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取名(更)
    皇帝轻叹一声,揽住了她,伸手替她擦泪。

    “你又何苦哭成泪人儿?”

    婉兮摇头:“奴才这也不光是替贵妃难过而掉泪,也有欢喜的泪——今儿是大年正旦,皇上主持的朝贺大典本最为要紧,可是皇上还是肯为贵妃主而中止大典,足见皇上果然是重情重义的男……奴才能亲自验证这一点,心下也自是欢喜,便是今儿怎么跑的,都觉值得了。”

    皇帝不出话,只将她的手紧紧包在掌心。

    贵妃旧疾复发,她自然不是第一个知道的。可是那些早就知道的人,却没人肯为贵妃跑这一趟。她们兴许是都不愿意看见他为了贵妃而停下朝贺大典吧。

    可是她却来了,唯有她来了。

    这后宫啊,不论曾有怎样的算计,可是在死亡面前,若是个人,便该暂时放下曾经的纠葛去。否则,这后宫里的沉默,便是比死亡本身,更叫人心悸了。

    不过幸好,还有一个她打破了这叫人心寒的沉寂了去。

    .

    皇帝直奔储秀宫,婉兮到储秀门前便向皇帝跪安:“奴才还是不陪皇上进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