅然点头,起身朝床帐走过去,边走边说:“嬷嬷请这边来。”

    献春亲自监督着,打了滚烫的水来,给宋嬷嬷净了手。然后才又裹了新的纱布,叫宋嬷嬷隔着那纱布去触碰婉兮身上的疙瘩。

    宋嬷嬷看罢,神色上有些尴尬了去。

    哳.

    宋嬷嬷脸上的神情摆明了不是紧张和凝重,而是尴尬。

    这便有些奇怪骅。

    婉兮便望了献春一眼,声息平和道:“嬷嬷有什么便请直说吧。不拘什么,总归本宫要听实话。”

    宋嬷嬷便又跪下了:“不瞒令主子,这疙瘩奴才是认得的。只是哎哟,奴才当真不敢说!”

    情知有异,婉兮反倒冷静下来。自己亲手将衣扣全都扣好,又将面巾遮好。

    这才不慌不忙说:“本宫已是叫嬷嬷大胆说了,嬷嬷缘何还不敢说?”

    宋嬷嬷跪倒在地一个劲儿作难:“不瞒主子不是奴才矫情,实在是这病症,它、它本就不该出现在这深宫大内啊!”

    “那该出现在哪儿?”婉兮沉静问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