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谥号(更)
    皇帝却摇头:“不,皇贵妃的谥号,朕已经想好了。”

    皇后不由一怔:“皇上已经想好了?不知是哪几个字?”

    皇帝走到书案边,拿起贵妃素常用惯的墨笔,抬笔写下“慧贤”二字。

    皇后看罢便是一惊,不由得也走上前,另外写下两个字的满文:“皇上所拟,可为这两个字?”

    皇帝便点头。

    皇后不由得手一松,墨笔跌落。

    “慧”字倒也罢了,偏是这个“贤”字一向都是给予正室的谥号。无论是汉字还是满文的写法,都恰恰就是那个该给予正室的谥号。

    所谓“贤妻”,这个字一向是多少身为正室的女一生所追求的盖棺定论。

    .

    桌上的纸上,皇后亲自写下的两个满文字被跌落的墨笔点上了个大大的污点。

    皇帝不由得偏首望向皇后:“皇后这是怎么了?”

    皇后已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撩袍在皇帝面前跪倒:“妾身哀恸云思的离去……妾身这近二十年来与云思朝夕相处,早已情同姐妹。妾身还记得乾隆元年时,由郎世宁为皇上和当时潜邸进封的几位主位画像,画完了就连皇上都,妾身与云思的相貌、神情已经越发相似。郎世宁那个洋人甚至已经分不清哪个是妾身,哪个是云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